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

政治人物為政方式不一樣勤政愛民政舉政理是根本

高雄市長韓國瑜近來頻頻受到學生以書面言語成語警語褒揚頌讚他。或許那些褒揚言語有些諷刺或諫諍的意味,但基本上都是為韓好,為市政好,為讓政治上軌道。例如,一國中模範生提醒韓,「選總統太可笑」,這一句話真的說出了全國選民,特別是高雄民眾的心聲。更有學生穿著「溜之大吉」的衣服上台(與韓)合照:這不就是韓目前到處跑造勢要爭取選總統的寫照嗎?把他的本職高雄市長擱在一邊,這不是「溜之大吉」是什麼?另外有學生也發揮創意,帶著《為什麼愛說謊》一書上台合影,這不就是身教言教潛移默化嗎?只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好像師生易位,上下交流交換罷了。又有一名女學生拿著獎狀準備與韓合影時,將獎狀背後機關亮出,紙張上頭寫著「做好做滿」四字。這實在是韓最需要的提醒,真可說是他的良師益友,暮鼓晨鐘。因為他權位權力中毒太深了,這些青少年天真無邪,發自赤子之心的提醒或建言諫諍,正是權力中毒者、酷嗜打政治擂台權力高位的熱中者所亟需的良藥與補藥。

當然啦,有人可能會覺得學生這樣對待長輩,對待市長,是不是有點犯上,目無尊長?根本沒有那些問題。學生純真無邪,也彬彬有禮,完全出於敬愛,想有所幫忙韓市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韓教導選民的結果。因為他總是毫無道理,漫無邊際,無的放矢批蔡批蘇批行政院,時時都在犯上。而且韓特別愛表演,酷愛演出,什麼禿子月亮北漂高雄發大財,不勝枚舉,青年學子耳濡目染當然會受到影響。也就是所謂上行下效,君不君臣不臣市長不市長的結果。

項羽攻打外黃(據資料又作黄。戰國魏邑。在今河南民權縣西北)。因其地軍民遲不投降,項羽很生氣,準備攻下後坑殺其地民眾。有一外黃少年去見項羽,勸其勿坑殺民眾而留下殘暴惡名,俾仁民愛物名聲遠播,讓天下歸順於楚霸王。項羽接受了少年的建議、諫諍。韓國瑜則推開學生想有所諫諍表達的諫書,告誡學生不要這樣。差項羽太遠了。所以,不如及早收攤回市府或回雲林,重作賣菜郎。

當然,學生這樣出招提醒或諫諍為政者,並無不可。不過大概只能偶一為之。如老是來這一套表演、演出,除非是想從事表演事業、演藝工作;否則還是要適可而止,而努力於本業,讀書求學充實自己。不然就跟好表演荒廢政務,不務正業的政治人物一樣了。

政治人物為政方式不必都一樣,但勤政愛民,政舉政理是根本。古書記載:「宓子賤治單父,彈鳴琴,身不下堂而單父治。巫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居,以身親之,而單父亦治」。一個是無為而治,把工作安排好,任賢授能,完成任務。一個是有為而治,從早忙到晚而且事必躬親。而宓子賤的無為並不是不作為,不管事,而是老子說的無為而無不為,清靜無為,那種方式。他們都是為了民眾為了人民,而不是為了權柄、權位。

聖賢都是很忙碌的,只不過方式不同。

"席不暇暖","墨突不黔",或「賢有不黔突,聖有不暖席」(杜甫)。孔子墨子都忙忙碌碌,都很匆忙地做事,奔走,不是為了選舉、造勢,而是為了救世救民,排紛解難,平息戰亂,解民於倒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