余杰觀點》「低級紅」與「高級黑」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低級紅」、「高級黑」這些網路上的流行語首次公開登上中共中央文件。   
「低級紅」、「高級黑」這些網路上的流行語首次公開登上中共中央文件。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下發了一份名為《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党的政治建設的意見》的文件,要求黨員要以「正確」的認識、「正確」的行動做到「兩個維護」,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

    「低級紅」、「高級黑」這些網路上的流行語首次公開登上中共中央文件,十分罕見。但對於具體什麼是「低級紅」、「高級黑」,文件並未做出明確解釋。

    什麼是「低級紅」?大概是那些盲目、低劣、肉麻、有可能造成反面效果的文宣。例如,有身為政協委員的和尚指自己抄寫十九大報告,抄了三次還不夠,還要多抄十次。有法院女職員加班二十八日沒換衣服、沒洗頭髮,被法院宣傳成忠於職守的「女超人」。河南一對新人的新婚夜不是進洞房,而是熬夜抄黨章。在地方黨組織的關心和支持下,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拾荒者群體成立黨支部,表明黨不忘初衷、關心窮人。

    什麼是「高級黑」?大概是「明吹暗諷」,表面上對領袖赤膽忠心,實際上將領袖「放在炭火上烤」。例如,在人大召開期間,一首雲南雙柏縣縣委書記李長平作詞的網紅歌曲《習總書記的恩情永不忘》在微信等網絡平台上迅速流傳,演唱者以極為誇張的音調讚美習近平,實際起到的效果令人作嘔,結果這首歌曲被官方下令查禁。又如,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曾任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的香港人陳馮富珍博士先後公開發言,不顧中國疫苗頻爆醜聞、造成大量嬰孩死亡的事實,宣稱「中國疫苗世界最好」、「中國的監管制度超過世衛組織的要求」。中國網民稱之為「高級黑大員」、「厚顏無恥!大言不慚」。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來自美國和中國的專家齊聚華府著名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就兩國間棘手的貿易問題進行辯論。一名來自中國「千人計畫」的學者對中美文化差異作了長篇獨白,並敦促美國學者更新有關中國的知識。據他說,「世界局勢已經逆轉,美國現在的行為就像一九零零年中國的義和團一樣,排外並且不好溝通」。美國居然成了「義和團」——中共的教科書不是將義和團譽為反帝英雄嗎?

    會議主持人、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不得不打斷其談話,敦促中國人回到貿易戰的細節,特別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報告中數百個中國涉嫌違法、偷竊的案例。談話總結時,白邦瑞無法掩飾與中國人對談的挫敗感。他說,中國專家除了「欺騙、撒謊」和「對白宮實施侮辱」以及為貿易戰「火上澆油」之外什麼也沒做。這群專家(磚家?)究竟是「低級紅」還是「高級黑」?抑或兩者兼而有之呢?

    「低級紅」與「高級黑」古已有之,於今為烈。正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既然習近平好這一口,黨內外、海內外紛紛響應,一場「紅與黑」的大戲上演了。如果盲目清除「低級紅」與「高級黑」,必然傷及忠黨愛國的好人,黨中央當慎之又慎。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