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中國石窟(中)
l        最難忘之冒雨拍照
八月四日,我們一行五人參觀大足石窟,團員包括林家父子、李先生、我和領隊卓先生五人。天公不作美,那天烏雲密佈、雷雨交加,原本期待雨停後,能夠外出拍攝大足石窟的美景,孰料雨不僅沒有歇止的跡象,反而越下越大,石階上長滿了青苔,非常容易滑倒。李先生因此放棄這段旅程,提早回旅館休息。一開始我們還在猶豫不決,但是既來之則安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大家鼓足士氣,每人買了把傘,冒著大雨,撐傘、架三角架、調焦距,如果沒有全陪陳經理幫忙撐傘,我想我幾乎不可能拍到那麼多撼動人心的畫面。三個小時的冒雨拍攝結束後,早就全身濕透,連防水球鞋也一併「淪陷」。當我回到酒店,洗完熱水澡,欣賞我的「戰果」,回想剛在雨中專注忘情拍攝的情景,令人回味無窮!
l          最奇特的廟――懸在半空中的寺院
坐落於山西省渾源縣,距大同市六十五公里處,從遠方就可以看到一幅大廣告。
「不拜五嶽廟 恆山不算到
 朝拜五洞天 方知真奇妙」
北嶽恆山是我國著名的五嶽之一。恆山懸空寺,建於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北魏王朝後期,但它歷經風雨而不朽,建築的特色可以概括「奇、險、巧」三個字。
奇在寺廟位於離地面五十公尺,鑲崁在峽谷中的石崖峭壁間,聳立在奇岩山頂上,宛如吊腳樓般,顫危危地建在凹壁上,人行走在狹小的棧道上,往下望去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懸空寺的另一特色是寺下臨深谷,上載危崖,險中見懸,懸中有險,懸空寺之巧,更別具用心。
由於空間有限,懸空寺建築小巧玲瓏,內涵卻十分豐富,充分利用自然地形精巧的因地制宜,將一般寺廟平面建築的佈局建構進立體的空間裡,有山門、大雄寶殿、經閣、中鼓樓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具備了一般寺院應有的規模,在狹小的天地裡,將儒、釋、道三教井然有序的組合在一起。
l          最古老的木塔――天下第一奇塔
山西省應縣木塔,建於西元一○五六年,至今己有九百五十年的歷史,是世界現存唯一最古老、最高大(近七十公尺)的純木結構的樓閣式建築。底層直徑為三十公尺,呈平面八角形,從外觀看來五層,實為九層。全塔不用一根鐵釘,堪稱世界古木建築的典範。它與法國艾菲爾鐵塔義大利比薩斜塔並稱為世界三大奇塔。
這個木塔是專門供奉佛陀的真身舍利的塔廟,因此又稱為釋迦塔。塔廟中一到五層,每一層都供奉有釋迦牟尼佛。這棟外表看似不太起眼的木塔,其實保存著非常珍貴的文物寶藏。
第一層釋迦像後還有六尊佛像,也就是釋迦牟尼佛前的六位佛陀,合稱為七佛。
第二層仍然以釋迦牟尼佛為中心,但多了菩薩的造像,左手邊為普賢菩薩,右手邊為四臂文殊菩薩,呈現一佛二菩薩,金剛趺坐蓮座上,後面還有兩位藏傳菩薩。這兩層的差別在於第一層以樹立「正信」為基礎的主題;第二層則以「正行」為主,自我覺悟之後設法解行相應、普渡眾生。
遺憾的是從第三層起暫時封閉,進行整修,沒緣參拜。不過很難得是,二樓的管理員經我們請求,說沒有遊客時,准許我們架起角架,讓我們恣意的從不同角度拍攝莊嚴殊勝的佛像,這是十天來拍攝過程中最愉快的一天。
l          我見我思
參訪了這麼多的石窟,除了讓我驚豔讚嘆先人的用心與神奇,同時也讓我感到惋惜,甚至是憤怒。因為人類的無知,幾代人的雕刻藝術寶庫毀於一旦,有些佛像被「砍頭」、「斷手臂」、「挖眼球」;有些被農民盜賣,流落到國外的博物館。受破壞最嚴重的當屬龍門石窟,其中80%已被紅衛兵破壞殆盡。少數保存較完整的石窟,如五臺山石窟,則是因五臺山離市區遙遠,交通不便,僥倖逃過一劫,存留了下來;還有些石窟屬於懸空式,上去非常不方便,而倖免於難,也讓我們才能有幸一睹壯麗風華。
懸空寺而言,導遊告訴我,因為這座寺廟當時位於解放軍的軍區內,多了一道保護傘,加上有位方丈甚具智慧,方能逃過一劫。導遊特別帶我到大雄寶殿,介紹一尊被玻璃罩起的釋迦牟尼佛像,整個佛像雖是以布製成,卻完全看不出來,初看還以為是泥塑的。佛像已有一千四百年的歷史了,更顯得彌足珍貴。佛像旁有一塊明牌標示著幾個字,「毛主席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就是這幾個字,成了這座寺廟的救命符。這位方丈的大智慧,讓我聯想到,如果其他寺廟也學習這一招,在不同的佛像前寫些類似的救命符,那麼肯定會大大降低這些佛像的破壞程度。
