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烏克蘭被佔領區教育體系遭「俄羅斯」化 教師們拒絕使用俄語教書

新頭殼newtalk | 江采蓁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烏克蘭指控俄羅斯飛機在盧甘斯克(Luhansk)地區對一所學校投擲炸彈,當時有90人在校內避難。   圖:翻攝自@olgatokariuk推特
烏克蘭指控俄羅斯飛機在盧甘斯克(Luhansk)地區對一所學校投擲炸彈,當時有90人在校內避難。   圖:翻攝自@olgatokariuk推特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今 ( 16 ) 日報導,烏克蘭利沃夫 4 月下旬的某一天,蒙面的俄羅斯士兵洗劫了妮娜在烏克蘭東北部的家,他們並沒有尋找武器,相反,他們正在尋找她的烏克蘭教科書。部隊用槍指著她的丈夫和女兒,但妮娜知道這是衝著她來的,作為一名校長,她相信他們把她視為敵人。

「他們到處尋找,甚至包括下水道和室外廁所。」她解釋說道,他們找到了烏克蘭語的教科書和教程,妮娜並不孤單,烏克蘭官員說道,該國新俄羅斯佔領地區的教育工作者報告表示,恐嚇、威脅和壓力的增加,以調整學校計劃以符合親俄言論。隨著戰爭在烏克蘭肆虐,教育已成為衝突的受害者以及爭奪國家控制權的潛在戰場。

根據烏克蘭國家機構教育分析研究所編製的數據,在 2 月 24 日俄羅斯軍隊入侵之前,全國約有 423 萬學生在全國各地的學校就讀。現在,數以百萬計的學齡兒童在國內流離失所或被迫與家人一起逃往國外。

在搜查了她的家後,妮娜說道,士兵們強迫她說俄語,給了她一分鐘穿衣服,並帶她去學校。他們到達後,她被命令交出歷史教科書,並詢問學校的課程。「他們從保險箱裡拿出一台筆記型電腦,它甚至不是我的,那是一位小學老師的筆記型電腦,還有兩本八年級的歷史書。」

妮娜表示,綁架她的人在她頭上戴上了一個黑色的頭套,然後把她綁在一輛車上,把她帶到另一個地方,在那裡她的審訊仍在繼續。

「他們問我對軍事行動的態度,他們指責我太愛國,太民族主義。」她說道 :「他們問我為什麼使用烏克蘭語...…問我為什麼要去烏克蘭教堂。」妮娜說他們希望她重新開放學校,確保孩子們回來,但她認為這對學生或老師來說不安全。

最終她被釋放了,但在她的綁架者「強調他們知道我的兒子並提醒我有一個女兒」,妮娜補充說道,「我認為這是一種威脅。」幾天後,由於擔心俄羅斯軍隊會回來,妮娜和她的家人逃跑了。

妮娜的經歷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隨著衝突的升級,有關新佔領地區教育工作者受到威脅的報導一直在穩步增長。

一名教師表示,俄羅斯軍隊已經接近她學校的校長,命令她交出所有烏克蘭語言和歷史的教科書,但校長拒絕了。她的立場是如此堅定,以至於他們沒有施加任何其他壓力,他們空手而歸。

一些教師已經能夠使用類似於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設置的虛擬教室來在線恢復學生的課程,但對於其他人來說,由於互聯網服務中斷,戰鬥附近的學校被迫關門,課程已經停止。

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 2 日的夜間談話中說道,自俄羅斯入侵開始以來,至少有 1,570 所教育機構被炮擊摧毀或損壞。

烏克蘭指責俄羅斯於 7 日向盧甘斯克州的一所學校投擲炸彈,那裡有 90 人正在躲避。盧甘斯克地區軍事管理局局長謝爾蓋·海迪(Serhiy Hayday)表示,該建築在罷工中被夷為平地。

該國教育監察員謝爾蓋·霍爾巴喬夫(Serhii Horbachov)表示,自 2 月以來,政府已收到 100 多份報告,並呼籲佔領地區的教師,家長和學生提供説明。

根據地區委員會代表謝爾希·克蘭(Serhii Khlan)的說法,俄羅斯軍隊試圖在新佔領地區消除烏克蘭身份的更多例子已經在赫爾松南部地區看到,他最近幾週一再指責佔領軍威脅教育工作者。

克蘭週四表示,俄羅斯軍隊正在襲擊村莊並進行密集搜索,並對一些地區留下的人進行人口普查,他還聲稱俄羅斯人表示,「他們將從克里米亞引進教師,因為我們的老師不同意在俄羅斯的專案上工作。那些同意工作的少數老師,我們親自認識他們,他們將為此承擔刑事責任。」克蘭此前曾警告說道,卡霍夫卡鎮的校長在 4 月下旬受到威脅。

迫使烏克蘭教育系統與俄羅斯學校計劃保持一致的努力,反映了前幾年在被俄羅斯軍隊和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佔領的地區進行的類似「俄羅斯化」努力。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毫無根據地聲稱烏克蘭的俄語消費者受到廣泛壓迫,為俄羅斯 2 月 24 日的入侵提供了藉口,在他自己的公開聲明中明確表示,他不認為烏克蘭是一個合法的國家。

奧赫·雷德科(Oleh Okhredko)是一位擁有二十多年教學經驗的資深教育工作者,也是阿拉米達(Almenda)公民教育中心的分析師,該組織最初成立於克里米亞,負責監測被佔領土的教育。他表示,這是他在 2014 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目睹的一種策略。

克里米亞成為俄羅斯的實驗場。在這裡他們開始了教育的軍事化,他解釋道,他指出,俄羅斯重塑歷史事件的宣傳入克里米亞的學校計劃,他說這對那裡的兒童產生了巨大的不利影響。

「烏克蘭已經完全從教科書中撤出,一切都成為俄羅斯的歷史。」奧赫·雷德科解釋。「處於佔領階段的兒童在不斷需要敵人的制度中接受教育確實受到很大的影響。現在的敵人是美國和烏克蘭。這種敵意開始在兒童中以侵略的形式出現。」

目前,烏克蘭被佔領地區的許多教育工作者正試圖抵制俄羅斯調整學校教學大綱的企圖,擔心任何變化都會對學生產生長期影響。在盧甘斯克州,數學教師和該地區學校管理成員瑪麗亞表示,其成員被下達最後通牒,要求使用俄語課程進行教學。

「他們甚至問有什麼區別,為什麼用烏克蘭語或俄語學習很重要?你教數學在任何語言中都是一樣的。我告訴他們,你們的教育,你們的論文在任何地方都不被認可,孩子們將無法上大學。」他們回答說道,「哪些大學?為什麼?我們需要工人和士兵。」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繼續,瑪麗亞仍然感到害怕,但充滿希望。「我們擔心他們會從學校拿走設備,我們學校有很多新的好東西。」她表示 :「我們正在等待,絕望地等待我們的軍隊到來,我們認為它很快就會發生。」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報導,烏克蘭利沃夫 4 月下旬的某一天,蒙面的俄羅斯士兵洗劫了妮娜在烏克蘭東北部的家,他們並沒有尋找武器,相反,他們正在尋找她的烏克蘭教科書。部隊用槍指著她的丈夫和女兒,但妮娜知道這是衝著她來的,作為一名校長,她相信他們把她視為敵人。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