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新頭殼APP 立即安裝Android版本
永豐金驚爆治理危機 何壽川到底做錯什麼?
新頭殼newtalk | 文/財訊
政治經濟
從紙業跨入金融業的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多年來透過不斷整併,打造出今天一.六兆元資產規模的事業。然而,這一年來,何壽川與永豐金卻面臨空前考驗。
從紙業跨入金融業的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多年來透過不斷整併,打造出今天一.六兆元資產規模的事業。然而,這一年來,何壽川與永豐金卻面臨空前考驗。   圖:財訊/提供

永豐金近期連踩地雷被開罰,內控亮紅燈,引發外界關注金融業的自律與他律;「誠信」是金融業的基石,銀行內部人事無預警的大調動、家族內訌疑雲滿天飛,不但嚴重打擊員工士氣,更讓投資人在股價上投下不信任票。對金控董事長何壽川來說,更是空前的事業危機。

金管會、證交所對於這樣連環爆的弊案,究竟敢不敢趁機整頓、掃除積弊?

最新出刊的《財訊》雙週刊本期以「永豐金風暴來襲」為封面故事,詳述近年永豐金驚爆的地雷,同時透過永豐證前財務長王幗英的一手告白,探討永豐金的治理危機。

創下日本史上最高收視率的日劇《半澤直樹們》,描寫一位銀行員為了嚴守放款紀律、保全名譽,奮戰不懈地抵抗既有體系,追尋真相的故事;這部戲劇也在台灣引起廣大共鳴和深刻省思,而今,台灣是否也正在演出一齣《半澤直樹們》的戲碼?

從紙業跨入金融業的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多年來透過不斷整併,打造出今天一.六兆元資產規模的事業。然而,這一年來,何壽川與永豐金卻面臨空前考驗,內控地雷連環爆,員工檢舉爆料不斷,不僅外資持股水位創歷史新低,股價也在十元票面之下浮沉。這家公司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去年六月股東會,永豐銀工會代表成員當面向何壽川抱怨,表示八年換了五位總經理,組織架構頻頻變動,員工離職超過兩千人,客戶也受很大影響。但沒想到,比這員工抱怨的更大風暴才正開始襲向永豐金。

去年七月,鼎興牙材詐貸案爆發、十一月被舉報三寶建設超貸案,包括永豐銀、永豐金租賃都踩到地雷,半年內不但被金管會先後罰兩次一千萬元,加上高層人事大幅變動,近期又有輝山乳業未爆彈,讓永豐金內部更彌漫著不安氣氛。

揭開序幕的第一顆地雷,是鼎興貿易詐貸案。

鼎興貿易公司是國內知名牙材商,去年七月中因為發生跳票,才抖出背後竟是瞞天過海的一樁重大經濟犯罪案。鼎興的負責人何宗英自○八年至一六年七月,與多家醫療院所製作假交易契約,再向國內十三家銀行、六家融資公司詐貸金額逾三十七億元。目前何宗英被檢方起訴,具體求刑二十年,且裁定羈押中。

永豐銀是在鼎興跳票四億元後,才發現鼎興負責人何宗英與永豐銀行董事何宗達(現已辭職)有姻親關係。何宗英的妻子顏媛美來自基隆顏家,永豐金大股東何政廷的太太顏雅美,則是顏媛美的大姊;另外,華南金副董事長林明成太太是顏家五女顏絢美。由於何政廷兒子何宗達當時是永豐銀董事,因此何宗英與華南、永豐銀之間是利害關係人。金管會調查後發現,何宗達涉及隱匿沒有申報、何政廷則涉及施壓關說,因此兩家銀行均違反《銀行法》授信規定且有嚴重疏失,分別遭金管會開罰一千萬與八百萬元;檢調也懷疑銀行審核時隱匿關係人交易,另有擔保品不足等弊端,陸續有多名高層主管遭調查後交保。

令人質疑的是,事實上鼎興與永豐銀行的業務來往已有十多年、當時是尚未與建華銀行合併為永豐銀行的北商銀。北商銀長期由何壽川擔任董事長,游國治擔任總經理,北商銀董事會中還有何壽川的堂兄弟何政廷、何榮廷、何曜廷、何建廷四兄弟,以及何壽川的姊夫謝忠弼以及連襟劉思誠,何家在北商銀人多勢眾,怎麼可能對與鼎興何宗英的姻親關係毫無所悉?

