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後的省思

新頭殼newtalk 文/朱蒲青
1970-01-01T00:00:00Z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   圖:朱蒲青/攝(資料照片)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   圖:朱蒲青/攝(資料照片)

在櫻花樹下及「夜百合」花開的季節,為了紀念郭芝苑百歲誕辰,郭芝苑音樂協進會在其苑裡故居,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紀念音樂會。這次不再是業餘合唱團獨撐全場,而是邀請學院派的鋼琴家嚴俊傑演奏、女高音黃莉錦的演唱,來表達音樂界對「台灣現代民族音樂之父」的推崇致敬之意,讓大家對郭芝苑所做的樂曲,有不同的感受與體會。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鋼琴家嚴俊傑演奏《台灣古樂幻想曲》。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鋼琴家嚴俊傑演奏《台灣古樂幻想曲》。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郭芝苑生前曾經這樣形容自己,他是處在一個「失聲的年代」,1946年他第二度自日本學習作曲回台後,曾任省立新竹師範學校教職,但因不諳中文,因此離開學校返鄉專心作曲,而他最為輝煌時代則是1973年起接受省交團長史惟亮邀請,進入「台灣省交響樂團」研究部,專職作曲和編曲,以及撰寫曲目解說等,總共工作了14年。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在阮文池指揮下郭芝苑合唱團演唱台語兒童三首歌曲〈 秀才騎馬〉、〈凸鼠 〉〈雷公歹聲嗽 〉。 圖:文化總會/提供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在阮文池指揮下郭芝苑合唱團演唱台語兒童三首歌曲〈 秀才騎馬〉、〈凸鼠 〉〈雷公歹聲嗽 〉。 圖:文化總會/提供

在90年代後,同鄉阮文池自美國紐約留學返鄉,他看到郭芝苑隻身以台灣文化背景作為歌曲創作元素,實在太單薄孤寂了,因此決定致力推動郭芝苑的台語藝術歌曲,兩人並創辦「郭芝苑室內音樂合唱團」,每週五晚上在阮文池家中練唱。已故台灣生態協會理事長鍾丁茂教授,當時也是合唱團的重要成員,鍾並以〈拜五暗時〉台語詩,生動地描繪了合唱團員練唱時凝聚的熱忱。

郭芝苑的台語藝術歌曲由這群苗栗、台中地區業餘人士所組成的合唱團,在指揮阮文池教授負有使命及熱情的堅持下,郭芝苑也不時親臨指導排練,他們征戰海內外甚至國家音樂廳,他們的特色不是因為合唱團專業水準很高,而是很草根、很庶民,形成另一種亮眼,溫暖海內外不少台灣人的心。

在這段期間,郭芝苑致力仍然創作台語歌謠和童謠,其中創作童謠原因是因為他的孫子輩回來苑裡玩,通常來叫一聲阿公就跑掉了,阿公和孫子語言溝通時有困難,因此決定台語童謠創作,童謠取材都與日常生活有關的事物,如「火金姑點燈仔火」、「田嬰」、「風吹」、「我的耳仔」、「中秋暝」等,希望讓小孩子從小熟悉台語,最起碼要創造這樣的環境,讓小孩認識自己文化的根。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女高音黃莉錦演唱《紅薔薇》、《藍色的夢》。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女高音黃莉錦演唱《紅薔薇》、《藍色的夢》。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生前他多次接受筆者訪問時,曾經這樣喟嘆著,他不是學院派的教授,沒有學生輩可以來推展他的音樂,這是他的音樂比較無法為社會大眾所熟知和傳唱原因,這點讓他覺得很遺憾。

話雖如此,90年代之後,還是有學院派的教授,對郭芝苑的音樂給予重視,並投入研究,包括當時的師大教授陳郁秀撰寫的《沙漠中盛開的紅薔薇》一書、吳玲宜〈郭芝苑-野地的紅薔薇〉、台北藝術大學教授顏綠芬撰寫--《台灣前輩作曲家郭芝苑先生生命史研究》,郭芝苑的音樂,在本土政權成立後,社會氛圍改變,逐漸為大家所熟知,這期間他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總統二等景星勳章等,並獲靜宜大學頒贈榮譽博士,算是遲來的榮耀。

