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陳昭南觀點》不提「民主自由和人權」,搶到「蔣經國神主牌」意欲何為?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9418-05-29T08:43:42Z
總統蔡英文(右2)、台北市長柯文哲(中)等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與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式。   圖:台北市政府 / 提供
總統蔡英文(右2)、台北市長柯文哲(中)等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與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式。   圖:台北市政府 / 提供

蔡英文總統於1月22日上午出席「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典禮」時的一番致詞,突然像亂石穿空般地在台北政壇捲起千堆雪,也順勢捲動台北市長的敏感選情,被視為蔣家後代的蔣萬安立刻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人物。

在致詞中蔡總統說「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卻全然迴避了她競選時主要政見之一的「轉型正義」,這件事已經讓他的許多支持者感到萬分錯愕。但產生最大爭議的則是聚焦在一段話:「我們中華民國到今天所以能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上是堅決反共、不與任何共黨妥協的精神堡壘」。

蔡英文總統22日出席「七海文化園區暨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典禮。 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22日出席「七海文化園區暨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典禮。 圖:總統府提供

朱立倫何以要等到國台辦表態後才敢PO文?

而一向死抱蔣經國這塊神主牌的國民黨則遲至25日才對蔡總統的此番言論發出反擊。國民黨黨主席朱立倫也同步在26日下午將近7點時才在自己臉書上PO文表態說:「蔣經國路線,就是國民黨路線。」該文直斥「然而她(蔡總統)的講話,幾乎未正面稱許蔣經國總統的功績,僅以『開放給人民決定』做為託辭逃避。民進黨各方的批判、綠營的種種攻擊,除了充滿矛盾,更是對經國先生的污衊,令民眾感到困惑與不認同。」

然而朱立倫對於這塊正在被搶走的神主牌還有一番八股式的陳舊說法:「經國先生反對獨裁、共產、專制,更反對台獨。他曾多次強調,『台獨是會害台灣』,所以反獨保台,反台獨才能保台灣;民進黨的保台,不是保台灣,是保台獨、用台獨害台,蔣經國則是用反獨來真正保台,這很清楚。」

巧的是,中共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卻也在26日上午例行記者會中抨擊回應,蔣經國生前曾表示「是台灣人,也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且反對「台獨」。她還指民進黨是政治操弄,煽動所謂「抗中保台」,其本質是誤導台灣民眾,謀取一黨一己私利。

仔細比對兩人發言時間,朱立倫的PO文比朱鳳蓮的發言遲發了將近10個小時,而且雙方都異地同聲地特別突顯蔣經國「反台獨」的政治立場。為此,國內諸多媒體不免紛紛揣測說「莫非朱立倫一直在等國台辦的態度後才敢站出來公開表態呼應?」

朱立倫表示民進黨各方的批判、綠營的種種攻擊,除了充滿矛盾,更是對蔣經國的污衊。 圖:翻攝自朱立倫臉書
朱立倫表示民進黨各方的批判、綠營的種種攻擊,除了充滿矛盾,更是對蔣經國的污衊。 圖:翻攝自朱立倫臉書

蔣經國模式和習近平的中國模式是共通的原理

反觀綠營或台派的反應。就在蔡總統致詞的22日當天下午,台大政治系教授陳嘉銘博士首先發難,在臉書上PO出「四問蔡英文總統」,尤其在第四問,陳教授十分嚴厲地提出他對蔡英文總統的詰難,並且將蔣經國模式跟習近平等同類比。他寫道:

獨裁者最可惡的地方,在他破壞了這個民主憲政的連帶感,他統治的人們開始覺得,反正是別人(那些政治犯)的基本權利被剝奪,和我沒有關係。我個人品嘗到經濟發展的好處、我私人安全的好處就好。

這樣的統治,是對人最嚴厲的侮辱。每個人都被貶低成自私的經濟發展和自私安全的愛好者,而不是捍衛每個人基本權利(一個人都不能被侵犯)的社群連帶者。

所以蔡英文總統可以拿「基本權利被侵犯」和「經濟和安定感」做比較嗎?可以肯定這是多元社會價值的表現嗎?蔡總統這樣評價蔣經國,有一點基本的憲政民主素養嗎?