十一月二十五日,永豐金進行大幅度人事調整,包括捲入鼎興違反利害關係人交易案、各交保三百萬元的永豐銀前後任總經理張晉源、江威娜,一夕間被調任金控資深副總,成為「無所事事」的經理人,既不用工作,也看不到內部資料。

永豐金對外的說法是,為了讓他們專心處理繁瑣司法事務,才有此人事安排。然而看在員工眼裡卻五味雜陳,甚至抱不平,因為也有涉案同仁在交保後反而更受重用,而認真調查的同仁反而被解職。

最近,何政廷突然大動作透過媒體放話要與堂弟何壽川切割,並且指責永豐金總經理游國治向其父子追償。事實上,追償的起因來自去年十月,當時永豐銀行前後任總經理江威娜、張晉源聯同三位獨立董事,不斷要求召開臨時董事會討論鼎興案,但是永豐銀行董事長的游國治卻拒絕;爭執多時後,金控董事長何壽川才同意召開會議。

據了解,會議中,張晉源提案要求對涉及干預授信的何政廷與漏報利害關係人的何宗達追償損失,並且得到董事會決議通過。但是游國治在會後不願即時發布重要訊息,在證交所催促下,卻修改了董事會決議的文字,將何政廷與何宗達的姓名隱去後發布了不知對象的求償聲明,明顯維護何政廷父子。

更啟人疑竇的是,游國治和何政廷有多年交情,兩人在台北商銀時代便認識,檢調更一度把游國治列為案件要角,卻未澄清是否有去「施壓」。如今看來,何政廷出面怒斥何壽川,倒像是一場設計過的切割戲碼。

鼎興貿易和永豐銀往來已十多年,但在檢查局派員調查時卻發現,只有一一年以後,也就是江威娜上任後的授信紀錄,無法往前追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違法期間這麼長金管會不應該徹查嗎?

至於永豐金第二個地雷三寶案,根據《財訊》報導指出,去年底,金管會收到永豐金員工匿名爆料,指出永豐金向三寶集團違法超貸,三寶建設董事長李俊傑以境外的私人紙上投資公司J&R Trading Co.LTD(J&R),向永豐金海外孫公司GC租賃(Grand Capital)借貸逾四十一億元,不僅無提供財報、資金使用者另有他人、且在未提供足額擔保情況下,永豐金還逐年增貸;信件還指出,李俊傑的另一個身分,是永豐金董娘張杏如成立的華山文創董事,暗指高層關係匪淺。

據了解,永豐金租賃對這家李俊傑於○二年在薩摩亞註冊、股本二十萬美元的獨資公司J&R,在一六年三月,借款部位為七四.三億元,無擔保高達七三.六億元,同年底總額雖大降至四十三億元,但幾乎全都是無擔保部位。誇張的是,出面貸款的J&R明明是境外公司,被外界戲稱為是與集團無交叉持股、無營運、無報表的「三無公司」,寬鬆的核貸條件令業內人士都搖頭,直呼不合常規。

當時,永豐金澄清,表示租賃與銀行放款標準不同,因此為了加強債權擔保,會取得較多樣化的擔保品組合,否認違規;金管會隨即進行專案金檢,在四月十一日開罰一千萬元,並限期改善缺失否則連續再罰,顯然公司認知與主管機關有很大出入。

令內部員工質疑的是,《金控法》四十六條對同一關係人授信的資訊揭露規定,永豐金網站有好幾個年度疑似故意漏報三寶相關資訊,公告後還把對J&R逾四十一億元無擔保授信改為有擔保,遭媒體踢爆後卻以「誤植」帶過。如果是蓄意,那就事情大條了,雖然公司表示「這是烏龍事件」,但即使是無心,也顯見內部管理的鬆弛與懈怠。

尤其,三寶建設實收資本額不到新台幣二億元,卻連續多年蟬聯永豐金控第一大授信戶的寶座,以去年第一季的公開資料來看,三寶取得七十三億元的無擔保授信額度,遠遠超過給台塑的二十四億元以及鴻海的十八億元。再加上金管會所公布的諸多違規違法行徑,董事會竟然不知道、不討論、不調查、也不追究?更讓人不解的,是負責對內糾舉不法的稽核、法遵與風管單位,多年來何以沒有發現蛛絲馬跡、展開追查?

