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釋憲》衝撞體制30年 祁家威催生同婚修法

新頭殼newtalk | 鄭佑漢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司法院大法官24日召開釋憲法庭,討論同志祁家威(中)提出的同婚權益釋憲案。   圖:新頭殼資料照
司法院大法官24日召開釋憲法庭,討論同志祁家威(中)提出的同婚權益釋憲案。   圖:新頭殼資料照
1986年,當年28歲的祁家威為自己召開了一場國際記者會,記者會現場的他,不顧當時封閉的社會氛圍,打開了櫃子公開自己的性傾向,成為全台灣第1位出櫃的同性戀者,也開啟了他接下來人生的同志權益抗爭運動,在2017年3月24日,祁家威衝撞傳統體制30餘年,也終於讓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正視同志婚姻,召開了首次的「同志婚姻釋憲法庭」。

在封閉的戒嚴時代勇敢打開櫃子

祁家威曾撰文表示,1986年出櫃時仍是處在台灣戒嚴時期,在封閉的社會風氣下,許多人權議題是不見容於政府高層,當然公開同志身分後也遭約談,最後甚至被當成政治犯與陳水扁、鄭南榕、黃天福3人成為牢獄中的「鄰居」。雖然事後當時總統蔣經國知悉此事後,司法單位旋即於次年的1月23日「自由日」改交保後放人,但自此也開啟他為同志權益抗爭的這條路。

走向司法途徑只為求平等婚姻權

祁家威表示,再度衝撞體制時已是1992年,他向當時的內政部戶政司強烈要求同志婚姻平權合法,卻被拒絕受理,因此在1998年他將目標放在「司法院」,從提起訴願、再訴願、行政訴訟、上訴、異議到抗告,將所有的法律上規定的行政救濟程序都走了一遍,終於可以提出釋憲聲請,卻遭到司法院凍結不處理。

後來台灣的婚姻制度由儀式認可改為登記制,在2012年時同志伴侶陳敬學及高治瑋針,對《民法》中「男女才可以結婚」之規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但在當時各界壓力下被迫撤訴。祁家威仍不願放棄,在2013年時接續發動訴願、行政訴訟和行政上訴,終於在2015年再度聲請釋憲。

從獨自一人走到現今同志大遊行

祁家威曾說過,過去爭取同志權權益時都是孤軍奮戰,不過隨著時代轉變及社會風氣開放,現在已經有許多人願意跟他站在一起,爭取同志權益,台灣近年來舉辦的同志大遊行更受到國際媒體關注,甚至被列為亞洲最大的同志遊行。

雖然祁家威在同志遊行中已經不再是新聞焦點,但每逢同志大遊行時,祁家威仍會默默的站在角落,舉著象徵同志自由彩虹旗,爭取權益。他曾說「在同運這條路上跑著跑著,不知不覺身邊的人多了,就這樣一個人默默慢跑成25萬人的長長隊伍」。

誰都沒資格反對別人要追求幸福

面對許多反對同志婚姻的聲浪,祁家威說,社會上每個人都可以對同志婚姻有立場,「但誰都沒有資格反對任何一個人追求幸福、反對同志結婚」。祁家威認為,對於一些宗教團體認為同婚是背棄上帝,「但同性戀也是上帝創造出來的,當然也可以有平等的權利」。

祁家威接受《上報》專訪時也表示,同性戀不是病,同性戀也是正常人,台灣必須正視同性婚姻在法律上的缺陷,更不能制定「減權」的專法,他也說,未來同志婚姻若真有合法的那天,未必會與男友登記為配偶,不過即便現在對婚姻沒有特別嚮往,他還是想替需要這份權利的人努力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