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班機」每天缺幾百人 空服員告華航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不滿華航偷開「紅眼班機」,卻又不補足人力,華航空服員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今(2)日到桃園縣府陳情,並到地檢署控告華航毀損罪。圖:桃園縣產業總工會提供
不滿華航偷開「紅眼班機」,卻又不補足人力,華航空服員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今(2)日到桃園縣府陳情,並到地檢署控告華航毀損罪。圖:桃園縣產業總工會提供   

約80名華航空服員今(2)日上午9點多到桃園縣府陳情,抗議華航為求營利,竟包辦桃園機場深夜12點到清晨6點約4成「紅眼班機」,該時段只有廉價航空和華航起降,讓空服員累癱了。華航空服員工會要求華航檢討人力問題,並針對華航剪掉工會「紅眼班,抗議中」吊牌一事提出毀損罪告訴。一名華航空服員指出,保守估計華航每天就缺了幾百位空服員;而華航為了隱瞞缺少的人力,甚至會偷偷篡改電腦系統,他們常上了班機才知道其實有缺人。

華航空服員工會與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今天上午9點多到桃園縣府陳情,要求華航「補足人力,不得缺額派遣,保障服務品質以及飛行安全」、「檢討紅眼班機,維護機組人員健康」、「依照勞動契約,保證一季24天休假」。

工會指出,華航今年營收上看1500億元,創下歷年新高,但是華航卻不顧機組人員的健康,自7月開始,飛往中國大陸、日本和香港的航班,減少1至4名空服員執勤,大開「紅眼班機」,甚至缺額派遣組員,不但導致空服員過勞,還降低服務品質,增加飛安疑慮。



工會也控訴,空服員為了抗議華航紅眼班機影響機組人員的健康,日前華航空服員工會發起抗議吊牌行動,將「紅眼班、抗議中」的吊牌掛在行李箱,卻遭到華航公司一一剪掉,還把空服員的抽屜打開,竊取空服員的抗議吊牌,也有工會幹部、助理遭約談。

針對剪吊牌一事,工會稍後也前往桃園地檢署控告華航毀損罪。

對於工會指控,華航則回應,空服員人力的派遣都高於法令規定,以波音747機型為例,依民航局規定,該機型需派遣12人,但華航派遣15~19人;另紅眼航班佔總班次不到1%,工時都符合規定,希望空服員的訴求能先回歸企業內部工會的勞資協商。
 


華航強調,因有300多名空服員提出家庭等因素的留職停薪,導致返回工作崗位時間的不確定性,但華航仍陸續招人,今年初已招募200人外,9月~10月高雄還要再招募50人,人力不足早都已著手補足。

至於「紅眼班,抗議中」行李掛牌問題,華航表示,他們並沒有剪吊牌,主要是工會將抗議吊牌放至公司聯繫空服員的信箱中,但吊掛吊牌值勤不符空服員服裝儀容規定,必須呈現整體服務形象,這是對旅客禮貌及尊重,且「抗議中」字眼為不合宜表達。因此才將吊牌取出,並無毀損物品的問題。

一位不願具名的華航空服員接受新頭殼訪問時表示,13、4年前公司人數確實很充足,但華航在2005年就已經開始變相砍人,讓全部人都在客艙服務,有時候廚房都沒人留下,甚至有次他們回廚房才發現,整間廚房被動過。空服員坦言,除了服務旅客之外,他們最在意的其實還是飛安問題。

空服員也說,華航舉例所指的派遣人數僅是最低派遣,最低派遣只負責協助旅客逃生,但並沒有算進服務人員。空服員也爆料,以前班表若缺一個人,就會顯示「open 1」,但華航偷偷修改電腦設定,變成要缺2個人才會顯示,所以現在常是上了班機才知道有缺人。

談到平常上班情形,空服員說,從報到開始算起,平常飛香港航線出去就是7小時,飛日本則多達10到12小時,但空服員不同於一般勞工,是在高空高氣壓的環境下工作,下班時幾乎全部人都處於虛脫狀態。

空服員說,他們並沒有要拒絕上「紅眼班」,越洋線要開也可以理解,但公司就是偷開很多紅眼班,有的空服員1個月要上2、3次紅眼班,很多同事罹患中耳炎、癌症、蕁麻疹的都有。

當聽到華航稱人力不足部分已經補足時,空服員只冷冷地說了一聲「有嗎?」空服員說,公司9月又開了一些新航點,但還是沒人。空服員本來一個月可休8天,有人只有休6、7天,公司原本說下個月還,但人力不夠根本還不出來。

空服員說,不管什麼航線,平均每個航班每天就缺1到4人,保守估計每天華航就缺了幾百個空服員,工會過去一直有跟公司協商,但公司卻沒有善意回應。

至於掛牌抗議,空服員不滿地說,工會說要掛牌以示抗議,卻有人看到華航的辦公室人員趁空服員不在的時候,偷翻空服員私人信箱,甚至直接剪掉。工會主張這是他們做的牌子,要去跟公司要,但公司也不還。空服員說,公司若真的認為是「服裝儀容」問題,應該要先來跟工會協調但卻都沒有,所以今天工會才會去桃園地檢署控告華航毀損罪。

至於不能具名的原因,空服員坦言,公司有明文規定不能私下接受記者採訪,被發現的話甚至有可能會被開除,但他們實在很希望外界能瞭解空服員勞動的真實情況。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