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族意識蔡政府應視為抗中好牌

中國通過港辦國安法,在香港人頭上懸一把利劍,想起「震懾」作用,也用以威嚇台灣人。台灣社會該對港版〈國安法〉的內容予以關注不需恐懼,但敵人又靠近一步,也不該若無其事。中國共產黨終結了『一國兩制』,未來就算台灣要投降,也沒有兩制,只剩下「社會主義專制中國」一制。近日香港人申請移民大增,一半港人想移民台灣,藍丁還對中國有幻想嗎?至於台獨人士,小心,連轉機香港都不能。

強敵威逼,台灣處境艱難,但天災人禍下的中國,對台灣國家正常化而言,何嘗是機會?經濟拚得再好,沒有主權,富裕也守不住,今天想脫離中國的香港人,能將財產自由攜出?一國一制下,依據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近期發布的大額現金管理新措施,規定個人帳戶存取10萬人民幣以上,或企業帳戶存取50萬人民幣以上,就必須登記受管。連續25年來香港榮登全球第一自由經濟體的寶座,今年已被新加坡趕上,未來恐是榮景不再,這對台灣是威脅還是機會?

美國牌之外,防衛台灣首在國族意識

美國眾議員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 R-WI)在眾議院提出《台灣防衛法》,表示面對中國共產黨咄咄逼人的軍事擴張,《台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 TDA)將確保美國能夠持續滿足它在《台灣關係法》之下的義務。加拉格爾還推文:「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終結了『一國兩制』。我們必須確保台灣絕對不會掉入同樣的命運。我和參議員霍利的法案將有助於確保美軍有他們所需的能力和資源來阻止中國共產黨侵犯台灣。」

儘管眾院版的《台灣防衛法》要求美國國防部維持足夠能力來擊敗中國對台灣的侵略,但防衛台灣仍在自我,台灣國族意識才足以守護民主聖地,而「中華民國台灣」只是軟化意志,最終還是通往CHINA。

寄居中華體制,本土政權困境浮現

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後,前總統馬英九曾在2019年10月31在英國牛津大學辯論社演講,認為台灣可以透過3種做法與中國交好:接受「九二共識」、開放「統一問題」做為選項、展開「統一對話」,卸任後的馬英九毫不遮掩其心中只有大一統,毫無台灣主權的意識型態。而蔡英文於2011年9月第一次競選總統前,在哈佛大學演講中,也表示:台灣和支那的關係無排除任何選項,可以保持彈性,只要人民能凝聚共識。當時支持台灣的美國國會議員,對蔡英文的講演是失望的,認為當他們在國會努力保護台灣的安全,阻止支中國併吞,但蔡英文作為本土政黨的主席、總統候選人,卻認為兩岸「統一」台灣被併吞也是可以接受的選項?九年後,蔡總統全面執政,對台灣國家路可有新的戰略?

寄居於中華民國體制國不成國,民進黨於是國民黨化,蔡政府繼續「維持現狀」偏安島嶼的想法,也已漸露困境,如近日幾項議題,均是因其酣臥於中華體制權力中,而進退失距:廢考監兩院、行陪審制與歐美文明國家司法接軌都是民進黨黨綱信念;而釣魚台主權的發言也昧於事實。

至今不能制定自己國家的根本大法

席海明蒙古人,1991年在中共統治下,家破,隻身流亡至德國,他受共產黨迫害,了解中共的可怕,因此他始終不明白台灣人為何如此軟弱?他說:「台灣人說自己與中國不是一回事,又不敢公開宣告自己是台灣國;現在依然定位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中華民國是一百多年前,人家中國人成立的國號。當時台灣是國際法公認的日本屬地,「中華民國與你台灣有什麼關係?今天台灣人號稱的「中華民國」是蔣介石敗走台灣,通過刺刀屠殺台灣人民建立的血腥殖民政權。現在,台灣人民民主自由了,國民黨和中國鬼子再也不能奴役台灣人民的軀體和靈魂了。為什麼台灣人民不能像香港人一樣,公開宣告: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我的國家是台灣國,不是中國人用刺刀強加於我們的「中華民國」。是台灣人沒有膽量或意志擁有自己「名正言順」的國家?甚至連自己的國家的國號都不敢公開宣告?這些打著「聰明和策略」政治家,以為可以保全台灣。其實,只要出現對中國有利的時機,你就是管中國叫爹,它也毫不留情地攻打台灣,實現它們所謂的中華「大一統」。台灣國人才濟濟,卻至今不能制定自己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法。今天的憲法,還是蔣介石在南京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我越想越氣,越看越不明白。嗚呼哀哉!」

迷航,沒有民族願景的軟弱

一年前一則新聞我記憶深刻:
國際醫學期刊將陳志彥醫師的論文所填寫的國籍被由TAIWN改為CHINA,陳醫師要求徹回論文,期刊編輯部於是道歉。向陳醫師致敬,勇敢無畏地爭得台灣人的尊嚴,相信未來這醫學期刊絕不敢再改台灣人的國籍。尊嚴需要自己去捍衛, 70年來台灣的生存靠的是民族的掙扎,是代代苦難積淀的「建國意志」,想當台灣隊隊長,當凝聚台灣民族意識;想要領航福爾摩沙號,方向當清楚。

蔡總統2011年所說的「只要人民能凝聚共識或有高度共識」並不排任何選項(包含統)的說法,是披著「民主外衫」沒有國家立場的立場,缺乏堅定的台灣主體意識,而沒有民族願景的軟弱,是讓福爾摩沙航空母艦載浮載沉於太平洋上,迷航。

去CHINA,深化新國家論述

港版國安法公布後,政大選舉研究中心7月4日發布「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布」等3份民調顯示:台灣人認同感是67%,偏向獨立27.5%,都創下歷年新高。然「維持現狀再決定」的民眾還有28.7%,而「永遠維持現狀」者還占23.6%、「盡快獨立」僅占7.4%。專制中國步步進逼下,台灣人認同雖達歷史新高,但維持現狀的還有52.3%,對建立自己的共和國,仍沒有願景。

連續兩任總統,都看不到強烈的台灣意識,蹉跎了12年,福爾摩沙航空母艦在太平洋上找不到目標。馬、蔡二人都是打著民主、抱著CHINA,現在一中已經沒有各表,也沒有一國兩制了,只剩「一國一制」,仍聽不到蔡總統有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論述?

建構台灣國族主義刻不容緩,「美國牌」之外,當靈活運用「台獨牌」這張好牌,盼蔡英文能展現如李登輝於20世紀末,乘風破浪領航福爾摩號的果斷與謀略,展現出為「台灣國家之路」謀劃打拼的鬥志, 本土政權應對新國家願景深化論述,讓台灣人民對共和國有信念、有信心。

文/朱孟庠(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