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讀享頭殼幣✦喝咖啡換iPhone ⓘ
瀏覽15 請下滑瀏覽 即可獲得頭殼幣 ⓘ
立即領取 即可獲得頭殼幣

管仁健觀點》柯文哲真的是「陽明劉文聰」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海水退潮後,就知道誰沒穿褲子!」疫情真的是台灣政壇最真實的照妖鏡,政客的智商究竟是157?還是87?自己說沒用,看確診數字就知道。

2021年7月5日《新頭殼》報導〈怒嗆柯文哲防疫政策不佳 財經網美直言:他是文憑社會最失敗的範例〉:

「疫情指揮中心今(5日)公布確診人數,本土病例為28例,死亡個案為1例,新北市新增5例確診病例,疫情緩和許多,反觀台北市近期成為確診數第一名,不少人質疑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防疫政策。

對此,『財經網美』胡采蘋在臉書《Emmy追劇時間》,怒批『柯文哲真的不如侯友宜』……她聽過無數例子說,美國人更重視一開始普通、但慢慢成功的人,因為能從普通或失敗中學習、變好,才表示你有學習曲線,能慢慢掌握住成功的方法。……

她接著酸柯文哲『是文憑社會最失敗的範例』,自認擁有頂尖醫學知識,然而目空一切,無法團結人群作戰,導致北市疫情慘敗。」

「只能是第二」的陽明醫科?

台灣自2001年廢除大學聯考,改以「多元入學方案」取代之前,實行了43年的「大學暨獨立學院入學考試」,簡稱「大學聯考」。這不但改變了無數青年學子未來的前途,也影響了他們的人格。

大學聯考的錄取率,跟今天完全不能相比,因此就有很多落榜生要讀「高四班」。也就是用一年的時間,在補習班裡重讀高中三年的課業,明年再次參加聯考。

但付錢就能讀的「高四班」,還是有不同等級。像是最高級的「台大保證班」,不但學費超高,不是畢業高中名校,或是已考上私立大學的重考生,即使家長肯花錢,補習班也不見得敢收。其實不只是考上私立大學的會選擇重考,有些考上公立大學的,還是會重考,尤其是丙組。

大學聯考分甲乙丙丁四組,丁組的榜首是台大商學系,但有人分數能上卻不讀,例如陳水扁就是重考去讀台大法律。乙組的狀況更複雜些,因為很多人對中文、歷史或哲學的興趣大過於英文,所以台大外文系雖是乙組榜首,但很多分數達到台大外文的考生,卻選擇台大的其他科系,甚至為了學費與未來出路,放棄台大而選擇師大。

甲組的狀況就更複雜,台大電機系雖是甲組榜首,但電腦普及後,有些學生第一志願是資訊系。有楊政寧、李政道與丁肇中三位華裔物理學家獲得諾貝爾獎,台大物理系也一直能招到高材生。甚至國民黨想發展核子武器,讓清大核工系也一度很熱門。

但是這些百花齊放的現象,到了丙組就萬流歸宗。台大醫科從日治時代起,就是台大的龍頭,甚至是台大的前身(台大是從醫科逐漸發展成綜合大學),戰後四家新成立的私立醫學院或醫專台北高雄中國中山,就是緊跟其後。到了1970年代,國立的陽明醫學院開始招生,就成了丙組第二志願,迄今40多年依然不變。

簡單說,在大學聯考的時代,因為報名時就要先選組並填志願,又不准跨考其他類組。甲乙丁這三組還好,都還是會有超高分的學生,堅持不選台大的電機、外文與商學系,卻選了台大其他科系,甚至其他大學。

但在丙組就沒這種事,有一位陽明畢業的名醫甚至這樣說:「我們全班都是第二志願考上的,沒有第一,但也沒有第三或其他,只能是第二。」

柯文哲為何認為「考上陽明是恥辱」?