聽導遊說,之前有位外交部副部長,參觀石窟時說了一句:「這些紅衛兵,罪過!罪過!還不都是毛主席的……」話一出口,馬上停頓,不久便丟了烏紗帽。回顧文革時期的書籍,對於毛主席,坊間雖然仍有一些評論,但關於毛主席的功過,至今仍是人們的禁忌話題。
l          商業化
雲崗石窟的正對面有一大片廣場,前去參訪時,那裡正在大興土木,廣場上有十幾部推土機,機器隆隆作響,讓人不禁皺眉。聽說要蓋大型賣場、觀光酒店和遊樂場,可以想像三、五年後,眼前一定是截然不同的畫面,寺廟原有的古樸與清靜將不復返。為何不把這片廣場規劃為一座公園,進行全面綠化,既可將大佛的莊嚴烘托出來,又能保護古蹟、綠化環境,多元思維,何樂而不為?!但官員利令智昏,為了商業考慮,不斷的開發土地,破壞原有的寧靜肅穆的氛圍,可謂因小失大,說是千古罪人也不為過。
五臺山黛螺頂,為了增加觀光收入,以減輕遊客們登山之苦為名,建造空中纜車,可遠眺五臺山為噱頭,招攬生意。
黛螺頂沒有老人優待票價,每座寺廟卻有「和尚」在邊上把守,禁止遊客拍照,態度十分惡劣,只是當有人想拍攝他們這些「假和尚」時,會馬上轉頭迴避。
木塔只能參觀到第二層,並未說明三樓以上正在進行裝修,因此十分鐘不到便結束參觀,這種情形除非是虔誠的教徒或專門研究佛教文物的人,否則會有受騙之感。
l          啼笑皆非
五臺山有個寺廟外的門臉掛了兩排字,右款是「愛國愛教」,左款是「利樂眾生」,我很納悶,不知「愛國」和「愛教」有何必然關係,難道不信教就不愛國了嗎?愛國就一定要愛教嗎?這樣的思維邏輯,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l          純樸的藏族同胞
八月十四日,我在康定縣機場貴賓室候機時,服務小姐三番兩次前來倒茶,並不時送上親切的問候,非常熱情。當得知我是從五明佛學院來的時候,她感到格外的興奮,向我介紹她叫何雪梅,是藏胞,並且邀請另一同事唐小姐,想聽我講講五明的狀況。我和她們分享了一些「天葬」的照片,讓她們不時地發出驚嘆聲。攀談中知道我與李連杰壹基金的執行總裁同行,便興奮的告訴我,李連杰是她們的偶像,並期盼我能幫她們要到簽名照,天真純摯的表情讓我印象深刻。
八月十三日晚,我帶著二件笨重的行李,進入康定縣一家兩星級酒店。一名女服務員主動過來幫我提行李,我婉拒說行李太重了,但她仍堅持要幫我拿進房間,並且不收取任何小費。隔天一早,我與酒店一位男服務員攀談,得知他是藏胞,高中畢業,巧合的是,五明佛學院的前院長索達吉堪布是他的師父,並從電腦中翻出索達吉堪布的照片與我分享。
他們的熱忱、純樸、不貪心,在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這次壹基金會參訪團到五明佛學院,行程安排和住宿,有勞圓瞬師和圓根師兩位悉心安排。
  七月三十一日我離開五明的清晨,她們除了事先安排租車,並已將車資付清,說是大堪布交代的,又吩咐司機不能載客,最後還送來五個熱騰騰的素包。
  她們除了叮嚀我一路小心,還堅決婉謝我事先準備好的供養金。
    
l          幸福指數
    幾年前,全球性雜誌曾做過一個「國家國民快樂指數」的評比,一個可能很多人都沒聽過的小國家---不丹脫穎而出,跌破眾人眼鏡。它只是一個最爾小國,沒有污染,人民臉上永遠掛著滿足的笑容;資源不豐,但孩子的受教權全部政府埋單……試問,這哪是我們汲汲營營於紅塵俗事、鎮日算計的都市人所能企及獲得的祥和寧靜。是天與地和諧的自然之子,無爭無欲,幸福滿分,也給了全世界的人上了寶貴的一課。
    再者據說,大足石窟是由一群僧人集資興建而成,在歷經各朝皇帝不斷擴大修築,就這樣,代代相傳,形成今日的規模。從這些寶物身上,我們可以看出我們祖先對美的概念與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每間寺廟都是當地的信仰、聯誼與生活的中心,更是精神的寄託與支柱。我認為我們的快樂指數還不及先人,雖然醫學進步,現代人壽命遠比先人長久,但若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多活五年、廿年又如何?人生如夢幻泡影,到頭來,終歸塵歸塵、土歸土,一無所有!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