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個九合一選戰中,陳時中都被攻擊他圖利高端疫苗,阻擋疫苗。防疫成功的大功臣竟這樣被攻擊,我想有點道德良心的人都會不捨。不僅如此,我想連美國、日本等國家國民,也會覺得不可思議。但陳時中對此很少強力辯白,承受國民黨的攻擊。這也是他會敗選的重要原因之一。能透過辯解而有勝選機會卻不做,令人不解卻也令人尊敬。

瞭解一點政治運作的人,包含所有國民黨高層如朱立倫、趙少康等,立委像蔣萬安之流;市議員等級如黃珊珊等,應該會知道,疫苗施打、購買固然是衛福部的事情,但扶持產業是經濟部的權限,扶持疫苗產業是國防事務,因此要不要扶持疫苗產業一定是跨部會的問題,這個決策已經是總統府、行政院等級在處理了。衛福部長在整個決策中雖有角色,但絕不是重要單位。

整個武漢肺炎大流行而在搶疫苗階段,都是國家緊急事務。連美國都是川普總統出來拍板定案。怎樣搬錢給大藥廠、如何痛罵中國散播病毒,甚至美國只注射美國藥廠生產的疫苗,不注射 AZ 疫苗等,哪一個不是川普總統在決定?美國如此,日本、英國、法國、德國不都是這樣?都是國家元首級的人在出面洽商購買,你看過有哪一份報導說日本、德國、法國、英國的衛福相關部門在發言?

甚至怎樣分配國際疫苗?都由 WHO 決定,不生產疫苗、沒能力和疫苗生產國大小聲的國家,只能任人決定。韓國如此,歐洲ㄧ大堆國家如此,臺灣算老幾?這個連 WHO 會員國都不是的國家,能夠獨立搶到疫苗?甚至當時台灣在陳時中團隊領導下有很好的防疫成績, WHO 一句臺灣沒有緊急需要,我給更需要的國家就把台灣打發掉了。不是嗎?

能不能進口敵對國家中國的疫苗?這哪裡是衛福部的權力,甚至在戒嚴時期,行政院同意,國防部不同意,都不可能通過的事情,要衛福部獨立決定要不要進口中國疫苗?

即令陳時中在衛福部內,提案進口中國疫苗,都不一定能成立。因為中國的疫苗製作方式是減低病毒毒素來製作的,這是很傳統、危險又低階的技術,依臺灣醫學、公共衛生專家的水準,在專家會議被否決的可能性極高。更何況就算引進來,那些罵陳時中的台北天龍國人,會去注射這種疫苗嗎?引進來卻不注射也沒有用。

要不要敵國中國上海復星代理的 BNT 疫苗,能不能進口?那必須是國安局、陸委會、外交部、國防部等單位會商的問題。這是連行政院長也沒有權力決定的事情。衛福部算老幾?

2021年9月2日鴻海及永齡基金會、台積電慈濟捐贈的首批BNT疫苗90多萬劑運出,在中國可見加上一條印有「復必泰」三個大字的蓋布。 圖:翻攝上海復星醫藥微博帳號
2021年9月2日鴻海及永齡基金會、台積電慈濟捐贈的首批BNT疫苗90多萬劑運出,在中國可見加上一條印有「復必泰」三個大字的蓋布。 圖:翻攝上海復星醫藥微博帳號

我不是說陳時中的權限不大,或者他沒有責任,而是台灣這種特殊國際政治地位下,有好多的決策迥異於一般國家。連一般國家中的強國,遇到類似問題都由決策層次遠超過衛福部長等級的人出來處理,台灣又哪裡輪到陳時中衛福部長講話呢?

直接講,一半以上的疫苗採購、疫苗產業扶持等政策,都是總統府在決定、處理。屬於蔡英文總統責無旁貸的權限與責任。但這些都不能講,不能將責任推給總統。因為總統是國民希望與信任的最高象徵,也是國家信用的最後底線。一旦毀掉總統威望,讓國民對總統沒有信心,這個國家將面臨更大的危機。全世界有制度的民主國家,甚至連專制、傳統封建國家都這樣。英國人以前都常講天佑吾王,就是這個道理。但臺灣沒有,然而臺灣需要!

兆豐金案就是一個例子。一個銀行的紐約分行出問題,竟然在銀行內的總經理、董事長沒有處理好、辭職負責,讓整個問題燒到金管會銀行局、金管會,連懂財經的行政院長林全都不出面擋,直接燒到蔡英文總統。

這是很難理解的事情。即令該事情不是當時現任主管所造成的,但本來應該負責的單位主管就應該負責,這是基本的行政規範與倫理。結果大家都撒手不管,讓總統直接面對砲火攻擊。兆豐金案的發展模式成為後來許多事件的樣板。管中閔案不是嗎?政府施政一出事就找蔡英文總統出來擋砲火。蔡政府第一任執政期會出現許多困擾,乃至2018年的敗選,都和這個有關。

陳時中在他當衛福部長、台北市長候選人時,一肩擔起在野黨對疫苗相關事件的攻擊,這是重要的政治作為。套日本用辭,就是大臣風範。

陳時中這樣做的另一層重要意義,就是有很多政府運作的規範,在政治責任與執行、決策,不是如一般人認為誰做誰負責,而是很多時候必須有主管替更高階主管擋子彈。

例如阿扁執政初期的八掌溪事件。從頭到尾都是嘉義縣長李雅景的事情,但媒體就是燒到中央,逼著行政院長唐飛要負責。最後由毫無關係、毫不需要負責任的行政院副院長游錫堃辭職擔政治責任結案。

二次健保改革案也是一樣,必須提高健保費才能讓健保繼續執行,但一提高就會引發政治地震,影響總統及內閣。最後衛生署長李明亮下令提高健保費,然後下台負責擋子彈。

其實曾經長期執政的國民黨也知道這種事情,也應該知道有些政治或行政運作的眉角。蔣經國時期開放火雞肉進口,讓國民跑到經濟部去丟雞蛋,當時國貿局長蕭萬長出來被丟雞蛋,就是一個例子。

但國民黨現在為了現實利益,就是要把事情搞砸才符合他目前的利益。面對如此短視而不負責任的政黨,相對應的執政黨就只能斷臂救民。這跟所羅門王那個兩個婦人搶小孩的事情一樣。面對不負責任的人,你就只能有人犧牲才能把事情做好。

陳時中從部長到候選人的行止,將替臺灣建立一個新的大臣典範。我知道國民黨一定會痛罵這種所為的典範,但就是國民黨這種經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們才必須犧牲一流的人才來讓臺灣繼續進步。

這是一篇遲來正義的文章,絕對是遺憾,但以陳時中部長的敦敦說法,一定是:沒有關係,不要再有遺憾才是重點。

作者 : 林修正 / 退休副教授

高端疫苗。   圖:食藥署/提供(資料照)

高端疫苗。   圖:食藥署/提供(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