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觀察》 跳耀銀波的歷史 徜徉海中的台灣白海豚
新頭殼newtalk | 文/文魯彬、楊長苓
白海豚母子對。
白海豚母子對。   圖:張恆嘉/攝

2018年5月8日,台灣躍上美國新聞。新聞畫面中的台灣,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都市建築,而是徜徉於湛藍海洋的台灣白海豚 (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 Taiwanese White Dolphin)。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 (NOAA) 當日正式宣告台灣白海豚為台灣特有生物,同時認定珍貴稀有的台灣白海豚是亟需進行保育的瀕危物種。這是2008年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將台灣白海豚列為極度瀕臨滅絕 (CR) 的族群之後,美國政府對台灣釋出最強烈的生態關注。而這份報告指定生效日期,正是2018年6月8日—世界海洋日。

 來自NOAA與IUCN的關注

為什麼NOAA與IUCN會如此關注「台灣白海豚」?回顧過去十餘年,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以下簡稱蠻野心足)與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以下簡稱媽祖魚)等夥伴團體,始終深耕台灣白海豚的保育議題:一方面在國內首度倡議「台灣白海豚」為特有亞種的物種認定與保育;一方面也藉著演講、影片、工作坊參與,將台灣白海豚的研究成果帶到世界各地。2007年迄今,討論的議題涵括鯨豚保育、離岸風力發電與非核家園、以及永續漁業的管理經營。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持續努力地連結國際資源與台灣在地團體,致力向國際推動台灣白海豚保育議題。令人欣慰的是,IUCN、NOAA等國際保育機構,近年都以實際的行動響應我們的呼籲。 

2008年,蠻野心足、媽祖魚與17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研究專家,成立「東台灣海峽白海豚技術顧問小組(ETSSTAWG, Eastern Taiwan Strait Technical Advisory Working Group)」,針對台灣白海豚議題提供專業的審查、建議、與看法。歷年的研究不僅確立台灣白海豚保育的「五大威脅」:棲地破碎、漁業誤捕、水下噪音、淡水資源減少、空氣與水污染,更以國際學者的參與,帶入全球最新的永續觀點,提出生態與發展的雙贏策略。

2015年,鯨豚研究學者王愈超(John Wang),在科學期刊《Zoological Studies》發表論文指出,位於台灣西海岸的白海豚族群,由於地理區隔顯著,外觀與骨骼構造差異等因素,在演化上應屬台灣特有亞種。根據這份學術研究,王愈超、媽祖魚、蠻野心足、以及東台灣海峽白海豚技術顧問小組,奔走國際為台灣白海豚的正名與保育請命。

台灣白海豚正名,兼顧保育與生態外交

2017年,IUCN正式回覆,於公告中將東台灣台海峽的「中華白海豚(Sousa chinensis)」正名為「台灣白海豚」。遺憾的是,政府當時倚重的學術團體卻否認台灣白海豚的存在,反而堅稱是與中國、廈門、香港相同的中華白海豚。這種錯認,除了影響台灣白海豚的棲地劃設、延後漁豚互利的政策制定,也損害了台灣政府極有潛力發展的生態外交。 

然而,提供瀕危物種的保育經驗,分享海洋資源的永續模式,是提升台灣國際能見度,建立生態外交的絕佳契機。因此,蠻野心足與媽祖魚在今(2018)年五月,邀請北美洲鯨豚命名分類學專家與永續漁業顧問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 博士,至台灣進行調查研究與經驗分享,並拜訪海洋保育署署長黃向文,討論台灣白海豚保育計畫、海洋生態經營管理,藉此找出適合台灣的永續漁業規劃模式,協助成立「駝背海豚」全球性組織,讓世界看見台灣。

我們希望世界看到的台灣,是重視永續漁業發展與海洋生態維繫的全球化國家,因此,政府的前瞻政策必定要包括生態保存與生物多元的觀點,避免後代子孫失去重要的寶藏:離岸風機的架設,獎勵了綠能卻低估了水下噪音對台灣白海豚的衝擊,顯示開發前的環境影響評估不夠充分詳實,應暫停施作、重新調查研究。而正確的棲地劃設與禁止刺網捕魚,可保育海洋生物並維持漁獲永續,則應加速研擬完整的規劃方案。

守護海洋寶藏,豐富歷史記憶

NOAA選擇世界海洋日作為台灣白海豚保育議題的生效日期,清楚地點明:海洋,生物,與文化,是相融相依、共生互惠的國際議題。台灣白海豚,台灣黑熊,台灣櫻花鉤吻鮭,不只是台灣的生態歷史與生命記憶,更是屬於全球的生物寶藏。

台灣是秀麗曼妙的海島國家,從沿岸到漁村,從遠洋到近海,處處都有生態的驚奇,海洋的寬和。願意冒險開拓卻也樂於關懷分享,正是我們身為「海洋民族」與大海之間最美的關係。願政府廣納建言,重視環境,為我們的孩子,留下豐盛永續的漁獲,乾淨無害的能源,台灣白海豚悠遊大海的身影,以及甘甜溫柔的大海的味道。

(文魯彬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 / 楊長苓為資深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