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黃安就是習近平,習近平就是黃安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過氣藝人黃安自封「台獨剋星」,正好與習近平臭味相投。
   圖:播攝維基百科
過氣藝人黃安自封「台獨剋星」,正好與習近平臭味相投。    圖:播攝維基百科

台灣總統大選前夕,黃安在台海兩岸成為僅次於總統參選人的熱門人物。對於過氣的娛樂人物來說,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的「飛來鴻運」。我只隱約記得少年時代听過一耳朵甜膩的歌曲《鴛鴦蝴蝶夢》,卻早已記不得黃安這一號人物。早前在臉書上看到過黃安舉報台獨人士的報道,亦只是一笑了之。

2015年11月22日,在韓國演藝圈發展的16歲的台灣女孩周子瑜,和另三名日本團員上韓國直播綜藝節目《我的小電視》。周子瑜揮舞中華民國和韓國國旗,日本團員則揮日本和韓國國旗,周子瑜還自我介紹說:「我來自台灣。」除此之外無涉及政治的發言。

卑賤向來是卑賤者的通行證

2016年1月8日,黃安不爽周子瑜揮舞中華民國國旗的舉動,在微博上舉報其「挺台獨」。黃安的舉報不足以為,卑賤向來是卑賤者的通行證;最奇怪的是,黃安的舉報成為讓習近平高度重視的奏摺,成為中國成千上萬「愛國賊」的「催情春藥」。中共一夜之間在全國上下封殺周子瑜,並禍及周子瑜所在的韓國娛樂公司JYP旗下的其他藝人。在失去龐大的中國市場的高壓之下,JYP強迫周子瑜穿著喪服般的一身黑衣,在鏡頭前發表認錯聲明。

這段周子瑜「被道歉」的畫面傳回台灣,正好是大選之前一天,意外地激發出台灣不同世代、不同政治立場的民眾的同仇敵愾。就連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也在臉書上宣布「我是台獨份子」,並辭去國民黨發言人一職。那些原本不願投票的年輕人,紛紛湧向車站,返鄉投票。這一事件意想不到地成為壓垮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以及蔡英文的催票機器。

小人物往往能以某種特有的方式改變歷史。我們不能輕看黃安,黃安不單單是人們蔑視的跳樑小丑,黃安身上展現出了中華文化、專制制度和普遍人性中最不堪的那一面。黃安在中國被當作反台獨的英雄,他賣力地扮演這個角色。中國需要有一個人來扮演這個角色,如果不是黃安,就會是張安、王安。

在這個意義上,我要說:「黃安就是習近平,習近平就是黃安。」

什麼樣奴才就有什麼樣主子

「黃安就是習近平」的意思是說,黃安知道共產黨和習近平的喜好是什麽,狡猾地投其所好。有什麽樣的奴才,就有什麽樣的主人,奴才與主子在精神上具有同構性,從奴才的品性就能看出主子的品性。黃安是習近平的一面鏡子,習近平不必像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那樣在宮殿裡布置很多鏡子,他一看黃安就知道自己的模樣。

「習近平就是黃安」的意思是說,習近平跟黃安一樣,在獨裁專制的大醬缸中長大,與世界文明的主流脫節。黃安不擁有習近平對13億國民生殺予奪的權力,他對敵視的對象只能停留在「打嘴炮」層面;而習近平不僅具有黃安身上全部的惡,又具備作惡的本領和資源,故而為所欲為、殺人越貨、禍害中國與整個世界。
先來看「黃安就是習近平」,可以從三個層面剖析之。

其一,「黃安就是習近平」,是因為黃安的所作所為是對中國的「潛規則」的亦步亦趨。對黃安不可等閑視之,他不僅僅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痞子,他無比聰明、精於算計,知道在哪裡可以發財,更知道如何才能發財。他善於揣摩習近平的「上意」,一舉一動皆以討好中共為最高目標。

那麽,習近平想要什麽樣的奴才呢?習近平挑選的文宣干將,個個都是太監化、優孟化、流氓化的人物。習近平喜歡閱讀的,不是他「報書單」的那些歐美名著,而是周小平、花千芳等網路痞子的「名著」——流氓與流氓之間聲氣相通。在召集高規格的「北京文藝座談會」時,習近平念念不忘給周小平留下座位,並親自與之握手,給予溫情鼓勵。周小平得到的寵倖,讓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羨慕得唾液橫流,恨不得用諾獎獎章換取習大大親手一握。在香港,也有得到習近平欽點的「愛國女流氓」陳凈心等人,整天像紅衛兵一樣喊打喊殺,利用街頭運動和親中媒體攻擊民主人士和本土人士,雖然港人為之側目,北京卻公開力挺(具有諷刺意義的是,當黃安因舉報周子瑜名動天下之際,陳凈心趕緊與之划清界限,推卸掉「香港女黃安」之桂冠)。