而且言猶未盡地在第四點再補上一刀:「蔣經國模式和習近平的中國模式的一個原理是共通的,政府可以為了所謂多數人的經濟和安定,犧牲個人權利。如果沒有清楚的價值信念對抗和批判蔣經國模式,就不會有堅定的信念和意志對抗習近平的中國模式。無法從憲政民主價值正確評斷蔣經國的蔡總統和民進黨,恐怕已經失去了保台的能力和資格。」

該文的結論如此定調:「無法從憲政民主價值正確評價蔣經國的蔡總統和民進黨,恐怕已經失去了保台的能力和資格。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保衛什麼。」

我們傷心之餘,是否要重新思考還要再含淚投票?

隨後在史學界深孚眾望的周婉窈教授也臉書PO文:〈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此時的反共是真命題,請不要混淆〉。周文不僅痛陳戰後鄉土與台灣史教育的荒疏與偽飾,周教授也直書:台灣戰後被教育的「中國歷史」其實根本是「中華民國的中國史,尤其是國民黨的中國現代史」;她同時還列出數點相關簡短史實,陳述蔣氏父子是影響台灣戰後至鉅的長期統治者,不論是統治台灣的正當性或來台後的政權合法性均有嚴重問題,她憤怒地寫著:

蔣經國從1950年開始就是特務總頭目。蔣經國一直到1969年在枱面上才當上行政院副院長(刺蔣案發生時的職銜),但他的地位僅次於蔣介石,1950年即擔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這個位子好像很小,很不起眼,其實就是最具實權的位置,掌管情治機關,講白一點那就是特務頭頭的位置。不要忘記,戰後KMT最初進來台灣的就是特務系統。特務政治和文化扭曲的台灣,吳濁流若在世,可能要寫另外一部《被扭曲的島》。台灣有多少知識份子和一般人死於特務之手或受特務迫害?這是開誰的玩笑?

最後,周教授不能自已地對民進黨發出深沉的警示:「四個不同意是靠綠營基本盤。綠營的形成和黨外運動息息相關。黨外運動從二二八之後開始,走了一條非常艱難辛苦的路,背後是無數的庶民在支持,他們很多都已過世。如果一個奠立在黨外運動而成立的政黨不再具有黨外精神,甚至違背/出賣黨外奮鬥建立的價值,那麼,我們傷心之餘,是否要重新思考下次不要再含淚投票了。......」

再三沉思周教授之文,不免撫心自問,90年代出生的年輕世代們對蔣經國究竟是何認知?他們跟他還存有幾分情感上的聯結嗎?千禧後的新新世代們又有多少人還會在意這位曾經的特務頭子之功與過呢?

主導思想控制的特務頭子,可以轉身為「民主推手」?

中研院法研所知名學者黃丞儀教授也在1月23日發文公開質問蔡英文總統說:「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我們也很好奇你未來的歷史定位會是什麼?

黃教授一文最饒富回味的一段是:「要說厲害,蔣經國最偉大的事蹟就是把自己塑造成英明的統治者,而且在死後快要半世紀還被台灣人稱頌。他一手打造政工幹校,主導政治作戰,思想控制,擔任特務頭子,最後還可以華麗轉身成為『民主推手』。這真是諾貝爾獎級的神手。」

黃教授在文末很悲觀地表示:

當台灣民主化已經邁入第四個十年之際,很遺憾一位號稱要推動轉型正義、發掘歷史真相的總統,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重新連結台灣歷史上「最後」的獨裁統治者(希望是「最後」)。但願這不會是未來人民給你的歷史定位。

諸多台派學者眾家喧嘩,紛紛發文對蔡英文總統表達憤怒後,被認定為蔡總統的前文膽的姚人多教授終於在1月25日清晨揮出大筆:〈總統,妳錯了〉。姚教授的PO文一啟頭即自陳要「收拾起嘻皮笑臉,公開、正面、嚴肅地來講一下蔡英文去紀念蔣經國的事。」

昔日文膽揮筆長嘆: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姚文還極其辛辣地寫下如此字句:「一個宣稱要做轉型正義的總統,最後變成獨裁者的傳人,這種事我實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緊接著他又寫道:

為了要掩飾她去紀念蔣經國的非道德性,也就是「人設」上的不一致,總統府這兩天動員了大量的媒體輿論,試圖把風向帶到蔡總統去蔣經國園區的現場教訓藍營的政治人物,甚至,她這一趟是去搶國民黨的神主牌之類在我看來是荒謬無比的言論。......

果不其然,根據我的觀察,這幾天為了要幫蔡英文辯護,有些民進黨的支持者突然開始幫蔣經國說好話。為了要合理化小英去紀念蔣經國,這位威權時期的獨裁者反而被美化甚至被神化,然後,一種耳熟能詳的論點又出現了,有功有過,功過相抵,而且這一次講這種話的人是綠營。......

