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訊》見證花蓮縣政亂象 蔡碧仲:我一定會再回來

新頭殼newtalk | 文/財訊
1970-01-01T00:00:00Z
曾任花蓮縣代理縣長,現任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   圖:財訊/提供
曾任花蓮縣代理縣長,現任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   圖:財訊/提供

當初跌破眾人眼鏡,以法務部次長身分代理花蓮縣長三個月的蔡碧仲,在卸任後接受《財訊》雙週刊專訪,對於花蓮他流露濃濃的感情與深切的情待,同時強調,「一定會再回花蓮」。

蔡碧仲雖然回任法務部次長,從辦公室的場景和他的言談,看得出他的心還是和花蓮繫在一起。

根據《財訊》報導,僅僅代理縣長三個月的蔡碧仲,因為揭發花蓮縣有土地「東洋廣場」疑遭賤賣、阻止縣府花三億餘元購買鋪設香榭大道的進口花崗石、揭發縣府收買媒體等,讓過去較少被注目的「後山」花蓮,屢屢躍上全國性新聞版面,也讓蔡碧仲聲名大噪。兩年前才從律師轉任政務官的蔡碧仲,成為綠營閃亮的一顆政治新星。

「三個月等於是六個月,因為我日夜都在工作,幾乎不曾離開花蓮。」蔡碧仲一面講,眼神望著到花蓮後才認識的餐館老闆、法界人士送的兩大幅玫瑰石畫。很難想像,他出生成長和主要的工作經歷都在嘉義等南部縣市,在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入獄服刑、被行政院指派到花蓮代理縣長之前,他和花蓮沒有任何關係。

根據《財訊》報導,被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延攬出任法務部次長,讓蔡碧仲從律師踏入政界,已是人生一大轉折;在法務部不到兩年,又被派到花蓮縣代理縣長,成為台灣首位由司法體系首長代理縣市長的人,對於他的人生更是一大轉彎。轉到花蓮的這個彎,讓重感情的蔡碧仲,可能從此和花蓮結下不解之緣。

蔡碧仲說,他代理縣長,花蓮縣政府更是擺明不配合。傅崐萁公開要縣府員工「未來兩、三個月忍耐一下,我一定會光復回來」;蔡碧仲一上任,縣府十二位一級主管全部請辭。蔡碧仲只能向東部辦公室借將、啟用歷任前縣長的幕僚,「還有過去被傅崐萁冰凍起來的人,不願意和他苟同的人,就被冷凍,我解凍之後就很好用,所以處理縣務有條不紊。」

談到花蓮縣政府過去的作為,蔡碧仲話匣子就停不下來。他說,花蓮的公務員很可憐,大部分的公務員都沒有問題,但長期被民選首長「一個人說了算」,往往承辦人或科長簽了公文上去,走完簽辦流程後,公文才被刪改;也就是公務員手上的公文,和檔案室的公文不一樣,為了保護自己,很多公務員只得自己留一份公文影本。

蔡碧仲連在縣政府調閱公文都有困難,要嘛就是調不到,要嘛調到的是竄改過的公文,花蓮縣政府很多是處於「失能狀態」。過去縣府沒有固定舉辦主管會報,蔡碧仲每週都召開一次會報,重申「確立依法行政和行政中立」的重要性。

他說,公務員薪水不是很多,可以餬口而已,很多人是考上公務員捨不得放棄,因為在花蓮沒有其他工作,在那邊慢慢的熬,如果有一天受了誘惑被咬住了,從此就被綁住了,「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原本很可能善盡職責的公務員,因為你個人的作為去影響到他們。」

光是把公文拿來看、修正,就匡正了很多事。例如位在精華區的東洋廣場土地案,「不到七個月時間,標價從17億元降到9億元,土地有那麼急著賣嗎?沒有人要嗎?」例如他修正香榭大道計畫,將工程費用減少六千多萬元,石材鋪面省下1.4億元。

原本要花18億元的青年安心住宅,在蔡碧仲眼裡也是一個錢坑,因為安心住宅都是要蓋在人口多的地方,花蓮卻是蓋在新城鄉,共有809戶,已蓋了四百多戶卻賣不出去,他暫緩興建其餘住宅,「青年住宅是挪用教育基金、統籌分配稅款、廠商往來專戶的錢去蓋,這些基金都是平常應急用的,如果要挪用要能及時回歸,縣府已花了好幾億元,只回收1600萬元保證金,卻花了2800萬元廣告費。」

蔡碧仲激動表示,不是說再怎麼窮也不能窮教育,再怎麼苦也不能苦孩子?那怎會把教育基金拿去蓋青年住宅,讓小孩子沒課桌椅,學校司令台壞了沒錢修?把道路維修專案的2000萬元拿去買香榭大道的石頭,這怎麼叫做幸福花蓮?「明眼人不會不知道,但知道又怎麼樣?沒有人跟他選!」

回台北之後的蔡碧仲,決定把他在花蓮的三個月經歷寫成書,也決定要把戶籍從嘉義遷到花蓮。他一面講話,一面拿著布不斷擦拭已經光潔無比的辦公桌,好像一個有潔癖的人,又好像是藉這個動作,深化他的決心與承諾。「我對花蓮有使命感,不然只有三個月,何必做那些事?」

「花蓮一定有機會改變,只是時間而已,我是丟下一顆石頭,將來會產生很大的漣漪。」他一再、一再重複他對花蓮的承諾,好似擔心花蓮人不相信他,不相信他會再回到花蓮。

(本文獲《財訊》同意轉載,完整報導詳見財訊573期)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