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共綁匪政權,危害全球自由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股東及員工5人先後「被失蹤」,案情撲朔迷離。圖為失蹤股東李波傳真信件照。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股東及員工5人先後「被失蹤」,案情撲朔迷離。圖為失蹤股東李波傳真信件照。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股東及員工5人先後「被失蹤」,案情撲朔迷離,恐怖氣氛勝過具有香港特色的類型電影「鬼片」。此前,書店大股東桂民海在泰國的度假屋中被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帶走,至今渺無音訊。書店最後一名股東李波又在香港的倉庫遭到綁架,之後從深圳給妻子打電話報平安、並傳真告知以「自己的方式」去了中國。詭異的是,香港出入境處方面證實並無李波的出境記錄,香港警方也在其家中找到了回鄉證。除了共產黨,哪一個黑幫有這種通天的本事,可以先後在不同地點實施綁架的呢?

為了將一本涉及習近平情史的書籍「扼殺在電腦中」,北京當局撕下最後一層面紗,露出與北韓一模一樣的猙獰面目。六四之後,中共韜光養晦了二十多年,似乎變成了一頭不咬人的獅子;但是,習近平上台之後,要徹底改變此前所有的遊戲規則,要讓麻煩製造者們知道他的厲害。

以我個人的經歷而論,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中共的黑手只限於控制和迫害作者,不曾對海外出版人和書店老闆下毒手。2009年,我因寫作《中國影帝溫家寶》被北京警方傳喚,之後遭到黑頭套綁架和酷刑折磨。但是,香港的出版社並未受到騷擾,只要作者不對中共屈服,作品仍然照常出版。2012年,我流亡美國之後,為了阻止我寫作《河蟹大帝胡錦濤》,中共當局通過我在國內的親友,向我發出「在美國也發生過江南案件」的赤裸裸的威脅恐嚇。但我不為所動,仍然讓香港的出版社如期出版這本書。

進入習近平時代,習近平則雙管齊下,不僅打壓作者,更拿香港的出版者開刀。2013年,我又完成《中國教父習近平》,請此前已經出版我多本著作的香港晨鐘書局總編輯姚文田負責出版。卻未料到,姚文田被中共誘騙到深圳拘捕,2014年5月,以莫須有的走私罪判刑10年。出版遇挫之後,我又聯繫上香港開放出版社的總編輯金鐘,金鐘慨然接手,讓此書終於順利出版。

此次銅鑼灣書店的全球綁架案,更是讓香港禁書出版業的恐怖氛圍臻於頂峰。該事件更成為習近平辣手摧毀香港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大事件」,標誌著中國的法西斯統治延伸到香港,並有向全球蔓延之趨勢。

面對全球的譴責聲浪,中共喉舌《環球時報》連續刊登社論為主子辯護。社評指出,李波是自動配合調查,如果是內地警察去香港把李波五花大綁式地帶過檢查站,肯定不行,「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該社論間接地承認了中共的綁架行為。在中共眼中,法律是可以「規避」的,這句話跟此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反駁西方記者的「法律不是擋箭牌」的名言相映生輝。

毛澤東以秦始皇的傳人自居,焚書坑儒他當然最拿手。綁架是共產黨的基本功。共產黨從一誕生起,就是一個殺人越貨、無惡不作的綁匪集團。俄裔歷史學家潘佐夫在《毛澤東:真實的故事》一書中考證了毛澤東在井岡山起家的過程,毛比歷代土匪、草寇更加殘忍嗜殺。毛所到之處,所有的市場全都關,鹽、布料、藥品等日用品和其他許多商品實際上都消失了。共產黨靠掠奪和殺人維持政治經濟,當時毛向中央報告說:「如果被抓的土豪劣紳不給錢,我們就沒錢可花。」恐怖成為惟一的生存之道,毛宣稱:「現在我們農村鬥爭的整體戰略是……毫不留情地殺光地主、土豪劣紳及其走狗;以紅色恐怖手段威脅富農,使他們不敢協助地主階級。」

習近平是毛澤東的精神之子,當然匪性不改。習近平無論做什麽事情,都有一種「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擇惡而從」的霸氣和蠻氣。他不可能不知道越境綁架將引發全球輿論的軒然大波,但他偏偏笑罵由人、我行我素、做了再說。當年,毛只是一股流寇,在貧瘠的井岡山綁架有錢人,壓搾真金白銀,維持部隊給養;如今,中共儼然大國崛起、號令世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已經「回歸母親懷抱」的香港,在原本就是天朝藩屬的泰國,綁架禁書出版和販賣者,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誰又敢「說三道四」呢?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