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讓3C產品成為課堂助益 而不是伊甸園裡的禁果

當我們在搜尋引擎上輸入「注意力」這個詞時,出現的結果不外乎注意力不集中、注意力不足和注意力缺失等名詞。而點進這些選項的時候,他們最常用來被形容兒童或青少年。兒童及青少年注意力的不足似乎對於多數人來說都是一個問題,尤其是如何處理學生上課不專心這個部分。對於現在從事教職的人來說,學生在課堂分心使用3C產品更是問題。多數中學校禁止學生在課堂使用手機,更有的學校集中管理學生手機,直到放學才將其歸還。然而問題的根源並非學生注意力的不足,或3C產品對學生的強大誘惑,而是人們被迫在一段比大腦能維持的專注更長的時間裡去保持注意力。

研究證實人的記憶力只能維持在10~18分鐘這個區間裡,然而台灣學生一堂課的時間是3~5倍的50分鐘。國立台灣大學曾經調查1000多位學生和100多位大學教師在課堂內的專注力變化,得出下圖的結果。

 教學效果曲線

從上圖可以發現大學生的注意力曲線呈現雙峰的樣子,也就是說大概在課堂中間時學生的注意力及學習效率會降到谷底。連能夠自由選擇修習學分的大學生都是如此,更遑論需要一整天坐在教室裡上課的國高中生。

在我的求學經歷中,當學生對課堂注意力不足,教師採用的往往都是將讓學生分心的事物移除的方法,有人傳紙條就沒收紙條、有人看課外書就沒收課外書、有人滑手機就沒收手機,再不行就讓學生站起來罰站。然而這些在我看來都治標不治本。學生會分心並不是因為有讓人分心的東西而是因為難以對原本的標的保持專注,即使你拿走這個讓他可以分心的東西,他還是能找到下一個娛樂自己的方法。因此我認為,作為一名教師,如何將學生的注意力拉回課堂才是重要的。

學校總覺得3C產品是他們的敵人,是讓學生在課堂上分心的大魔王,所以禁止學生在課堂使用他們,甚至直接集中管理。在我看來,3C產品應該要是教育者的友軍才對。老師做不到的讓學生集中,3C產品做到了。如果我們做不到的事情別人做得到,我們應該要做的是向那個人學習或是跟那個人合作去達到截長補短的效果。這個道理套用到課堂也是一樣的。既然我們都知道學生的專注力和學習效率會在接近課堂中間的時候降到谷底,而3C產品是最能吸引他們注意力的東西,那我們何不跟3C產品合作,讓它成為我們的友軍呢?

事實上將3C產品融入教學早已不是新聞,在教學現場已經有多樣的運用,將問答與遊戲結合的Kahoot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甚至影音平台Youtube上也有專門傳遞知識的Youtuber。既然已經有這麼多現成的平台供我們使用,3C產品的基本操作對多數教師來說也不會是一件難事,那我們何不欣然接受?

我認為將3C產品融入教學重要的地方在於用對時間和用對方式。根據上述研究結果我們已經知道課堂中間是學生專注力最低落的時候,因此有這段時間絕對可以說是3C產品進到課堂的最佳時機,對於教師和學生雙方都是福音,教師可以透過這個方式拉活學生的注意力,學生則是能夠暫時脫離上課的感覺去提振精神。當然如果只是讓學生拿出手機查查跟課堂相關的資料,一定無法有效達到效果,因此我們需要思考的是什麼樣的方式可以讓學生感興趣又可以讓他們學到東西,例如Kahoot的使用可以刺激學生之間的良性競爭,同時又能作為前半堂課教學的複習和學習成效檢驗。

人們總說學生是教學的主體,教學應該要以學生作為優先的考量,在遇到注意力不夠集中的問題卻只把問題怪罪到學生或讓他們分心的事物上,所以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比起隔絕學生喜歡的事物,讓他們喜歡的東西進入到課堂幫助學習才是問題解決之道,既能保護學生又可以達到學習成效。這或許才是貫徹「將學生作為教學主體」,真正照顧學生心情的方法。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