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九蛙成水情指標 原來是誤會一場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日月潭九蛙疊像是潭區水位指標,由於日月潭水源供水力發電,發電廠從清晨到夜間持續用水,水位會逐漸降低,九蛙露出隻數也不同。   圖翻攝自日月潭國家風景區官方網站
日月潭九蛙疊像是潭區水位指標,由於日月潭水源供水力發電,發電廠從清晨到夜間持續用水,水位會逐漸降低,九蛙露出隻數也不同。   圖翻攝自日月潭國家風景區官方網站

日月潭是台電公司管理的發電水庫,抽蓄發電使水位一天經歷下降、回升,知名九蛙疊像設計概念之一,就是讓遊客較易看出發電水位變化,卻因外界誤解,莫名成為全台水情指標。

各地水庫每逢枯水期,外界總喜歡以日月潭九蛙疊像露出隻數多寡,來衡量全台水情,其實這很不精確。

根據經濟部水利署資料,日月潭水庫原為天然湖泊,民國23年在水社、頭社兩地分築土壩而成水庫,主要水源由武界壩引入濁水溪水,目前是由台灣電力公司大觀電廠管理的發電水庫。

日月潭水庫因水力發電,水源白天供大觀一廠、大觀二廠、明潭電廠、鉅工分廠發電,其中大觀二廠與明潭電廠為抽蓄式電廠,發電後的水源儲存明湖下池、明潭下池,深夜離峰用電時間,再將水源抽回日月潭,因此日月潭水位落差可達1、2公尺。

台電大觀發電廠副廠長張天瑞說,水力發電正常作業時間從上午8時到夜間11時、凌晨0時左右,之後到隔天上午8時是抽蓄機組回抽水源時間,用水量根據電力系統需求,最多可使用1900萬公噸水源存到下池,這種情況下,日月潭水位下降約2公尺。

張天瑞指出,九蛙疊像位於潭區邊緣較高位置,當九蛙像全部露出時,日月潭蓄水量仍約有80%,水情不算嚴峻,加上水力發電使潭區水位降低、回升,九蛙露出隻數也時常增減,外界以九蛙疊像露出隻數多寡來研判水情,其實不是那麼精確。

日月潭水源來自上游武界壩、霧社水庫、濁水溪、栗栖溪,經武界引水隧道、新武界隧道注入日月潭,確保日月潭水源穩定,提高發電系統利用率及運轉可靠性。

不過,上游降雨導致原水濁度提高時,台電會暫停取水,也因此常有民眾疑問「為何連日降雨,日月潭水位卻沒增加,九蛙還是露出這麼多隻?」原因就是上游水源需沉澱清澈後,才能取水注入日月潭,減少淤積。

九蛙疊像設計概念之一,就是要讓遊客可一眼看出日月潭水力發電造成的水位落差,是潭區水位指標,也讓九蛙倒影在青山綠水美景之中,強化當地「水蛙頭」地名印象,卻在遊客誤解、媒體炒作下,每逢旱季,九蛙露出隻數就成為熱門話題,可說是「美麗的錯誤」。

日月潭九蛙知名度高 身世趣聞揭祕

日月潭九蛙銅像設計完工後,一度因水下基樁未施作而放置岸邊,吸引遊客攀爬,民國90年才依設計原意放入日月潭,由於太吸引人,還曾被載客賞蛙船浪打翻沉入水底。

每逢久旱不雨導致水位下降,「九蛙疊像」總是備受外界關注,加上九蛙全露時,水庫管理單位台灣電力公司、潭區遊憩主管機關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都曾派人為九蛙「洗香香」、挖除底層淤泥,洗澡秀讓九蛙知名度更高。

九蛙疊像為何出現在日月潭,根據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資料,九二一地震前委託設計水蛙頭自然步道的青境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在步道的終點水面設置九蛙造型青銅像,以強化遊客對水蛙頭印象,也透過觀察九蛙在不同時段露出隻數變化,進而發現日月潭抽蓄水力發電的重要功能。

日月潭滿水位海拔高度748.48公尺,因水力發電,水源白天供電廠發電後,儲存在下池,深夜離峰用電時間,再將水源抽回日月潭,因此水位落差可達1、2公尺;若以第一隻蛙頭頂高度748.48公尺起算,水位下降1公尺,可降到約第5隻蛙頭頂高度747.51公尺。

九蛙銅像最初設計水下基樁和平台,希望讓九蛙銅像在湖中呈半漂浮狀態,但九蛙像完工後,並未在湖中建造基樁,九蛙像只好先暫置岸邊,吸引遊客攀爬合照,直到民國90年,九蛙像才移入潭畔。

由於九蛙銅雕太吸引人,曾有遊艇載客觀賞太靠近,波浪打翻九蛙。

資料顯示,九蛙像每隻青蛙頭頂高度代表水位依序為:最上層第1隻蛙海拔748.48公尺、第2蛙748.31公尺、第3蛙748.14公尺、第4蛙747.81公尺、第5蛙747.51公尺、第6蛙747.16公尺、第7蛙746.82公尺、第8蛙746.38公尺、第9蛙745.90公尺。步道邊、九蛙像旁設有高度計指示牌,讓遊客一目了然。

兼具發電與觀光 日月潭功能大

日月潭是台灣電力公司管理的水力發電水庫,供大觀、明潭等電廠慣常及抽蓄發電,是目前較成熟的大容量儲能系統,由於是日月潭國家風景區觀光主體,也成為熱門觀光湖泊。

日月潭水庫總容量約1.7億立方公尺,目前有效容量約為1.3046億立方公尺,年平均淤積量約25萬立方公尺,是台灣地區淤積情形較輕微的水庫,主要供應大觀一廠、大觀二廠、明潭電廠、鉅工分廠的慣常與抽蓄水力發電用水,其中大觀二廠有4部、明潭電廠有6部為抽蓄式機組。

台電大觀發電廠副廠長張天瑞說,第一次石油危機後,為避免國際石油價格上揚衝擊,阻礙經濟發展,開始規劃興建核一、二及興達燃煤電廠,依當時能源價格,若在深夜離峰用電時間,利用核能及燃煤等基載機組提供抽水電能,將水蓄在上池,白天用電尖峰放水發電,較興建一座傳統火力尖載電廠更經濟。

張天瑞表示,今年1月到9月,萬大、大觀一廠、明潭電廠慣常水力發電,總發電量分別為1.39億度、2.95億度、1.52億度,大觀二廠及明潭電廠抽蓄發電分別為7.99億度、17.12億度。

張天瑞說,非核家園是政府政策目標,為彌補核電廠停轉發電缺口,政府上修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並加速提前達成;太陽光電與風力發電易受天候影響,無法穩定輸出電力,是間歇性能源,這些間歇能源大量併入電力系統後,需要儲能系統調節,以降低衝擊電力系統安全與供電品質,抽蓄電廠是目前較成熟的大容量儲能系統。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