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自然農法水稻田 驚見瀕危物種石虎、大田鱉!

新頭殼newtalk | 呂晏慈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拍攝團隊在劉阿伯的水田附近,也捕捉到保育動物石虎的蹤影。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拍攝團隊在劉阿伯的水田附近,也捕捉到保育動物石虎的蹤影。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苗栗通宵有座小山村,居民們百年來依循四季運行與自然共生,水稻田、埤塘、山林交織成一幅『里山』美景,然而,福爾摩沙高速公路開通,一刀切開了蒼翠大地⋯⋯。」這是紀錄片「重返里山」描繪的場景,記錄高速公路通車後20多年間,苗栗通宵這塊土地上人和環境的變化,隨著道路開通變得疏離,又因為發現水生昆蟲大田鱉而凝聚。

「里山」一詞源自日語satoyama,意指位於高山和平原之間,包含社區、森林和農業的混合地景。苗栗通宵淺山的水稻田,周邊有灌溉溝渠、竹林和農民的小屋。交通部國道高速公路局與生態調查員,前往國道通宵沿線調查當地生態,除了捕捉了石虎、台灣畫眉、白鼻心、麝香貓等動物的蹤跡,還發現此處是瀕危物種大田鱉的重要棲息地,並拍攝到小田鱉破卵而出的樣子。

大田鱉是台灣體型最大的水棲昆蟲,台語叫「水哮」、客家話為「水剪」,牠對環境非常敏感,只能在無毒、乾淨的水域生存,一旦農田受到污染,就難以找到大田鱉的蹤跡。務農60多年、通宵老農民劉定峯,為了保護大田鱉和牠們的卵,施行自然農法,不再使用農藥與化肥,改用手拔草、除福壽螺,並將稻米取名為田鱉米。

研究團隊也發現,可以在通宵一號跨越橋上加設動物防護網,連結國道兩側棲地,讓台灣野兔、鼬獾、白鼻心和石虎等動物通行,成為台灣第一座跨越式動物通道。

高公局拍攝「重返里山」紀錄片,斥資約200多萬,目前有國語、日語、英語3種版本,除了在Youtube上獲得30多萬點擊率,近期亦得到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紀錄片類白金獎肯定。

重返里山(Satoyama-Taiwan's Tenuous Dance with Nature)紀錄片: 

大田鱉又名水知了、鉗蝽、鱉蝽;客家話叫水剪,台語叫水哮,是台灣的保育類昆蟲。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大田鱉又名水知了、鉗蝽、鱉蝽;客家話叫水剪,台語叫水哮,是台灣的保育類昆蟲。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石虎,俗稱山貓,是確認雲豹滅絕後,臺灣現存唯一的本土貓科動物。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石虎,俗稱山貓,是確認雲豹滅絕後,臺灣現存唯一的本土貓科動物。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大田鱉曾經是農業時期,常見於低海拔靜水水域中的昆蟲,但因棲地受破壞,一度瀕臨絕跡。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大田鱉曾經是農業時期,常見於低海拔靜水水域中的昆蟲,但因棲地受破壞,一度瀕臨絕跡。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高速公路為人們帶來便利的交通,卻也使得道路致死成為天天上演的連續劇。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高速公路為人們帶來便利的交通,卻也使得道路致死成為天天上演的連續劇。   圖:翻攝自「重返里山」紀錄片
2012年5月,高公局與生態團隊,在苗栗通宵農民劉定峯的田邊,發現了大田鱉的蹤影。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2012年5月,高公局與生態團隊,在苗栗通宵農民劉定峯的田邊,發現了大田鱉的蹤影。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小田鱉破卵而出的畫面十分珍貴。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小田鱉破卵而出的畫面十分珍貴。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里山」一詞源自日語satoyama,意指位於高山和平原之間,包含社區、森林和農業的混合地景。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里山」一詞源自日語satoyama,意指位於高山和平原之間,包含社區、森林和農業的混合地景。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務農60多年、通宵老農民劉定峯,為了保護大田鱉和牠們的卵,施行自然農法,不再使用農藥與化肥,改用手拔草、除福壽螺,並將稻米取名為田鱉米。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務農60多年、通宵老農民劉定峯,為了保護大田鱉和牠們的卵,施行自然農法,不再使用農藥與化肥,改用手拔草、除福壽螺,並將稻米取名為田鱉米。   圖:國道高速公路局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