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銬志工擬提告 割闌尾質疑蔡正元施壓警

新頭殼newtalk | 林雨佑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割闌尾志工阿泰在警局被上銬,警察同時架設攝影機監視他。圖:翻攝自割闌尾志工臉書   
割闌尾志工阿泰在警局被上銬,警察同時架設攝影機監視他。圖:翻攝自割闌尾志工臉書   

割闌尾志工阿泰今(12)天遭到4名警察強力壓制並上銬扭送警局,左手骨因此疑似骨折,阿泰在警局被上銬時還被全程錄影監視,警方竟也沒有做筆錄就放人,阿泰痛批警方濫權,考慮提告。割闌尾團隊要求南港分局出面說明和道歉,並希望台北市長柯文哲主持公道,同時也質疑警察背後疑似有被提案罷免的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施壓。

本週六(14日)就是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罷免案的投票日,4名割闌尾志工早上在南港路東新街口鞠躬舉牌,「宣傳」不能宣傳罷免,卻遭到警方盤查要求出示身份證並勒令解散,但不到1分鐘之內,因為志工們沒有馬上離開,4名警察馬上壓制,並將其中一名志工阿泰上銬,造成阿泰手上的多處傷痕,在手腕、手背有明顯傷痕,左手骨還有疑似骨折問題。

 

當事人阿泰說,「我不了解為什麼我一定要去警局,而且還得被上銬,被4個人壓制」,他也痛批警方在過程中非常粗暴,「強壓我的頭,撞到車桿上面,所有過程非常粗暴」,以致他手部和手肘有很多傷口。

阿泰也說,當時他是被以兩手完全不能動、非常不舒服的姿勢被上銬,血液循環不流通且心跳很快,「口很渴但是叫了半天,說我相當不舒服很久後,才給我水喝,才幫我重新用比較舒適的狀態上銬」,這個非常不舒服的狀態至少持續了將近10分鐘以上。

阿泰也指出,他被上銬並送到警察局後,總共被拘禁的時間超過30分鐘,警察沒有做任何筆錄,也沒有提供任何協助,他質疑,警察是否有行政上的疏失?

阿泰認為,他個人權益受損,而且警方執法過當,也應該給社會和他一個交代,他正考慮要提出告訴。阿泰也說,另一位志工為了保護他,在推擠之中也受了傷,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是有內傷,也和他一同去中山醫院驗傷。

割闌尾團隊表示,事發後志工們到警局,阿泰還是被上著銬,兩隻手被銬在牆壁上,而且監視錄影器就對著他拍攝,其它志工想要前往關心,就被請出警察局的會議室,並把門關起來,只讓另一位事發當時也在場的志工進去與壓制阿泰的員警溝通。

在場志工批評,警方是情緒化的執法且過當,因為志工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當事警察是以個人的情緒,因為心情不好所下的決定,從影片中,也可以很清楚看到志工本身沒有做出任何危害安全的事情。

割闌尾團隊表示,他們的志工在警察逮捕之前都是拿著板子,像一般選舉時,候選人拜票那樣的動作,這樣的動作並不構成警察用強制力逮捕的理由。

 

割闌尾團隊嚴正抗議警方,並要求警政署和南港分局出來公開說明,並對志工道歉;而台北市長柯文哲曾說過,愛國同心會打人是不對的行為,割闌尾團隊也請柯對於警察執法過當行為,替他們主持公道。

割闌尾團隊也說,之前南港、內湖分局對他們都相當友善,卻在蔡正元的罷免案投票日的前2天發生此事,他們也合理質疑,「警察的背後是不是也受到蔡正元或其他特定人士的施壓?」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