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銘觀點》一帶一路的實與虛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14,15兩日由中國主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會中,100多個國家代表齊聚北京,29國元首親自出席,不僅與一帶一路關聯性較低的中南美洲國家競相出席,連原先持排斥抵制態度的日本和美國最後也都報名與會,甚至連最近打架鬧事出了名的壞小孩北韓都得以躬逢其盛。
14,15兩日由中國主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會中,100多個國家代表齊聚北京,29國元首親自出席,不僅與一帶一路關聯性較低的中南美洲國家競相出席,連原先持排斥抵制態度的日本和美國最後也都報名與會,甚至連最近打架鬧事出了名的壞小孩北韓都得以躬逢其盛。   圖:維基百科

其實,過去的馬歇爾計劃,美援計劃都是美國帶頭的「一帶一路」,台灣1960年代1970年代甚至到1980年代(亞洲四小龍經濟發展期),很多人討論的"雁行理論",就是以日本為雁頭的「一帶一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計畫,範圍涵蓋68個國家,代表全球人口的60%,以及全球國內生產毛額的1/3(絲綢之路經濟帶加上海上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計畫也稱「新絲路計畫」,換句話說,這是以中國為雁頭的「雁行理論」,或者說是中援計畫。

一帶一路實的部分,簡單說,習近平主席翻轉了毛澤東主席的親俄路線,改為親大西方(包括西域歐洲美國) 的新絲路計畫路線。( 或說是雁鳥V 字隊形路線-陸上海上兩路絲路)

而新絲路計畫的中援計畫則涵蓋68個國家,一定會在這些國家或多或少形成親中派,也是將中國的防衛線,很實質的立於國境之外的大西方,可謂深謀遠慮。

一帶一路虛的部分主要是有兩大破口,印度與台灣。

印度表明,不能接受「一帶一路」中有個關鍵計畫會穿越喀什米爾(Kashmir)地區與巴基斯坦。並說,「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接受忽視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計畫」,而且警告這計畫有債務危險,「連接性舉措必須遵循財務負責任的原則,以避免造成無法支撐的債務負擔」。

台灣則如蔡英文總統所說, 從李明哲事件到打壓台灣參加WHA,對岸仍是用舊的思維、舊的處理方式,這嚴重錯估了台灣民意的反彈,讓原本可以緩和一年來兩岸氛圍、重啟正向發展的最好機會,就這樣輕易的錯過了。

坦白的說,錯失這個良機,未來雙方必須更費力去找到可以營造正向關係、重啟良性互動的機會,這是困難度很高的事。

台灣實質是這個大西方新絲路的後院,換個角度,也可說是一帶一路V字隊形聚合之雁頭的百會穴,失去台灣,一帶一路的頭,就在對抗的籠罩下。

當然,一帶一路還有個虛的部分是,任何援助計畫,像台灣美援計劃一樣,會面臨到最高層級的內外貪腐,而大大侵蝕了其效用,一帶一路,能例外嗎?

(作者王英銘為資深媒體人、前新聞局員工,現為退休人士)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