陳郁秀和鄭麗君兩位前任文化部長對郭芝苑這位本土作曲家也多所重視,其中鄭麗君在文化部長任內,邀請林崇熙推動「國家文化記憶庫及數位博物館應用計畫」,加上剛好有一群本地和外地學生因為發起「反風車運動」,逐漸對苑裡有更深感情,他們成立了「苑裡掀海風」社團,同時也受到阮文池的感召,2017年獲得文化部社區營造青銀合創實驗、國家文化記憶庫的支持,結合專業工作者如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組、台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師生,國立苑裡高中,將收藏於郭芝苑故居2000多件的音樂家物件,清潔、分類、數位典藏為珍貴地方知識,並結合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CC創用公開資料,提供後續研究、詮釋、轉譯、應用。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掀海風團隊負責布置現場及主持。 圖:文化總會/提供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掀海風團隊負責布置現場及主持。 圖:文化總會/提供

除此之外,也結合108課綱,與學校師生合作編成「特色教育」。合作學校包括,國立苑裡高中、縣立苑裡高中客庄國小師生一起合作,結合歷史、公民和地理科老師音樂、戲劇等藝術教育工作者,一起設計以郭芝苑音樂為主題的在地特色教案。

郭芝苑曾經說過,「本土性就是世界性,民族性就是國際性」,這段話為他的一生的創作,下了完美的註解。

文化部長李永得和文化總會副會長鄭麗君大力支持,在郭芝苑百年誕辰之際,分別在郭芝苑故居及高雄衛武營音樂廳、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辦紀念音樂會。總統蔡英文也公開呼籲大家欣賞郭芝苑線上音樂會。

有不少愛樂者希望政府將苑裡鎮打造成像奧地利薩爾斯堡的音樂之都,這是一個理想。目前在文化部支持下,目前結合教育,轉譯、傳承地方知識,種下了認識郭芝苑音樂的種子,既然是國寶做作曲家,全鎮的小朋友傳唱郭芝苑的童謠音樂也是自然的事情。

目前掀海風團隊更規劃了郭芝苑音樂快閃行動及利用郭芝苑故居舉辦各項藝文活動。

推動郭芝苑音樂走過了20多個年頭,政府單位也有關注,但說實在投注的預算,實在是杯水車薪,看到郭芝苑的鋼琴被白蟻駐蝕毀壞,實在不該是政府已經把他列為保存重點音樂家的同時,還會發生的事。目前在桃園鍾肇正文學紀念館、台南有「吳晉淮音樂紀念館」,為什麼郭芝苑故居要轉為音樂紀念館,卻是困難重重,是苗栗是一個窮縣,桃園、台南兩都富縣的緣故嗎?事實上,這個故居音樂館的規劃,從來就圍繞在預算不足這件事上面,政府是否應拿出大決心籌劃執行。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文總副會長鄭麗君(第一排左一)、文化部政次蕭宗煌(左二)、傳藝中心副主任鄒求強(右一)出席這場盛會。 圖:朱蒲青/攝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文總副會長鄭麗君(第一排左一)、文化部政次蕭宗煌(左二)、傳藝中心副主任鄒求強(右一)出席這場盛會。 圖:朱蒲青/攝

郭芝苑故居音樂會結束的當天,文化部政次蕭宗煌聽到來自地方和音樂界的訴求,也認真與郭芝苑家屬討論起保存的方式。文化的保存,從來就是細膩的積累,但有些音樂文物若不即時出手,任由風化毀損,很快就灰飛煙滅,如此真的很對不起下一代人的。相關單位應該要加把勁,若是政府預算真的拮据,由文化部發動企業家來支持也是一條路徑,這個方式在國外也是經常有之事,政府單位不妨可以考慮。

蔡英文2011年拜會郭芝苑老師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蔡英文2011年拜會郭芝苑老師 圖:文化總會提供(資料照)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