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憤怒只是不想被洗腦
新頭殼newtalk 文/
今天在台灣的這些反課綱青年,有無限寬廣的知識來源,可以接觸彼此不同的爭論觀點,透過網路隨時可以釐清疑惑、進行討論。誰可以搧動,誰可以蠱惑這樣的年輕人。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今天在台灣的這些反課綱青年,有無限寬廣的知識來源,可以接觸彼此不同的爭論觀點,透過網路隨時可以釐清疑惑、進行討論。誰可以搧動,誰可以蠱惑這樣的年輕人。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把在教育部大門前抗議的反課綱青年學生,看做是紅衛兵。她的政治目的,是要指控競爭對手蔡英文是在背後唆使這群年青人的毛澤東。這種比擬,太過離譜;這種識見,讓人瞧不起。

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衛兵,是一群脖子綁著小紅巾,手上拿着毛語録,打、砸、搶,沒有其它資訊來源,被催眠、被洗腦的無知群衆。

而今天在台灣的這些反課綱青年,他們有無限寬廣的知識來源,他們可以接觸彼此不同的爭論觀點,他們透過網路,時時刻刻都可以釐清疑惑、進行討論。誰可以搧動,誰可以蠱惑這樣的年輕人。

林冠華之死之所以特別令人震驚,是因為這不是一個年輕、徬徨而不知所措的心靈,悲傷地結束自己的生命。相反地,林冠華清晰、有條理地論述他的堅持,而且充分明瞭他的死所可以達成的功用(讓輿論沸騰),然後以自己的生命,執行了這樣的信念。

如果為了信念,生命可以這樣對待,那麼衝進教育部,佔領部長室的行為就不難理解。在現實的社會,違法脫序的行為當然會引來責難和懲罰。難道我們真的認為這批衝撞體制的學生,沒有這樣的認知和心理準備?

假如不是為了抗拒虛幻造假的課綱洗腦,那麼這些學生為什麼要夜宿街頭,甚至還冒着犯法被逮捕的危險?

林冠華生前所持的標語,「教育不是政治的工具」,正是這一場抗爭精神之所在。被公佈要從8月1日起實施的新課綱,不是從教育的角度,而是完全從掌權者政治考量出發的產物。

經過學生的抗爭,現在大人們開始承認這是「中國史觀」與「台灣史觀」的對抗,意思是假如民進黨執政,課綱改以「台灣史觀」編寫,教育仍然會淪為政治的工具。

然而這不免小看了現代年輕學生的識見。他們要求的是真實的、不與現實脫節的課綱,拒絶的是虛幻的、造假的課綱。簡單來講,他們要學習真實的知識,可供論辯的見解,而且堅決抗拒被洗腦,不管它叫做「中國史觀」或「台灣史觀」。

擧些例子來講,如果教科書裏要使用「日本殖民統治」,那當然也應該思考「漢人殖民統治」的用語。

二戰時期的慰安婦是否都是被迫,這是歷史研究的問題,不應該由史觀來決定。

楊逵在國民黨的牢獄裏,寫出「壓不扁的玫瑰」,被放進教科書,他這裏所象徵的壓迫者,究竟是日本的殖民統治,還是國民黨政府的白色恐怖,也不該由史觀來決定。

曾經一度反對林冠華參與抗爭的母親,在他死後發布於臉書的文字,實在令人動容,她說,「有病的是這個社會」,「是我這種被洗腦過的家長」,這是痛徹心扉的反省。

台灣被迫生活在虛幻、脫離現實的政治氛圍下,已經超過60年。如今,雖說台灣已經民主化,但10來歲的年輕學子還必須為虛幻、脫離現實的課綱而苦悶、憤怒,甚至抗爭,難道已經習於被洗腦狀態,只知追求生活安逸的大人一代沒有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