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黃安在微博點名挺同藝人後(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立法院12月26日將排審婚姻平權法案,反同(左)與挺同(右)團體已搶佔立院周邊路權。
立法院12月26日將排審婚姻平權法案,反同(左)與挺同(右)團體已搶佔立院周邊路權。    圖:新頭殼合成資料照片

同性婚姻立法爭論不斷延燒,挺同或反同團體分別上街遊行,雙方都自認是無敵鐵金剛,呼朋引伴的在凱道上高唱︰「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偏偏最該表態的法務部與內政部都已進冬眠狀態,無民意基礎的不分區立委反而跳出來搶戲。因此奉勸鄉民們準備好板凳,二蟲鬥草間無論鬥多兇,癩蝦蟆舌一吐,二蟲就盡為所吞了。

該撒(凱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基督徒該追求的是神的國與神的義,《聖經》裡的「罪」並非地上的國所制定的人為法律,而是指那些讓人與神分離的想法與做法。幾千年來各國法律都允許一夫多妻,但基督徒會因法律的准與禁來決定自己是否要多妻嗎?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因此教會就是逃城,要收容的是罪人而不是義人。

耶穌在地上時就提醒過了,稅吏和娼妓,倒比我們這些自以為義的人先進神的國。那些以反同、恐同來聚眾造勢的團體,背後說穿了也就是力推成功神學的大宗派。他們靠成功神學吸引財主入教,有錢後再藉反同運動串聯滲透小教會,吸收能奉獻時間的信徒。主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也難怪這些成功神學派教會,打同性戀像中世紀的宗教法庭。

同婚立法在台真正障礙是家族繼承

但凱道上的反同團體有問題,不代表挺同就是正義的一方。那些最會看風向的藝人,打著人權的口號在凱道上挺同,但一回到他們口中的「內地」,別說不敢挺同,「人權」兩個字更絕口不提。假如黃安今晚心血來潮,在微博上點名幾個大咖,就說同性戀裡暗藏陰謀,企圖讓我偉大的中華民族亡國滅種,請廣電總局密切注意。保證今後凱道上的觀眾人數,會從蔡依林演唱會變成連方瑀演唱會;而且就算會來,事先一定也準備好了耳塞。

回歸正題,這一波同婚法案爭議,肇因於2016年10月16日台大外文系教授畢安生(Jacques Picoux,1948生於法國)在其木柵住處墜樓身亡,警方判斷為自殺。畢安生在2015年10月,交往35年的伴侶曾敬超癌症過世前,透過家人找律師處理財產,希望將名下登記的兩屋都留給畢安生養老,但因兩人無婚姻關係,畢安生終究無法繼承。

同婚立法在台灣的真正障礙,不在少數基督教極右派的聚眾造勢,而是傳統宗法社會下的家族繼承,簡單說就是一個字──錢。現行《民法》已跟先進國家一樣,配偶的關係遠大於其他任何親屬關係。鄉民們要認識一個極弔詭的事實,夫妻關係是最密切,但也是最無法保證的。一個男人與父母兒女(甚至侄兒)無論有無感情,可以靠血緣牽連,現在還可驗DNA鑑定真假;可是夫妻只要在法律上離了婚,就再也沒關係了。

在清代法律規定,一個男人死後若沒兒子,妻子必須過繼一個侄兒才可繼承;甚至一對夫妻無子都不能繼承祖產。宗族長老就是怕寡婦繼承財產後,死後流落到宗族之外。但弔詭的是史學家黃宗智在《法典習俗與司法實踐》裡提到的,國家法律與民間習俗出現分離。民間習俗因考慮到養父母與侄兒間的感情親疏各有不同,實用性會多於意識形態,亦即父母親仍可跳脫法律限制,靠出租或雇人耕種繼承來的養老地維生。

民法修正護配偶卻難難敵現實殘酷

本省男人很多財產是來自繼承祖產,就算是白手起家,從鄉下來台北讀書,甚至赴海外留學,也不是單靠父母,必須仰賴宗族供給。宗族長老擔心妻子拿到遺產後就改嫁,甚至妻子婚前已有子女(例如老兵娶的中國配偶),這樣財產不就流落於外姓之人。因此就算《民法》修正了讓配偶能分配到最多,現實中還是常拿不到,更別說同性配偶的狀況會更複雜。台灣史上的遺產官司案例甚多,就舉國民黨大老關中為例。

關中的父親立委關大成(遼寧人,1912年生), 1965年因經商失敗,透過前高雄港口司令張國英之助,偷渡到香港投靠1960年就金屋藏嬌的助理李緣,兩人在1971年10月於香港登記結婚,並育有二女。