挑選黃安當恐嚇牌的傳聲筒

習近平挑選黃安作為傳聲筒,向台灣社會傳達恐嚇訊息。在中共的文宣風格趨於粗鄙化和惡毒化的習近平時代,黃安的走紅絕非偶然。前輩學者資中筠憂心忡忡地指出:「我覺得我們有一種走向野蠻的趨勢。最近幾年來走向野蠻的趨勢是越來越厲害,你從網上看到人的發言,某一部分人用的語言和被看重的那些人水平越來越低。」而中國觀察家張乎安在《二零一五年中國政治輿論場的七大怪現象》一文中,也以若干具體的例子對此現象加以說明:「只要屁股正確就幹堂而皇之地扭曲事實還理直氣壯地辯駁,如電影《開羅宣言》中的毛澤東登上海報,比如網絡當紅『五毛』周小平論述『抗日戰爭中的淮海戰役』(中共所稱之『淮海戰役』,即為國民黨所謂之『徐蚌會戰』,是國共內戰後期的一場戰爭)、花千芳讚揚中國治理互聯網的決心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等等錯漏百出的水平,也能得到官方的洗地,並倒打『別有用心的境外勢力』一耙。

上述列舉的各個事例,意味着整個社會反智的、民粹的、非理性的因子在醖釀,一些神秘的、荒誕的邏輯正在得到推崇。」由此,黃安應運而生,找到了一個真正的舞臺,前半輩子是白活了,唱歌跳舞演戲不是其所長,舉報台獨分子才是其絕活。

其二,「黃安是習近平」,黃安也是百分之百的中國人,持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獨裁思維。在這個國家,從最高領袖到普通網民,都不懂得寬容並善待異見和異見者,恨不得除之而後快。若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有其政治立場,無論支持台獨還是反對台獨,都可以公開表達,彼此之間亦可平等爭論。黄安偏偏選擇向中國獨裁政權告密的方式,消滅跟自己不一樣的台獨觀點。

而且,黃安的表達方式也極度下流無恥。人稱黃安為「藝人中的李敖」,他則自稱「台獨剋星」。2014年,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說要仿效蘇格蘭發起「台灣永久中立國公投」,黄安立馬就喷了回去:「蘇格蘭公投要英國政府同意,你台灣公投,經過北京方面同意了嗎?這麼幹,簡直就是關起門來『手淫公投』。」對一位與自己政見不同的女性說出如此不堪的言論,他根本不知道什麽是紳士、什麽是文明。昔日國民黨以培養「溫良恭儉讓」人格為目標的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為何竟鍛造出這麽一個癟三來?

《環球時報》與之惺惺相惜

中國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與黃安惺惺相惜,周子瑜道歉的影片發表之後,立即發表題為「對陣台獨大陸網友完勝」之社評。黃安的言論堪輿《環球時報》相媲美,而《環球時報》的別名又是《習近平時報》。我一直關注《環球時報》的言論,早在1997年就寫過文章批評之。《環球時報》是中國官方媒體「輿論導向」悄悄變化的風向標:習近平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加愚昧、瘋狂和殘暴,所以習近平時代的《環球時報》也就比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表現出更多的愚昧、瘋狂和殘暴。

其三,「黃安是習近平」,若非習近平的縱容和鼓勵,中共的文宣體系怎麽可能讓黃安翩翩起舞?黃安原本是演藝界的乞兒,公司破產、婚姻破裂,在台灣走投無路,才到中國投石問路。而中國的娛樂圈早已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三五天」,哪有黃安的位置?如何才能出奇制勝?那就只有去觸碰政治議題,幫助中共反台獨。中國古代的士大夫是「學而優則仕」,黃安卻是「藝而劣則政」,果然梅開二度、大紅大紫,縱然不能流芳百世,亦可遺臭萬年。

