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學聖專訪之二》眼中的鄭文燦 很勤勞但也是另類「三冠王」

新頭殼newtalk | 張正霖,李書璇 專訪
1970-01-01T00:00:00Z
陳學聖說鄭文燦真的很勤勞,但也是三冠王,致詞王,遲到王和跳票王。   圖:王愷/攝
陳學聖說鄭文燦真的很勤勞,但也是三冠王,致詞王,遲到王和跳票王。   圖:王愷/攝
編按:2018六都市長及各縣市首長選情,牽動藍綠權力版塊挪移。連兩任屆滿的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新北市長朱立倫的下一步,也備受關注。誰是接棒人?各方競爭者無論是鴨子伐水或大張旗鼓展開組織戰,早已是煙硝四散。為讓讀者更深入選情,新頭殼推出一系列專題,一探地方諸候的動向及台灣政局分析。

有意參選桃園市長的陳學聖,是如何看待對手鄭文燦?他在接受《新頭殼》專訪時說鄭文燦真的很勤勞,但是他沒有分大小輕重,所以才有議員說鄭文燦把議員的工作都搶走了,他說鄭文燦每個剪綵活動,不管動土、落成他親自來,而且只准他講話別人都不能講話,然後演講很長。他認為鄭文燦是三冠王--致詞王,遲到王,以及跳票王。

以下是專訪內容摘要:

問:你如何看待對手桃園市長鄭文燦?他的勤走基層和身段柔軟是否對藍營候選人造成極大威脅,還是您認為他仍有施政上的其他問題?

陳:鄭文燦確實跑得很勤快,「給錢給得很大方」,是「要五毛給一塊,甚至給到兩塊」,然後用很多種方式限制性招標給特定團體,去博取他們的好感,這個比比皆是。他跑行程是跑到里長、議員都沒有空間,那就是為什麼鄭文燦常會遲到。我常講他是另一種類型的三冠王,因為之前有人說他三冠王是剪綵、動工、落成比例最高,我則說他第一個是致詞王,致詞最長,每次都講話講很久,再來他是遲到大王,因為活動經常都遲到很久,我想他是遲到大王的原因就是一方面他話講很多,另一方面因為他想要跑的地方太多,就會延誤。

我必須坦白講,鄭文燦真的很認真,真的跑得很勤快,只是他超勤快之後就會常常延誤,我舉兩個例子,兩年前當時的縣府大樓辦中秋節活動,幫一些社福團體自己製作的月餅做行銷,原本鄭文燦說親自要來主持且義賣月餅之外,並頒獎給中低收入戶清寒的學生,但大家等鄭等了兩個多小時,鄭說要晚到會再慢一點,到最後鄭說不能來了,結果請社會局局長幫鄭主持,當天連我都上去幫他唱兩首歌,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啊!這麼重要的事情,鄭卻誇張到從慢到甚至後來說不能到,你說有多少人失望?很多活動就是為了等他來,然後行程一直延誤下去。最近最著名的就是,9月28日早上祭孔大典,鄭也遲到20分鐘,結果還有學生等到昏倒。以前我文化局長的時候也是要參加孔廟祭孔典禮,當時的市長朱立倫一定準時到,而且會提前到跟現場學生問候,因為朱知道學生們清晨四點多就起床了,所以朱立倫是這樣做,但是鄭文燦卻是那樣。

問:但基層也有另外的聲音說鄭文燦這樣的跑法其實很貼心?

陳:我一直覺得「事密則心疏」,面對一個兩百多萬人口的桃園,你不可能每個地方都跑的到,你要抓重點,我覺得鄭文燦的問題就是他跑得很勤快,給的資源很多,但是他抓不到重點;他到底施政要什麼?他到底給桃園帶來什麼?坦白講,朱立倫時代的市政滿意度也很高,不輸給鄭文燦,但鄭文燦是跑出來的,資源很大方給給出來的,你問鄭桃園的願景是在哪裡,他說不出來。而桃園最大的問題從過去到現在為止一直都還存在,就是大家不知道為什麼要來桃園,這是一個很難去說的問題,我以前做文化局長的時候,去請教一些朋友為什麼會來桃園,他們說要去竹科所以經過桃園,或是要出國去桃園機場,他們沒有理由要留在桃園,然後我就覺得說,難道桃園沒有特別吸引人的地方嗎?桃園人一定要有一個連桃園人都可以認同的,外面才有人認同你。比如說台北,有圓山大飯店、101,連彰化都有彰化大佛,台中有公園,任何一個地方都有一個象徵性的代表這個地方的圖騰,我當文化局長的時候發現,北桃南桃、海邊跟山邊落差非常大,沒有一個圖騰認同度超過百分之十五以上,所以你會發現今天要讓桃園產生光榮感產生驕傲感,你必須要讓桃園的意志能夠凝聚,這是要靠文化跟教育,找到桃園人的共鳴,原來我們有這麼多棒的東西,讓大家引以為傲。

再舉一個例子,桃園有雲南美食跟文化,過去它只是桃園一些少數人的活動,後來我當文化局長後發現,這背後代表一個很大的歷史故事,那時候是滇緬在作戰的期間,這一批人在戰場上打游擊,後來因為冷戰的關係,他們被迫要撤回台灣,這些人百分之九十在中壢平鎮,百分之十在清境農場,有這樣的歷史典故,後來才有雲南美食和文化在這裡出現,我是開始找她的文化脈絡,才開始有雲南的文化在桃園出現,後來吳志揚當桃園縣長的時候,金馬獎第一次在桃園舉辦,雲南打歌舞也變成展現給外賓代表桃園的節目,這些都是需要累積的,像今年國慶的表演活動,也請了桃園雲南打歌文化去,這花了至少十年時間累積。所以文化不是瞬間速成,現在大家會講桃園有雲南文化、雲南美食,是這樣來的,所以我才講說桃園今天有很多建設,但是桃園一定要慢慢的去找到屬於自己的東西,讓桃園人引以為傲、珍惜,等到外地人來桃園,他們才知道要介紹桃園有什麼特色。

問:最近桃園房地產飆高,導致有炒過頭的現象,甚至觸發空屋率高漲,針對這個現象你覺得要怎麼解決?