民進黨強力推銷反共保台這種言論會產生另一個更可怕的後果,我們在心智上以及行為倫理上又再度回到威權時代而不自知。......

以姚人多曾經是蔡總統最親近的幕僚身分而斷言總統此次談話有明確錯誤,已經具備極大殺傷力,更何況姚還抨擊說:「我敢肯定,沒有一個國家的威權懷舊會比台灣更有苦澀的喜感,也沒有一個國家的威權懷舊是來自於一個宣稱要做轉型正義的總統。」就等於徹底嘲笑了蔡總統失格言論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認真思考,這麼多位泰斗型的學者站出來公開評論蔡總統的文章裡,似乎都隱含了「總統在政治哲學上理應被視為國家最高的道德化身」的潛在個想法。

但是蔡總統兼任民進黨黨主席而即政治大權於一身,又背負了2020年超高選票的人民付託,即使不必然要把她化約為「國家最高的道德化身」,至少其言行也相等於指引著台灣人民幸福與希望之方向指標吧!

走筆至此,我不自覺又想起上世紀80年代在美國跟海外「台獨聯盟」成員幾場激烈辯論。我當時只集中反覆質問那些死忠盟員們一句話:「如果國民黨突然宣布台灣獨立,你們要不要支持?」

獨揭「反共保台」的信念,台灣將陷入輪迴命運!

這樣看似無厘頭的問句,其實正是拆穿國民黨假「反共保台」之名而實行獨裁特務統治的真實面目,當時正值蔣經國大力推動「三合一敵人」政策強力對內對外鎮壓異己份子的荒謬年代。

歷史真的很喜歡捉弄人類,隨時都會產出諷刺劇的戲碼和情節。轉了幾十年後,台灣還又輪迴到相似的場景裡,繼續演出極其類似的劇本,只是主角換了,導演也換了而已。而觀眾呢?

因為必須「反共保台」,四十多年前戒嚴時代所提出的那套荒唐的問句,如今很可能面臨是否要將主受詞稍稍調換成另種質疑:「如果民進黨突然宣布戒嚴獨裁,我們願不願支持?」

因為我們拒絕統一,所以我們必須強力捍衛台灣的主權獨立,也所以我們必須堅定「反共保台」的信念和意志。

如果真的只是這樣子而已,就等於無條件給了任何敢於冒險犯難的政治野心家們另一次機會,當他們在取得執政權(統治者)之後即有了足夠理由和手段,只需簡單祭出「反共保台」的大纛,即可遂行展讀執演其「獨裁統治」的歷史劇本。

因此,如若是不能堅持定錨於「自由、民主、人權」的至高價值,將之優先做為不可替換的基本前提,卻單單獨揭「反共保台」的口號或信念,則不僅是不具任何意義,甚至還可能讓台灣人民因為誤信而誤蹈了昔日的蔣氏政權所曾在台灣深掘的罪惡深淵。

也唯有在定錨於「自由、民主、人權」的至高價值的這一層意義的框架之下,蔣經國的歷史定位,縱有再巨大之功,也難以遮掩虛飾其在台利用特務統治所展演的特務恐怖政策並肆意殘虐異己,踐踏人權的諸多罪愆。

所以,蔡總統,若是再有類似要去出席紀念這些獨裁者的致詞場合上,請你在歌頌其藉「反共保台」而行諸惡之前,務必記得優先闡釋一下台灣奉為立國根本的「自由、民主、人權」之信念吧!

 一起來「譴責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順便藉用本文,極力推薦「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發起聯合各界民間團體的一份共同聯署抗議聲明:《譴責民進黨政府發揚威權論述 呼籲政府提出轉型正義落實時程表

真促會的聯署聲明要點:

我們呼籲:

一、政府應在五月份促轉會任期結束後提出具體的轉型正義落實時程表,針對各項工作分別提出短中長程計畫。​

二、政府應在每年行政院長的施政報告中,將轉型正義的推動進度,納入施政報告中。

連署網址:https://reurl.cc/xOlk7V。​(聲明內文在裡面)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蔡英文總統於1月22日上午出席「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典禮」時的一番致詞動台北市長的敏感選情

台大政治系教授陳嘉銘博士首先發難,在臉書上PO出「四問蔡英文總統」,尤其在第四問,陳教授十分嚴厲地提出他對蔡英文總統的詰難,並且將蔣經國模式跟習近平等同類比

周教授也直書:台灣戰後被教育的「中國歷史」其實根本是「中華民國的中國史,尤其是國民黨的中國現代史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