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一變再變 機師工會:請正視資方傲慢態度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桃園機師工會理事陳蓓蓓記者會。   圖:張良一/攝
桃園機師工會理事陳蓓蓓記者會。   圖:張良一/攝

華航機師罷工邁入第5天,勞資11日協商二度破局,機師工會將發起在交通部靜坐行動表達抗議,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今天(12日)談及勞資協商結果眼眶泛淚,指出工會的一再退讓,已經讓會員無法理解,呼籲外界應正視資方傲慢態度。

陳蓓蓓表示,工會現在在討論想要在交通部靜坐,很遺憾公司仍在談法規,且還是用民航法規為依據,事實上工會訴求一變再變,是為了配合公司,但結論公司還是無法接受、相當遺憾,罷工已經邁入第5天,「一直退讓的是機師工會,也讓會員無法理解」。

陳蓓蓓強調,工會提出FDP是最初訴求,是工作時間的概念,現在不得不退到談FT飛行時間,他們執著在多航段、多於1個起落,主因部分航班疲勞程度高,公司答應8小時以上給3人,但台北、曼谷來回7小時,中間還要地停1個多小時,相加一樣是8小時,其實沒有差很多、是意識形態問題。

陳蓓蓓說,工會要求華航提出對案,公司昨晚丟出許多議題,工會也願參考,希望華航提出解決方案,但現在還是沒看到,「一直是我們提方案,是罷工團體該做的事情嗎?」她強調,罷工是不得已,但走上這一步,卻還是一退再退,呼籲外界正視問題,資方傲慢態度竟沒有人質疑。

對於外界質疑工會未討論紅眼航班,讓條件持續擴大一事,陳蓓蓓指出,公司的紅眼航班定義嚴苛,報到時間0至5點才算,這樣的航班在在華航數量極少,公司也可以要求提早報到、用文字遊戲,過去也發生過,此外,每個公司不會用派遣,那只是最低限度框架,但航班需依派遣特性,由工會與公司討論後協商。

針對交通部已設定每天下午把會議室當作未來協商地點,陳蓓蓓提及,她們每天都空整個白天,她昨天解釋,有媒體邀約談論罷工卻都拒絕,因為要等協商時間敲定,「我們要求的對案一直沒有給出來,又進去協商,現在第三次希望能提出對案,對於他們的要求,我們一再改變配套,你覺得不好,你告訴我怎麼改」。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