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落跑議員牽動立委初選 1/2條款爭議幾時休?

新頭殼newtalk 文/黃博郎
1970-01-01T00:00:00Z
有網友在臉書發起「無限期反對落跑議員進立院」行動。圖:翻攝臉書   
有網友在臉書發起「無限期反對落跑議員進立院」行動。圖:翻攝臉書   

民進黨甫完成立委初選民調,23位企圖進軍立法院的縣市議員僅有5人通過初選民調勝出;其中,台南市7位市議員參與初選,最後全部落馬。影響初選民調的變數,除了參選者個人條件,「落跑議員」議題不斷醱酵,也成為現任議員敗陣的重要因素。由於各政黨並無「二分之一」條款,操作「落跑議員」議題淪為不少參選人搶位的暗器,剛選上就爭取更高職位固有可議之處,值得深究,卻有不少陣營出現「昨是今非」的怪象,自己人昔日「落跑」可以,別人「落跑」就不行,社會各界若無法釐清相關問題,未來每逢選舉,相關爭議仍將浮現。

以台灣目前的選制來看,幾乎每2年舉辦一次大選,總統搭配立委選舉,縣市長搭配縣市議員選舉,而各政黨為了提名適合的人選,均會提早舉辦黨內初選,約從一年前即會出現初選戰火。由於政治人物均深知失去政治舞台不利未來選舉,且選舉沒有全然的勝算,要更上一層樓的政治人物通常不會先放棄原來的職位,因而出現有心更上一層樓的縣市議員剛就職,就必須開始投入立委初選;立委一就職,就要投入縣市長選舉;縣市長一當選,就可能為是否參選總統而表態,遂出現「落跑議員」、「落跑立委」、「落跑市長」的問題。

民進黨原先訂有「二分之一」條款,即任期未滿二分之一不得參選,但這項規定在2006年已經廢除,因為當時民進黨氣勢不佳,若限制任期未滿二分之一公職不得參選,恐面臨找不到人參選的窘境,不利拓展政治版圖。如今,兩黨政治逐漸成熟,民進黨人才濟濟,加上公民意識抬頭,不少民眾認為投票給候選人,候選人必須對選民履約服務,不能在中途為牟更大利益而落跑,「落跑議員」議題因而在此次選舉醱酵,部分地區還出現公民團體串連抵制落跑議員的行動。

台南市有網友在臉書發起「無限期反對落跑議員進立院」行動;台中市政監督聯盟除了透過網路抵制,還舉行記者會,羅列已登記參選立委或表態願意參選的現任市議員,痛批台中市有近2成議員想落跑,罵他們對選民背信、詐欺,帶職參選不僅忽略問政,議員及助理的薪水也是人民納稅錢,如果要選就要辭職參選,不要拿納稅錢去選立委。

綠營支持者也在臉書發起「拒絕騎驢找馬的議員轉戰立委選舉,並要求民進黨恢復二分之一條款」,增添初選火藥味。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劉亞平則出面批評議員才就職不久便要「落跑」,不值得選民信賴。

為顧及選民的觀感,在民進黨今年3月11日舉行的中執會,高志鵬等人曾提出現任議員參選讓民眾觀感不佳,與會中執委經討論後獲得共識,認為應在大選後3個月內針對黨提名公職相關規定做全盤檢討。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說,這次由於9合1選舉與立委初選時間接近,議員在剛當選後立即投入初選,確實容易引發社會議論,民進黨願意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這次初選,民進黨以全民調進行,相信民眾的觀感會反映在初選民調上。

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召集人蘇嘉全則說明指出,由於沒有二分之一條款的限制,初選的部分必須依照黨現有的內規來公平進行。立委的單一選區因為規模小,重視在地經營,因此在沒有現任立委經營的選區中,長期經營地方的議員具有相對的優勢和實力。但已完成初選民調的選區中,也有非現任議員勝出的例子,可見民主機制會反映出選民的各種意見,找到大選中最有機會打敗國民黨的人選。

就現實面而言,目前的選舉制度,帶職參選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不只議員可能選立委,立委也可能選縣市長,或縣市長參與總統大選;國民黨的提名制度迄今不脫威權包袱,較無此問題,但未來隨著黨內民主發展,仍將面對同樣的問題。而民進黨初選既有其遊戲規則,必須照著走,不能因人因地而改變。從草創初期,大多數的選區都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隨著民進黨的壯大,情況才有改善,但許多選區仍需由在地議員從深耕基層做起,才可以進一步拿下立委席次,有許多人都是歷任多屆議員,才選上立委。曾有議員形容「政治人物的養成,就像培養老師、主任到校長的歷程,從基層慢慢爬,才能累積更多服務社會的力量。」

況且,若該立委選區並無其他優秀人才,而一味批評「落跑議員」,不讓優秀的議員有角逐立委的權利,反讓其他人當選,對民主政治發展就有幫助嗎?若是「落跑議員」議題淪為初選鬥爭工具,不讓議員投入初選,也恐將導致初選變成「保送」特定人,並非民主常態。相對的,有志進軍國會的議員既有心參選,或可考慮不選議員或在決定參選立委後請辭議員,不要坐領議員的薪水,卻整天忙著選舉,或至少在通過初選之後辭職,才不會落人口實。立委參選縣市長,以及縣市長、立委參選總統,皆是同樣的道理。

民進黨的二分之一條款是否恢復可以再討論,公民團體也可以充分表達對民主政治發展的看法,進而影響輿論,此次民進黨初選結果已正如蔡英文所言「相信民眾的觀感會反映在初選民調上」,最後只有少數議員通過初選,已一定程度反映出民意走向。

以目前而言,沒有規定議員不能參選立委,既已開放議員參選的權利,就必須依機制公平進行,若是政治人物在捉對廝殺的過程,以「落跑議員」為主要攻擊武器,並不足取,尤其「昨是今非」的論調更是荒謬,例如台南某政治人物的陣營,無視於過去領導者也是甫當選立委即投入市長初選,當其陣營要角投入立委初選,便不斷透過耳語和電台,以「落跑議員」為主軸攻擊其他對手,更忘了該陣營也力挺其他議員參加立委初選,令人傻眼。

這個現象充分反映出大多數政治人物一心只想著「贏」,只炒短線,求一時的勝利,不思建立更長遠、完善的制度,更忘了追求民主的核心價值。藉由這次的「落跑議員」議題,讓各政黨和公民力量深入探討現行選制的種種問題,或許才是輸贏之外的真正重要課題。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