至於習近平是中國官場「優敗劣勝」的逆向淘汰機制之產物。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趙紫陽那樣有智慧有良心的改革派領袖,在中共的鱷魚潭中,最終只能「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反之,習近平從縣委書記這個最基層的「七品芝麻官」做起,精通官場最惡劣、最敗壞的權謀術,得以步步高陞。黃安在競爭激烈的演藝圈沾染的恃強淩弱、弱肉強食的生存技能,正好契合習近平選拔奴才時需要的「不能獨立思考、只要乖乖聽話」以及「你是我的一條狗,叫你咬誰就咬誰」(毛澤東的妻子江青被送上法庭審判時,當庭咆哮說:「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讓我咬誰我就咬誰。」一句話道盡中共統治的秘密)等最基本的標凖。

七品芝麻官習近平大搞權謀

不僅「黃安是習近平」,而且「習近平也是黃安」。說「習近平是黃安」,同樣有三個論據。

其一,「習近平是黃安」,是因為在周子瑜事件中,黃安是始作俑者,習近平是最後成就者,有權有勢的習近平將黃安的所思所想變成現實。

這一次,黃安並沒有像上一次舉報另一名藝人鍾嶼晨那樣,親自到北京國台辦門口高舉「我是反台獨,不是反台灣」的招牌。(在中國的政府機關門口乃至各類公共場合,「擅自」舉起招牌,有可能被警察以擾亂社會秩序、破壞公共安全、煽動顛覆國家等罪名逮捕判刑,人權律師許志永就因為舉起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標語被捕並被判刑4年。黃安去國台辦舉起招牌而沒有被捕,說明中國官方早已與之達成默契。)中國的微博上每天有億萬言論,黃安算不上大V,照常理而言,他的言論如滄海一粟,不會有任何影響力。

然而,短短兩三天之內,中共的整個龐大體制便高速運行起來,中央宣傳部向娛樂產業和媒體發佈命令,全面封殺周子瑜、周子瑜所在的女子組合,乃至她所效力的韓國娛樂公司旗下的其他藝人。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政策的決定和實施,都不可能像中國這個極權國家這樣高效率——這也正是中國引以為自豪而許多海外學者紛紛讚揚的「獨裁的優點」。

統戰客卿領大軍封殺周子瑜

黃安在中國不過是一介匹夫,至多就是作為「統戰對象」的「客卿」,不可能具備翻轉乾坤的本事。統籌各省衛視、報紙、網站的權力,最終掌握在習近平手上。封殺周子瑜縱然不是習近平親自下令,也是出自習的智囊班子的決策。

其二,「習近平是黃安」,是因為他們都信奉「有錢能使鬼推磨」之原則。對習近平而言,就是「以商逼政、百戰百勝」,不要說台灣、香港,就是美國、歐洲,也得對中國市場低頭;而對黃安而言,就是「有奶便是娘」,站在勢力大的那一邊,總是可以分到一點殘羹冷炙。

「習近平模式」或「黃安模式」似乎通行全球。韓國娛樂公司逼迫周子瑜出鏡道歉,並將影片發布在網絡上,看似違背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卻與當下韓國的對華外交政策相吻合,那就是「事大主義」。習近平對韓國的威逼利誘,引發韓國公司對周子瑜的壓迫,這背後是一個殘酷的食物鏈。

韓國總統貼習大大自取其辱

《紐約時報》在一篇評論文章中剖析了韓國一味迎合中國的錯誤的外交政策。文章指出,自從在2013年初朴槿惠上任以來,韓國政府一直致力於與北京建立更密切的關係,朴槿惠與習近平見面的次數比與任何其他外國領導人都頻繁。2015年秋天,朴槿惠與習近平一起站在北京天安門的觀禮台上,觀看了一場規模巨大的閱兵儀式,她是美國主要盟友中唯一一位出席該活動的領導人。但是,自從朝鮮最近這次核試驗以來,就連韓國的幾家通常支持這位保守派總統的報紙也發表社論指出,討好中國基本上未能達到遏制朝鮮的效果。自從朝鮮核試驗發生後,朴槿惠曾嘗試與習近平安排一次電話交談,但未能成功。

連韓國總統都如此自我羞辱(朴槿惠難道在習近平身上看到自己作為獨裁者的父親的影子?),區區一家娛樂公司的老闆豈能有堅硬的脊樑?JYP公司強迫周子瑜對著鏡頭道歉的惡行就施施然地發生了。習近平這種可怕的「中國式病毒」就這樣溢出國境,如同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一書中所說:「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濾過性病毒,使我們子子孫孫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癒。」

