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無自由即無和平

2、無正義即無和平

3、無安全即無和平

4、無力量即無和平

5、無善意即無和平

(蔣中正,民國六十三年,四月八日,對世界反共聯盟第七屆大會賀詞)

在蔣中正晚年,其安排蔣經國接的態勢已底定。那時中華民國已退出聯合國,而最重要的盟邦-美國,尼克森已決定聯合中國對抗蘇聯的大戰略,台灣在國際上已愈來愈孤立無援。蔣所創立的世界反共聯盟,只有在台灣才能盛大召開。眾人在谷正綱那貴州腔的大聲呼喊中,只知其賣力,卻不知言談內容。蔣中正在1974年在大會留下的賀詞,算是他要傳給其兒子及國際友人的最終遺言。日後,中共即不斷以各種統戰策略,對台灣各階層放出和平統一的訴求。在文革結束後,鄧小平即提出一國兩制的統一方案,但蔣經國仍稟持其父親的教誨,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態度,來回應中共的統戰訴求。當時各方都認為蔣經國不知變通。

1997年,鄧小平主導的香港回歸之中英談判,就以一國兩制方案為主,其和英國協調出香港50年不變體制,且最終答應香港人在一段時間後,能自己普選出特首,而這中英條約亦列入聯合國保存中。那時候的香港何等風光,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訪問香港時,大喊香港回歸祖國後,若是自己人把香港弄到不像樣,那就是民族罪人。

現我們用蔣中正所言之五點來看看,香港日後的遭遇。我們由下往上看,以第五倏所言之「善意」看起,即中英談判雙方是否有善意,因為港人無法參與談判,故善意只能由中英雙方之公開情境來考察,那時中英雙方都表現出極大的誠意,東保證西承諾,馬照跑舞照跳,算是把港人的情緒安撫下來。其次,我們來看第四條中的「力量」,當年鄧小平堅持在香港附近,於中國境內進駐解放軍,而香港人除了議會議員之立法權及當時港府之行政權,另司法權亦有保障。但日後中共即藉著行政權之力,滲入改造香港的警察體系。等到日後香港反送中運動興起,香港警察配合中方的黑道人士,暴力攻擊香港的示威群眾,然後被打的群眾又被法院裁定為罪犯,議員被剝奪身份,人民被判入獄。這充份説明中英談判時,中方善意是假,而香港人沒力量是真,如今警察頭頭被欽定為特首。

接著來看第三條「安全」問題,香港在英國統治時,言論自由幾乎是領先全球,報紙、期刊、書籍及影視節目,更是引領華人世界文化事業的發展。但隨著中港間的予盾加大後,香港的出版商被綁架到中國審判,著名的媒體人黎智英被關入牢房,香港人自豪的言論自由喪失,安全沒有任何保障。最後談到第二及第一之「正義」與「自由」兩項前提,也隨著「安全」消失而隨之淪喪,香港人開始向外大逃亡。

當中共處理完香港後,在美中對抗的背景下,持續對台灣提出,不排除武力之下的和平統一方案。我們再回頭看蔣中正對和平情境及談判,其所立下的五個前題,面對香港之血淚教訓,我們不禁要再三質問各黨候選人,你(妳)反共嗎?你(妳)反共嗎?你(妳)反共嗎?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曾任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星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