關大成1988年4月去世,仍在世且在台的元配朱麗華(當年7月才去世),與關大成所生的4名子女關中、關心、關珠與關莉主張,在申報父親遺產報稅後,依法辦理繼承;但繼母關李緣主張關大成遺產中包括公司股權及不動產價值約2,200萬元,應屬她個人財產,不應併入關大成遺產中申報繼承。

關大成雖因負債遠遁海外,但仍是不用改選的老賊,立法院副院長梁肅戎及國民黨政策會主委林棟都出面協調但未成。關李緣因而聘郭方桂律師向台北地院民庭提出侵佔訴訟,關中等4入也聘劉樹錚律師,主張依據修正前的《民法》規定,夫妻關係存續中所得的財產為聯合財產,應併入遺產繼承。1989年3月16日台北地院民庭第二次開庭辯論,雙方當事人都沒出庭,各自交由律師處理。

劉樹錚在庭上指出,1960年兩人開始姘居時,李緣僅是幫關大成提皮包、倒茶的助理,經濟狀況應無能力資助關大成創業。另外關大成1971年以前的財產從未向國稅局申報,關李緣在關大成去世後的遺產繼承也有漏稅意圖;還當庭提出一封關李緣寫給關中的信函,信中關李緣表示感謝關大成在香港資助她,證明結婚前她的經濟情況不佳。

但郭方桂則指出,關李緣是申請延期申報而非逃漏稅,因關大成與關李緣所生子女關縵卿學醫,因此關大成生前意願是將關渡大片土地留給關縵卿日後開醫院,絕非侵占。也當庭拿出《光華雜誌》轉載關中所著〈自我奮鬥〉一文中,關中為強調自己是白手起家,就曾寫了其父關大成當年因經商失敗,債臺高築才遠遁香港另求發展;可見關大成後來事業有成,關李緣應有資助。

6月23日上午台北地院宣判,關李緣與關中未爭執的遺產包括1家公司股份及不動產各1筆,法院判決歸關李緣所有;另外4筆有爭執的不動產,判決也歸關李緣所有;其餘部份關李緣將與關中兄妹4人共同依法繼承,雙方各有勝負。但關李緣不服判決,再向高院上訴,年底選舉時就成了熱門八卦。

遺產爭訟不會只出現在同性戀婚姻

律師在庭上舌槍唇箭,互揭瘡疤,這是台灣民事法庭裡常見的鬧劇,根本不足為奇。但身為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祕書長兼組工會主任的關中,選戰期間與繼母的爭產訴訟,讓國民黨參選人全都心生疑慮,黨外雜誌又怎會漏掉這則天上掉下來的台灣霹靂火?

報載國民黨動員陳炯松與翁大銘等人,用各管道的人情壓力勸阻也是長期以來「忠黨愛國」,專程在選戰期間自港來台「就醫」的關李緣,千萬別做出親痛仇快的傻事。總算在11月26日最後一天自辦政見會,成功攔截關李緣上台為任何民進黨候選人助講。可是11月16日晚間,她還是出現在民進黨台北市第四選區市議員參選人張富忠的自辦政見會台下,被張富忠發現後親自下台與她握手,並揮手向民眾致意。

11月26日凌晨1時,張富忠再偕同其競選總幹事妻子范巽綠,前往關李緣住處拜訪;雖然關李緣未答應在當晚最後一場清水巖袓師廟前廣場的張富忠自辦政見會上助講,但承諾會在投票日前,將她個人對台灣落伍的民法夫妻財產制,造成婦女權益受損的意見寫成公開信,交由張富忠發表。

1990年7月23日,高院二審宣判,關李緣的5名親生子女(2女為與關大成所生)親寫一份陳情書,指責關中兄妹不該爭該屬於關李緣的財產,顯然已被法官採信,原告關李緣又多獲得一筆汐止鎮的土地。總計關李緣獲得5筆土地,關中兄妹獲得4筆土地。

《民法》裡的配偶應得遺產爭訟,豈止是在同性戀間才會有?到底法該怎麼修,要考量的是公義與民俗之間的鴻溝,不是靠雙方聚眾造勢來混淆視聽。提醒鄉民們,宗教極右派的叫囂與藝人高舉的人權口號一樣,全都不必理會。現在就等黃安在微博上點名幾個大咖,就說同性戀裡暗藏陰謀,企圖讓我偉大的中華民族亡國滅種,請廣電總局密切注意,保證有人1秒間同志變萌萌。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