特別的是,在金管會專案金檢期間,一月二十日,永豐金租賃副董事長江宏仁主動辭職,他原是江威娜前一任的永豐銀總經理,一一年因應人事異動轉戰租賃;同一天,永豐金租賃也改派監察人,由毛麗麗換為新任永豐金法令遵循處處長廖順興。據透露,毛麗麗曾在三寶案爆發時,提出調查要求;由於時機敏感,引起內部員工耳語猜測。

毛麗麗則在本刊的查證過程中,透過發言系統回應說,由於經理部門已在去年十二月底的董事會中就此案提出報告,「報告後毛前監察人對本案並無其他意見。」

除了租賃監察人,一個月後,永豐金發布人事令,包括金控財務長辦公室主任陳家蓁、證券財務長王幗英、銀行法報部部長周玉霓都被調職,更引起內部議論紛紛。
更特別的是,三月下旬,曾擔任台灣花旗董事總經理的葉莉英主動辭去銀行獨董,而她任期還有兩年多。此時正逢永豐金多事之秋,以上至少六到七位高階經理人、牽涉法務、財務和獨董、監察人多層面的人事更迭,不僅讓人質疑太不尋常,也不解金管會為何視若無睹?

「授信是經營的核心,我們也認為這樣未落實內控真的很不好,」金管會銀行局主祕陳妍沂表示,但因三寶「還款目前正常」,因此金管會並不會強迫永豐金和三寶提早結束融資合約,目前有兩個方向,一是補提擔保品,二是確保債權。

然而,根據金管會的裁罰新聞稿,永豐在此案的內控上有七大缺失,其中包括未徵提財務報表、借款用途與資金流向不符、持續增加額度卻未加強債權保障,反而更換價值不佳擔保品,螺絲鬆得離譜;再加上先前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竟揭露錯誤資訊,種種缺失疑雲,恐怕並不能單純歸咎於海外督導不周。據了解,檢調已約談永豐金租賃財務長劉錫螢,以釐清案情。對此,黃國昌表達強烈質疑,他認為,由何壽川擔任董事長的永豐金控,所屬的海外孫公司永豐金租賃,一手超額放貸給三寶集團的海外紙上公司J&R;另一方面,由何壽川擔任唯一董事、永豐餘轉投資的「YFY Global」公司,也長期向J&R公司投資可交換公司債(EB),這個結構,清楚顯示整起事件並非只是違法超貸的問題。事實上,包括由何壽川女婿李政昊擔任總經理的元太科技,也有投資J&R的可交換公司債。

一五年,兆豐銀曾為了限時出清台企銀持股而不影響股價發行EB,對認購者來說,雖然交易對象為兆豐銀,買到的卻是台企銀持股,因此此案的關鍵就是J&R可交換公司債背後的標的。

一位資深金融圈人士直指,「這樣的交易架構,最不合理之處是把風險都轉嫁在負責放貸的永豐金租賃身上,雖然是孫公司,但一方面獨立經營不須完全回報母公司,但母公司卻要承擔所有虧損和潛在風險。」

金融業外資分析師則質疑,以往類似的內控大案,金管會都會嚴厲開罰,但這次具體事證相當清楚,雖然表面上重罰一千萬元,但竟然沒對任何人員開鍘,還要求金控自行檢討相關人員負責,似有放水嫌疑。

 【完整內容請見財訊527期,4月20日出刊】

相關新聞報導:

永豐金涉違法放貸50億 負責人何壽川聲押禁見

 永豐金疑違法放貸 何壽川妻子北檢複訊

永豐金多名高層弊案請辭 金管會緊盯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