陳:第一個就是開發量體太大,有沒有覺得桃園蓋很多新房子,但公共環境跟公共設施卻沒有改進;就像我剛才提到,關渡自然公園的保護與否差異很大,如果關渡自然公園是像台北市中心一樣擁擠,那台北就沒有呼吸的空間了,因為台北需要一個肺。現在桃園已經開發量過大,餘屋也是數一數二的,需要的就是先把開發暫緩,對於已經開發的,則要讓公共環境和公共衛生變好,比如說我的選區青埔,很多人當時被青埔的願景吸引過來,可是青埔的公共設施,公共水平是不好的,照理來講當時蓋青埔房子的時候,市府就不能放任建商自己去蓋,自己買了地就蓋,不是這樣,應該要有一個整體性的,青埔應該長什麼樣子要知道。所以很多人搬進來後很失望,因為連交通工具的問題都不能解決,這就是為什麼房子蓋得很漂亮,但是整體起不來,所以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去把這些已經開發過的地方讓他重新起來,因為青埔不可能不讓他繼續發展下去,但是要讓人家覺得青埔是一個很適合居住的城市,除了蓋好房子以外,看不到政府跟這裡的任何關係,這個城市還可以去努力。

問:另外提到觀光的部分,對於鄭文燦振興桃園觀光的部分,你覺得他做的效果好嗎?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陳:鄭文燦沒有辦法去形容觀光的價值,一個城市他如果沒有文化做基底,就不會有觀光事業,因為就像我說美術館,要吸引人來一定要有好的典藏品,今天要觀光好,要人家來這裡,就要是全台灣第一或者是全台灣唯一,觀光客來這裡才有價值。就像我講的雲南文化,我花了將近十年時間,讓大家知道說這邊有雲南文化,他需要十年累積,但今天要發展桃園的觀光,就要先讓桃園的文化被呈現出來,那桃園文化是什麼?我不知道鄭文燦可不可以講得出來,可是我就可以講得出來,我說桃園就是台灣的一個小的縮影,桃園曾經是全台灣眷村最多的地方,是全台灣客家人口最多得地方,是全台灣原住民除了原鄉之外原住民最多的地方,也是全台灣外籍人口最多的地方,桃園有這麼多特色,那請教鄭文燦,從這幾個主軸你可以發展出的觀光是什麼?比如說感覺的到桃園原住民的文化嗎?沒有,只有拉拉山水蜜桃季,但是都會區原住民、外來原住民有感受到嗎?沒有啊。

另外桃園是全台灣眷村數量最多的地方,桃園的眷村文化節從朱立倫開始辦,但鄭文燦有強調過眷村文化節嗎?沒有,因為他想迴避中華民國的歷史,所以不敢碰,這樣一來差異就很大了,像八德中正堂就是眷村的一部分,還有馬祖新村,是我做文化局長保留下來的文化,這之間要怎麼做連結,包括我做文化局長留下的太武新村,如果今天了解基底是以全台灣最多眷村這一點來看,這幾個地方就不應該是閒置到現在為止吧?像桃園有一個建國九村,荒廢了,但是很適合做生存遊戲啊,可以吸引很多人,來桃園看眷村還可以參加生存遊戲,了解眷村文化,這樣不是很有連結嗎?結果他這邊東做一塊西做一塊,呈現不出眷村的特色,所以我說,觀光如果要發展就要有文化的基底,可是鄭沒有,因為他的文化涵養不夠強,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如果他準備好他就找的到桃園發展的特色。

比如說產業自律,我以前當文化局長跟別人說,用兩條高速公路正好介紹桃園,一條中山高,你從林口過來一直到幼獅工業區,正好看到台灣的工業發展,從傳統產業到高科技,全部都從林口一路過來,它就是我們的工業廊道,是代表台灣的工業歷史;第二個廊道則是北二高,一直到大溪,我們先民渡海來台,從淡水河一路過來,一直到大溪龍潭交界處,所以它是一個歷史廊道,正好用這兩個廊道就可以解釋桃園,所以難道你說桃園沒有特色嗎?如果是我要解釋這兩個廊道的話,我就辦一個成年禮,從大溪龍潭騎腳踏車到淡水,這樣的成年禮就有意義,它不單純是一個自行車的活動,背後就是有文化意涵,那這樣的觀光就有很多人要報名,為什麼?因為它的觀光發展有文化基底。

 

相關報導

陳學聖專訪之一》無鐘擺效應 國民黨再起須接地氣並找回人氣

陳學聖專訪之三》桃園不能盲目一直開發 需要的是喘息空間

經常關注文化議題,陳學聖認為,一個城市如果沒有文化做基底,就不會有觀光事業。   圖:陳學聖辦公室/提供
經常關注文化議題,陳學聖認為,一個城市如果沒有文化做基底,就不會有觀光事業。   圖:陳學聖辦公室/提供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