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產值低被犧牲 農民嗆馬:你產值多少?

新頭殼newtalk | 林雨佑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約20位農民今(13)日上午再度來到行政院前,表達「拒絕停灌強制休耕、要求水權公平分配、反對重工業犧牲農業」訴求。圖2之1:林雨佑/攝   
約20位農民今(13)日上午再度來到行政院前,表達「拒絕停灌強制休耕、要求水權公平分配、反對重工業犧牲農業」訴求。圖2之1:林雨佑/攝   

農委會上月宣布一期作停灌休耕擴大,而明天就是桃園、新竹、嘉南地區的停灌公告日,約20位農民今(13)日上午再度來到行政院前,表達「拒絕停灌強制休耕、要求水權公平分配、反對重工業犧牲農業」訴求。台東農民徐蘭香就批評,如果因為農民產值比較低就要犧牲,那她要反問「馬英九你的產值多少?」她更痛罵農委會稱「禽流感防疫無法做到滴水不漏」,但其實農委會對農民的追殺才是「滴水不漏」。

水情吃緊,行政院農委會上個月26日宣布,今年一期作停灌休耕範圍擴大,針對桃竹苗、台中、嘉南等地實施一期稻作採取停灌作業(休耕),影響面積高達4萬1,576公頃。此消息一出引發農民反彈,農民12月31日才到行政院前陳情,並和經濟部水利署、農委會農糧署、農田水利處官員見面協商,但中央不改強制休耕立場,而明天就是桃園、新竹、嘉南地區的停灌公告日,約20位農民今天上午再度到行政院召開記者會陳情。

農民再度提出訴求,包括優先保障民生及農業用水,提高工業用水價格至合理水平;這次停灌損害完全補償應由工業部門承擔;政府應以鼓勵轉作旱作取代強制休耕;行政院應立即直接與農民及業者就停灌政策與損害補償方案重新進行協商。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表示,有人說桃竹苗的工業生產產值超過2千兆,農業4.1萬公頃停灌也才造成70億稻作產值損失,但用這樣錯誤的統計數字去衡量根本不對,因為水稻田背後還有水資源涵養、糧食、環境安全等的外部效益,一年就超過2000億。如果真的停耕的話,「真正的損失不是農民是全民」。他也痛批有6成5的地主沒有農保資格,根本不算是農民,如此還能拿到每公頃8.5萬的補償的話,根本就是在發災難財。

台東農民徐蘭香也接著說,如果因為農民產值比較低就要犧牲,那她要反問「馬英九你的產值多少?」如果民調9%的馬英九可以接受下台,那農民也可以接受休耕。她更批評農委會稱「禽流感防疫無法做到滴水不漏」,但農委會對農民的追殺才是「滴水不漏」,農委會應該要改名城「農業萎縮會」。

年僅28歲的新竹農民劉正雨說,他3年前配合農委會「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返鄉務農,沒想到政府的新政策卻可能讓他一家10幾人沒有飯吃。他估計這次休耕損失將高達1000萬,但他的田都是承租來的,政府的補助根本一毛都拿不到。

以水利署的限水標準來看,進入限水階段後,「每月用水超過1000度之『非工業』用水大戶減供20%,『工業』用戶減供5%」,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陳平軒就痛批,政府只是為了讓工業用水大戶少不用減少5%用水,竟然就要農民直接減供100%的水,實在太不公平。

台東農民徐蘭香痛罵農委會稱「禽流感防疫無法做到滴水不漏」,但其實農委會對農民的追殺才是「滴水不漏」。圖2之2:林雨佑/攝   
台東農民徐蘭香痛罵農委會稱「禽流感防疫無法做到滴水不漏」,但其實農委會對農民的追殺才是「滴水不漏」。圖2之2:林雨佑/攝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