其三,「習近平就是黃安」,意味著中共政權以及中國的主流民意已然「習近平化」,也就是「黃安化」——像義和團和紅衛兵一樣愚昧、瘋狂、殘暴。

習近平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經歷是,16嵗時就被迫到延安最窮困的農村當「知青」。他是唯一在農村長期生活過、擁有底層生活經驗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是大地主出身,很早就離開農村到城市生活,即便在井岡山落草為寇,也是「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山大王」。鄧小平同樣是大地主出身,尚未成年便離開農村到城市打拼,掌權後更是從未回過四川老家。江澤民、胡錦濤是城裡人,用中共的階級分析法,屬於「小資產階級」。唯有習近平,雖然貴為副總理的兒子,卻因為父親遭到政治清洗,淪為「反革命分子」的後代,到農村當了多年農民。

習掌權特色:法治遭到踐踏

習近平掌權後,常常炫燿那段底層生活當經歷,人們也認為既然他知曉民生疾苦,就能為民做主。實際上,那段農村生活,激發出習近平人性中幽暗而卑賤的一面。延安早在三十年代就是中共的割據之地,中共在延安消滅了鄉紳階層和傳統文化及倫理,取而代之的是血腥酷烈的「痞子革命」。告密成為一種生存的必需技能,甚至子女與父母畫清界限、夫妻之間反目為仇。那幾年在被中共鬥爭文化嚴重毒害的延安鄉村的生活,讓習近平成為毛澤東宣揚的「卑賤者最聰明」的典範,也讓習近平身上沾染了毛澤東特有的「山大王氣」。

習近平是在與世界文明隔絕的狀態下度過其青年時代的。那個時代,毛澤東號召破除「封(封建主義)、資(資本主義)、修(修正主義,即蘇聯為首的共產黨集團)」的文化,而除掉「封資修」之外,中國就只剩下毛語錄了。換言之,習近平的精神世界裡,沒有民主、自由、公平、正義這些普世價值和觀念,只有階級鬥爭、暴力革命,不是同志,就是敵人,而敵人是必須用武力消滅的。

一旦習近平掌權,整個中共政權、所有的國家機構迅速呈現出鮮明的「習近平特色」。例如,法治完全遭到踐踏,就連四川省長魏宏這樣的高官亦「被失聯」,多日之後中紀委才用「反省思過」4個字交代其下落。更嚴重的是,秘密警察赴海外綁架「不聽話」的人士,甚至擁有外國國籍的人士亦成為被綁架的對象。

「被失蹤」數月、擁有瑞典國籍的香港書商桂民海終於露面,在央視上痛哭流涕地認罪說,他是因11年前的交通事故而自願回到「祖國」自首認罪:「我雖然有瑞典國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還是一個中國人,我的根還是在中國。所以我希望瑞典方面能夠尊重我個人的選擇,尊重我的權利和隱私,讓我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然而,網民發現,桂民海在短短10分鐘的訪問中,衣著、髮型均有大變,似乎並非連續拍攝。中國律師陳光武指出,2003年「醉駕」根本未列刑事犯罪,亦無醉駕標準,批評中方主導輿論者「基本法律常識都沒有」。

擁有英國護照的香港書店股東李波在香港人間蒸發多日後,從中國給妻子發去家書,威脅外界不得炒作本人「自行回中國配合調查」的「私人事件」,甚至威脅將用法律手段讓媒體閉嘴。中國外長王毅則宣稱「李波首先是中國人」,完全是一種原始社會的血緣論。

被綁匪集團控制的人質,說出什麽奇怪的話來都不足為奇——與之相比,周子瑜還算幸運的了。

黃安不具備「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權力,只能用網路舉報的方式打擊他痛恨的台獨言論;而習近平擁有這樣的權力,可以下令秘密警察清除毀壞其聲譽的人,就像蔣孝武策畫江南案那樣。越境綁架意味著中國對國際法的公然踐踏,中國果然成了文明世界最大的威脅——超過了伊斯蘭國。英國外相夏文達(Philip Hammond)感嘆說,稱如果外界猜測的最壞的情況發生(中國特工到香港綁架李波),將是對「一國兩制」原則、《基本法》、《中英聯合聲明》的「極嚴重的違背」(egregious breach),意味着「全部事物都崩塌了」(whole thing had collapsed)。
如果說李波案意味著對香港的「一國兩制」的崩塌,那麽周子瑜事件就意味著對台灣的「九二共識」的崩塌。李波和周子瑜都是陰差陽錯的配角,黃安才是男主角,而習近平是總導演。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