戒嚴時代別說是考上那4家私立醫科,即使考上了第二志願的陽明醫科,都還有人堅持非台大醫科不讀。可是既然要堅持「義不受辱」,直接去補習班報到就好了,為什麼會像柯文哲這樣,都進了陽明醫科又選擇重考?到底柯文哲是遇到了什麼「非台大醫科不讀」的挫折?

2014年10月17日,柯文哲首次參選台北市長之前,發表第二本新書《改BEN成真》,找來當年他在陽明讀書時的老師,擔任當時系上助教的作家小野站台,期望面對國民黨提名的連勝文時,能爭取更多都會區中產階級的選票。

但小野一上台就大爆料,他說柯文哲過去在資歷中,一直不願承認自己念過陽明醫學院;就是因為柯文哲不服氣,覺得「考上陽明是恥辱」。

小野還說,SARS期間,很多優秀醫師都出自陽明醫學院。小野更說,如果你繼續念陽明,你也不一定可以考班上第一名,當面勸柯文哲要學會謙卑。

小野這段發言讓柯文哲很尷尬,無奈那時大選在即,柯文哲也還有求於小野,情勢所迫,只好公開承認自己讀過陽明,而且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驕傲。

陽明醫科明明就是大學聯考的丙組第二志願,燒香拜佛加囊螢映雪都還很難考上,柯文哲卻讀了又退學去重考。2017年《商周》報導〈第一次聯考數學30分、第二次聯考只填台大醫科 柯文哲的媽媽這樣教出3個博士小孩〉是這樣說的:

「第一次聯考,柯文哲只考上陽明醫學院。何瑞英回憶,那年數學特別難,柯文哲才考30分,數學考完後,柯文哲就回家哭著說:『台大醫科上不了,我下午不要去考了。』何瑞英趕緊說:『你如果不會寫,大家都不會,你一定要去考,媽媽相信你下午生物會考很好!』果然,柯文哲生物考了97.5分。

放榜後,柯文哲很不甘願,每天都躺在床上賴著,牙齦都浮腫了,何瑞英還煮苦茶給他喝,並安慰道:『畢業證書都一樣大張,媽媽覺得陽明醫學院也很不錯,你要去讀。』

隔年,換柯文哲的弟弟考大學,柯文哲便要媽媽幫他再報考一次,志願只寫台大醫科,『我還記得,我去報名時,志願只填台大醫科,工作人員還給我一個白眼,』何瑞英笑稱,後來柯文哲果然考上了。」

柯文哲為何是《台灣霹靂火》劉文聰?

柯文哲當年到底遇到了什麼狀況,非要離開陽明醫科?第一種說法是柯文哲的表妹,從小到大成績都輸他,偏偏聯考贏過他,考上了台大醫科,據說後來也當了台大皮膚科主治醫師,讓柯文哲不甘心繼續在陽明讀下去。

第二種說法更傳奇,因為那時陽明剛創校,柯文哲與計程車司機,都不知道這學校在哪裡,於是司機一面開一面罵,什麼「鬼學校」,從來沒聽過。當時北投第6公墓尚未拆遷,陽明校區就在公墓附近,我們老北投人還真有人說那是「鬼地方」。

但柯文哲不管是受到表妹考上台大的刺激,還是覺得被不認識路的計程車司機羞辱,回顧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真的就是一場鬧劇。含著金湯匙出身的連家大少爺,抱怨自己的人生充滿「皺褶」;考上陽明醫科的柯家大少爺,感嘆大學聯考「失利」哭了半個月,40歲仍會做惡夢。

說穿了柯文哲就是《台灣霹靂火》裡的劉文聰,考上第二志願的陽明醫科,仍然是他一生最難以啟齒的羞辱。或許這些劉文聰的名言,就是柯文哲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寫照吧?

「我不甲意輸的感覺。」

「我就是背骨孩子。」

「我劉文聰會辜負全世界的人。」

「我心情若不好,我就會不爽,我不爽我就想要報仇,我若報仇下去,下一個要死什麼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讀新聞享好禮
活動說明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請下滑瀏覽 領取頭殼幣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