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專訪四》鄭性澤變身床邊故事主角 兩個女兒崇拜邱顯智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朱蒲青 專訪
1970-01-01T00:00:00Z
律師邱顯智(中)到苗栗苑裡探望鄭性澤父母,希望他們寬心不要放棄。
   圖:邱顯智提供
律師邱顯智(中)到苗栗苑裡探望鄭性澤父母,希望他們寬心不要放棄。    圖:邱顯智提供

即將接任時代力量黨主席的新竹黨部主委邱顯智,同時也是一位「人權律師」,過去參與多項義務辯護律師團,如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鄭性澤案等,手中的案件,有1/3的案件屬於義務性質,談起與當事人鄭性澤的互動,兩人無話不談,甚至會訴說彼此的煩惱;他透露,鄭性澤在獄中念心經,迴向給邱顯智的老婆,希望她順利有孕,沒想到邱妻果真懷了第二胎!

約好專訪新主席的這一天下午,邱顯智離表定的時間遲了一些,他剛從法院急急忙忙趕來時代力量黨中央,依舊穿著襯衫、藍色牛仔褲的組合,頭髮顯得有些凌亂的和我們說聲「歹勢!」,因為上個行程,還在替當事人打官司,接續趕著專訪行程,本身因訴訟案件忙碌的他,如今又接下黨主席一職,雖然辛勞,但能替社會正義付出一己之力,他在所不辭。

影響邱顯智生命兩個男人:父親和老闆羅秉成

因殺警案被判死定讞,後經重審改判無罪的鄭性澤。身為義務辯護律師團之一的邱顯智,侃侃而談說起鄭性澤案件,他說,鄭性澤已經被判死刑關在牢裡,鄭的爸、媽年紀又大,無法付起龐大律師費,不過,整個律師團不是只有他沒收律師費,大家集體幫忙,由政務委員、律師羅秉成,同時也是他的老闆,發起義務律師團行動,這起官司從2011年開始打,到2016年為止,他在擔任實習律師時加入義務律師團,這起案件刑事補償最近下來,鄭性澤總共被關4000多天,一天4000元。

在這個功利社會,能義務幫忙弱勢團體、個人,卻不求回報的人,顯得彌足珍貴,邱顯智除了受到父親影響,也深受羅秉成的薰陶。他說,台灣的律師有美好的傳承,會讓人想要跟進,羅秉成是蘇建和案的辯護律師,有次和羅秉成到新竹一間咖啡廳喝咖啡,老闆卻怎樣都不收錢,讓他很感動;還有一次,一位北大教堂的修女,帶著一名青少年來律師事務所求助,事情處理完之後,修女詢問羅秉成價格,「沒想到羅律師這時已經悄悄飄走了」,當時他心裡想著這樣的感覺真不錯。

邱顯智說,鄭性澤是個農村子弟,要同理他的處境,其實不會太困難,因為生命周遭就的確有這些艱苦的人,有位朋友也跟他說,事務所應該改名台灣農村系列,因為每逢過年過節,當事人就會送來地瓜葉等農產品,包括去苑裡探望鄭性澤的父母,他媽媽一定堅持要殺雞招待他,台灣社會有很多善意的人,「像洪仲丘的爸爸,也是拿一袋錢追著我跑,覺得蠻感動!」

三分之一是義務案件 邱顯智:娶對老婆,不然早就離婚!

沒有「麵包」撐飽肚子,縱使有理想也是枉然,所幸,邱顯智的妻子能夠體諒他的狀況,讓他實踐理念,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因此他特別感謝妻子。他開玩笑說「當然娶對老婆,不然早就要離婚!」他與妻子是大學同學、都是讀法律的,妻子對法律很熟悉,很多案件會一起討論,也能理解狀況,自德國回來後,岳父母對他很好,「我是個嫁到新竹的人!」邱顯智說完哈哈大笑,一點不以為意。

邱顯智有兩個女兒,一個小學二年級、一個五歲,談起這份「甜蜜的負擔」,言語間充滿父愛,笑著說,與小孩在一起蠻開心幸福,兩個小孩個性不同,「一個手不釋卷,一個目不識丁,兩個女兒個性不一樣」。

分享與女兒互動情形,他說,在哄小孩睡覺時,需要把燈關掉,和他們講故事,一開始會講小時候的事,講到最後卻被小女兒嫌棄「不要再講了!」被嫌棄後,他轉向談起自己所經手案件,「爸爸有個當事人叫鄭性澤,住在苑裡,他被警察冤枉、因為被刑求…」,女兒聽得津津有味。

「這讓我重拾在家中的地位,從來沒有人那麼需要我過,眼淚快噴出來了!」邱顯智的眼睛瞇成一條線,開心的說著,在講故事的過程中,會讓女兒更有同理心,他也時時刻刻提醒女兒,社會中還是有許多人追求公平正義;在鄭性澤出獄後,也曾去過他家,女兒見到故事中的「主角」掩飾不住興奮,鄭性澤則驚訝,她們怎麼那麼了解案件。

鄭性澤念心經迴向 邱顯智妻子有孕了!

鄭性澤過去曾被認定為「死刑犯」,但邱顯智就認定他無罪,在多年纏訟、冗長的歲月中,兩人逐漸建立起情誼,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邱顯智分享兩人的神奇經歷。他說,當時鄭性澤還在獄中時,常找他聊天、訴說煩惱,比方說,太太生下老大後,他們還想生第二個小孩,卻生不出來,鄭性澤說要幫忙、替他念心經迴向,半信半疑的他,心中想著「有那麼厲害嗎?」與太太講了之後,過沒多久,太太就說「有了!」還要鄭性澤不要再念心經迴向了,否則又蹦出第三胎,就養不起了。

至於為何要有佛心做功德?邱顯智笑著說,爸爸對他影響很深,他透過爸爸身教,再學習如何當兩個小孩的爸爸,他的爸爸是位願意付出的老師,譬如,他帶學生去拉拉山看到雪,學生很興奮,遊覽車卻上不去,就必須付計程車的錢,結果爸爸悄悄把錢全付,還和學生說,來到這裡一定要看到雪,「當時不覺得沒怎樣,多年後想起,真的覺得爸爸是個好人」,而他的爸爸以及前老闆羅秉成都是影響他生命的人,他也希望把這份愛的力量「一代傳一代,讓社會變得更美好」。

鄭性澤(左)被裁定釋放,與邱顯智律師(左)在看守所外激動擁抱。   圖:邱顯智提供
鄭性澤(左)被裁定釋放,與邱顯智律師(左)在看守所外激動擁抱。   圖:邱顯智提供
邱顯智(右1)與羅秉成(右3)、陳龍綺、李宣毅、羅士翔等義務辯護律師團與無罪開釋的鄭性澤開心合照。   圖:邱顯智提供
邱顯智(右1)與羅秉成(右3)、陳龍綺、李宣毅、羅士翔等義務辯護律師團與無罪開釋的鄭性澤開心合照。   圖:邱顯智提供
邱顯智與女兒玩鬧,享受天倫之樂。   圖:邱顯智提供
邱顯智與女兒玩鬧,享受天倫之樂。   圖:邱顯智提供
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邱顯智專訪。   圖:張良一/攝
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邱顯智專訪。   圖:張良一/攝
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邱顯智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張良一/攝
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邱顯智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張良一/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