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法國封城封校 被疫情犧牲的一代嘆還剩什麼?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2020年20歲的人活得很艱難」,這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名句,卻像一個緊箍咒如影隨形的跟著法國的大學生來到了2021年,武漢肺炎病毒疫情使得大學生的大學生活沒有新鮮事,沒有夢想,沒有朋友,鎮日只能孤獨的對著電腦上網課。

終於,1月9日淩晨2點,里昂衛星城维勒班(Villeurbanne)的宿舍區,一名大學生從6樓跳樓自殺,目前仍在重症室救治,幾天後,又一名女大學生試圖跳樓自殺未遂。大學生的絕望之舉迴響遠遠超出里昂市區,全國的大學生都感同身受的體驗到了正在經歷一場看不到結果的折磨。

2020年3月16日起,法國政府宣佈全國學校必須關閉,6月份,中小學陸續復課,但大學直到9月才開學。9月前第二波疫情來勢洶洶,很多大學決定延後開學日,有些學校甚至延到10月中並且全面改為遠距教學。

好不容易重新進入校園的大學生,才過了一個多月的大學生活,又被迫再度遠距學習,10月 28日晚間馬克宏重啟第 2 次封城令,大學全面關閉,如同晴天霹靂,9月入學的新鮮人,連同學都還沒認識幾個,就要孤獨面對電腦上課,防疫措施造成的各項變動更令他們不知所措、精疲力盡,只得在一方斗室中自生自滅。

父母兄姊一輩的大學生活是,發現獨立和巨大自由,知識開闢新視野,建立可能持續一生的社會和友好關係,怎麼自己的大學生活卻是,大學關閉、網課抑鬱、運動文化和各種慶祝活動喊停、沒有社交生活,加劇孤獨感和心理困擾,失敗的焦慮無所不在。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政治學院(Sciences-Po)學生蘇波(Heïdi Soupault)因「感覺就像死了」,寫了封公開信給法國總統馬克宏:「若對未來不再有希望與展望,那19歲的我們還剩下什麼?」

「這個疫情偷走了你們許多東西。帶走你們曾夢想的學生歲月、你們曾幻想的經歷、你們曾盼望的友情與愛情,使你們已然不確定的未來更加黯淡」,對這份令人有所感觸也使人憂心的痛苦,馬克宏感性回信要蘇波「再努力幾週」。

面對學生的不安全感,「不再漠不關心和無所作為」的學生組織20日發起示威遊行,全國各地大學生走上街頭捍衛學習和生活條件,抗議校園被封鎖,並要求學校恢復以往面對面的教學制度。學生們強調,疫情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已經造成毀滅性影響。

法國學生全國聯盟(UNEF)等組織表示,一天6小時面對電腦,學習大量網課讓人精神崩潰、抑鬱甚至產生自殺念頭,此外,禁足、宵禁等措施,許多行業被迫關門,百業蕭條,一半須靠打工賺取學費和生活費的大學生,不得不放棄打工機會,頓失生計,中斷資金來源的他們,無力付房租、買食物,經濟現實使得不穩定的狀況變得更為脆弱,加劇了學生心理上的巨大脆弱性。加上高中生、大學校預備班,以及高級技校繼續上課,大學生兩個月沒有進教室上課,分外感覺遭受不公平對待。

疫情生活像一場噩夢,很多人自稱是幽靈大學生,認為自己是被疫情犧牲的一代。《費加羅報》對2,522名大學生進行網上調查結果顯示,54%大學生自疫情開始後曾考慮停學,當中兩成甚至不斷有此想法。66%受訪者感到被遺忘,56%認為被政府犧牲了,小學和中學生可照常上學,大學生卻被困在家中。

大學生中分別有89%和61%認為沒有得到政府和校方任何支持,58%表示他們的老師有為他們設想和給予幫助。只有13%大學生稱可以有效率地上網課。91%擔憂國內經濟及社會困境和未來,73%尤其憂慮就業問題。

馬克宏21日主動回應,與學生會面,聽取他們對封鎖措施的抱怨與擔憂,不能與外界交流的孤獨感以及對後疫情時代就業前景的絕望,從去年10月至今一直上網課的大學生,希望在未來可以每周一天返校上課。

針對部分大學生到月底就出現寅吃卯粮情況,他承諾學校食堂將為每個大學生每天提供兩次1歐元的套餐。面對大學生群體越來越嚴重的心理問題,政府2月1日起推出「心理支票」,資助陷入困境的學生進行心理咨詢服務。但馬克宏強調,法國疫情因為英國病株和南非病株的演變而不斷加重,恢復正常授課不可能,未來數週將更為艱難。

不過,也有大人們看不過去,這個社會怎麼會教育出這麼脆弱的一代?政府是不是太過保護了?大學生朱莉在接受電視台採訪時表示,她母親教育她,在國家推出1歐元學生餐以及心理支票報銷心理醫生咨詢費的時候,如果大學生還沒有要進入殘酷社會打拼的準備,這樣的叫苦顯得很幼稚。土魯斯大學教授阿爾諾也表示,他能體諒長期上網課學生的精神狀態,但平時上課看手機如今卻抱怨網課太自由,同學是否也該反省一下。

有分析認為,大學生是未來的選民,馬克宏如此安撫大學生也是在為2022年總統大選做準備。馬克宏的演說中不斷提到年輕世代的沉重犧牲,「你們這個世代從去年3月開始展現的勇氣值得我們尊敬…在這場戰役中,我清楚意識到我們要求年輕人許多事情。」

面對大學生在遊行中指責他「犧牲了整整一代人和將國家置於風險」,馬克宏知道「對你們有何虧欠,我將會盡可能回報你們在疫情中所做的貢獻。」

1月25日,在封校近三個月後,法國大學重新開放,大一學生恢復面對面授課,每個班可容納平常學生人數的一半。

「2020年20歲的人活得很艱難」,這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名句,卻像一個緊箍咒如影隨形的跟著法國的大學生來到了2021年,武漢肺炎病毒疫情使得大學生的大學生活沒有新鮮事,沒有夢想,沒有朋友,鎮日只能孤獨的對著電腦上網課。

疫情生活像一場噩夢,很多人自稱是幽靈大學生,認為自己是被疫情犧牲的一代。《費加羅報》對2,522名大學生進行網上調查結果顯示,54%大學生自疫情開始後曾考慮停學,當中兩成甚至不斷有此想法。66%受訪者感到被遺忘,56%認為被政府犧牲了,小學和中學生可照常上學,大學生卻被困在家中。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