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稔惠觀點》中國土豪式日本救災秀 另一種災難的源頭…

新頭殼newtalk 文/黃稔惠
1843-10-18T07:37:41Z
這圖片說明2018年9月4日下午關西機場的停車場已汪洋一片。車輛行駛幾乎不可能。   圖/翻攝自朝日新聞台ANN
這圖片說明2018年9月4日下午關西機場的停車場已汪洋一片。車輛行駛幾乎不可能。   圖/翻攝自朝日新聞台ANN

2017年8月,美國哈佛大學第28任校長福斯特(Drew Faust)女士對新生致辭表示:「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畢業之後的學生,可以分辨誰在胡言亂語。」

這句話適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引為座右銘,尤其天災地變的慌亂下,NCC更要謹慎流言的擴散。

2018年9月4日下午,本年度21號颱風襲擊日本關西地區,其中臨海都市的大阪、神戶等地淹水情況最為嚴重。因一艘原本停靠大阪關西機場對岸的油輪「寶運丸」不敵強風推移而碰撞關西機場與泉佐野市岸邊唯一的聯絡橋,使得人工島上的關西機場對外聯絡及電信系統完全中斷。關西機場是24小時開放的國際大機場,即使非尖峰時刻的週二下午兩點,受困機場的人數事後證實為8千人。一般常識而言,在外遇到緊急事件時,首先靜候當地相關單位的指示安排,尤其日本救災單位不可能坐視不管。但這次慌亂中,卻有「中國駐日大使館調派十幾輛巴士到關西機場載走自家人」的傳聞流入台灣。今年又逢選舉年,所以更加熱「政治災難財」的勢在必得。因此台灣輿論接力責難:「相較下,台灣駐日使館怠慢應對!」等池魚之殃。宛如21號強颱推移「寶運丸」的批判力道,9月14日終於發生台灣駐大阪總領事自責自殺的不幸事件。可想而知,那是戰死沙場的身心俱疲與無言抗議,台灣應該要牢記這位辛苦的外交官‧蘇啟誠總領事。

「謠言散佈者」最終目的在阻礙台日交流

中國派車傳聞在台灣強勢蔓延時,對日本情勢十分清楚的駐日大使謝長廷的說明卻屢次被排山倒海的責難聲給吞噬。日本主流媒體之一《產經新聞》也羅列諸多疑點,可惜人的情緒畢竟不是機器,一旦接受震撼訊息之後,再也很難從腦中完全根除,更別談重新接納更新版。因此至今仍有台灣民眾堅信中國派車的傳聞。輿論兩極化的拔河,台灣已陷入有理說不清的五里雲霧。以結果論而言,這就是「謠言散佈者」所期待的效果,最終目的在阻礙台日交流。

這次21號颱風的災區都是台灣人熟悉的街道。以台灣社會的同理心,此時此刻應該會展現最美的真性情,而賦予諸多關心。尤其台灣南部也才剛脫離水災的陰影,這種共同記憶可成為互相激勵的交流題材。可是一場中國派車的輿論風暴,宛如一陣來路不明的毒霧,讓台灣陷入烏煙瘴氣的紛擾。原有的交流步調突然脫軌而讓蔡政府陷入一種自顧不暇又疲於奔命的輿論災難,也使得無辜的日本社會感到難為情。如此變化,台灣政府真的不可等閒視之了。21號颱風引發中國派車的事實與否爭論,敬述拙見如下。

一、21號颱風發生的下午,大阪市區已汪洋一片,且行駛中的卡車多數翻覆。如此惡劣天候下,即使精湛的駕駛技術,實在不易克服。一般日本業者為確保人身與生財工具的安全,或避免危害他人等考量下,幾乎不太可能冒然上路。

二、假設中國派車傳聞屬實,更是不可取。因21號颱風而受困機場內的8千名旅客中,多數為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等世界各國旅客。同為人類,沒有誰比較嬌貴。他們的駐日使館並無派車,所有旅客都靜候地主國救災單位指示。然而一個經常對民主台灣出言恐嚇且不重視人權的共產國家,在文明的日本遇到天災時,竟炫出土豪本色,趁機上演「只愛中國人」的政治本土劇。如果傳聞屬實,這種自私自利的小格局,稍有國際常識的專家學者,應該予以譴責,而不是反倒慫恿人性的弱點,又誇張比較,進而刺激輿論的劇烈度。

三、9月7日台灣媒體報導:「在關西機場,台灣旅客看見中國派車載走中國旅客時,相較下,覺得自己好孤單……,駐日使館也不幫忙安排住宿……。」隔日,果然有台灣學者發表大作,抨擊駐日使館怠慢應對,最後呼籲撤換駐日大使。筆者細讀長篇大論之後,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一篇文情並茂的自我介紹,彷彿在提醒蔡政府:「勿忘我。」筆者十分好奇,旅客為何不要求導遊聯繫旅行社協調處理?若是個人旅遊,卻如此脆弱的心靈,筆者由衷建議應該參加旅行團或不要出遠門,以免耗損國人辛苦累積的國際形象。然而輿論陷入失控的混亂下,筆者多麼希望看見專家學者展解惑的師道精神,以降低民眾的疑慮。可惜部分專家學者並沒有肩負社會給予信賴的優勢協助疏導輿論的怒火,而是覬覦民意的風向再繼續火上加油,令人遺憾至極。

不是專家 不入災區

四、一般日本民眾從小就參加各種災害訓練,大家都知道:「慌亂中,最有效率的得救方法就是遵守秩序,靜候安排。」何況當時災區已實施交通管制,否則距離關西機場僅30公里的夏普(SHARP)總社近在咫尺,夏普(SHARP)是日本「八社」(八大電機會社)之一,以董事長郭台銘先生的手筆及豐沛的地緣關係,應該不會放任台灣旅客在風災受委屈。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災難發生時,日本救災單位不會坐視不管。因此根本無需自作聰明地徒增混亂。

五、即使未實施交通管制的情況下,一般日本民眾也都自我節制,盡量不入災區,因為從小就被教育:「自己不是專家,但起碼不增添救援麻煩,好讓多數人盡早獲救。」記得2014年關西地區阪急線電車發生誤闖平交道的人身事故,因而停駛1小時。正值週五晚間上班族聚餐移動的尖峰時刻,總計約4萬3千名乘客受到延誤。平時節奏急促又熱鬧的車站,這時迅速形成秩序的靜候安排(參照圖1、2)。換言之,日本發生任何緊急事件時,多數民眾首先保持原狀,然後依造指示行動,所以即使災區也是井然有序。而無論本國人、西洋人、東南亞人一律平等對待,大家珍惜緣分共度難關。這種「天涯共此時」的同理心,也許是極權國家的土豪無法理解的人文涵養。

這次輿論風暴,部分台灣專家學者,對於中國在風災擅自行動的傳聞,非但不以專業分析,還自信滿滿暢談外交外行話。令人不可思議。

然而日本的救災技術及多數民眾的配合度,對於災區的復原不是問題。只是日本災區已回歸正常時,台灣輿論災難尚未止息,這才是防災救災最無力的難題吧!宛如無法預測的自然災害,這是台灣必須謹慎因應的新課題。

 

2018年9月4日下午關西機場的停車場已汪洋一片。車輛行駛幾乎不可能。   圖/翻攝自朝日新聞台ANN
2018年9月4日下午關西機場的停車場已汪洋一片。車輛行駛幾乎不可能。   圖/翻攝自朝日新聞台ANN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