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馬克宏的轉彎!千禧世代不讀傳媒 法國總統直播對話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接受媒體的專訪畫面。   圖/截取自馬克宏臉書影片(資料照片)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接受媒體的專訪畫面。   圖/截取自馬克宏臉書影片(資料照片)

下午 4點03分,YouTube平台的聊天室上開始寫著:「哦,Manu(法國總統馬克宏小名),您要開始了嗎?」 4點05分 :「嚴重遲到。」 4點08分:「快點,我要做功課了。」這些螢幕後面的年輕人開始不耐煩了,4點08分,諷刺的寫,共和前進黨主席「不前進了」,這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想要對話的千禧世代,從來不聽不看總統在電視對全民的演說,這會兒卻在電腦和手機的螢幕上給馬克宏機會,看看他要說什麼;這也是為什麼在許多廣播電視的莊嚴演說後,馬克宏要打破在總統府接受訪問的傳統,親自到獨立網路媒體Brut的辦公室,進行更年輕更新潮的溝通。

終於,4點11分,身穿藍色西裝和領帶的國家元首抵達Brut辦公室,出現在智能手機上或電腦螢幕前,這些年輕人驚訝的觀察到「他有兩枚戒指」,沒有刻意穿牛仔褲和VEJA小白鞋來讓人覺得他很年輕,不拘泥於禮節,馬克宏立刻開始接受前所未有的網路影音媒體Brut的直播採訪。

雖然只有四年歷史,Brut專攻社群媒體、影像新聞以及直播,代表著新的信息獲取,是以更直接、更自發的方式,年輕世代趨之若鶩,35歲以下的網民佔70% ,25歲以下的人更是100%都接觸過Brut,每天的觀看次數達到1300萬。

千禧世代認為新媒體是真正的自由媒體

遠離傳統媒體了解時事新聞的千禧世代,認為新媒體是真正的自由媒體,黃背心運動的示威者也不信任傳統媒體,認為這麼多年來,他們默默無聞的悲慘生存狀態與這些媒體的無所作為有重大關係,因此對記者充滿敵意,拒絕與記者談話,反而看重社交媒體或那些即時的、現場的、毫無選擇的現場直播,Brut 因而成為新的街頭媒體象徵,Brut的記者布西內(Rémy Buisine)最著名的就是十個小時的直播。11月23日他從共和廣場對一個移民集中營進行暴力疏散時,儘管出示了記者證,還是遭到同一名警察襲擊三次,網絡上也流傳他被警察打倒在地的影像,布西內在社交媒體直接反駁內政部長的官方說法,Brut 也要求巴黎警局和內政部作出解釋,獲得年輕網民的支持,也促成了馬克宏要到Brut接受最複雜的挑戰。

疫情危機也凸顯政府和這些不看傳統媒體訊息年輕人的代溝,在首次解封後,雖然政府在傳統媒體上的聲嘶力竭,但都沒能成功讓年輕一代遵守政府的防疫規定,導致第二波疫情蔓延,雖然承認,「2020年對於20歲的青年是很艱難的。即使你已經40多歲了,有時也會想要放鬆一下。」馬克宏還是氣急敗壞的宣告了第二次封城隔離政策,也醞釀要親上火線,希望說服遭受經濟和疫情危機打擊的年輕人,體認到「如果要與他們交談,就必須去他們的媒體,尤其是社交網絡」,馬克宏4日選擇了Brut所组織的網路媒體直播。

他在Brut面對布西內等三名記者,不僅侃侃而談兩個半小時,還回答網友通過Snapchat提出的問題。整個採訪圍繞世俗主義、恐怖主義、身份認同、抗疫失能、警察暴力、整體安全法草案以及環境生態、新疆維吾爾族等時下年輕人最關心的問題來展開,對這些問題的反應,政府都在努力傳達但都沒能成功,因為平常的渠道都無法接觸到所有的年輕人。

馬克宏不是第一個想要跟年輕人溝通的總統。1985年4月,法國電視一台TF1的主持人穆魯西(Yves Mourousi)在電視節目中就測試了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對「年輕人」文化的掌握程度,問他知道甚麼叫chébran (時髦的(branché)顛倒音節)? 至今還令老一輩印象深刻。只不過,35年後,愛麗榭宮拒絕了要讓馬克宏在Brut的採訪中,重演密特朗的橋段。

馬克宏偏愛數位公關 通過社交網站臉書直播

馬克宏要拒絕的也有傳統媒體。2017年他剛上任,刻意與媒體保持距離,打破之前許多慣例,連將近42年的國慶日總統接受媒體採訪傳統,都因與其想體現的變革有出入而被取消,直到今年因法國身陷疫情、經濟以及社會三大危機,才決定重拾傳統,闡述「新路線」。這位年輕總統雖不像剛過世的前總統季斯卡(Valery Giscard d'Estaing)大談現代性,卻與年輕世代一樣,偏愛數位公關,通過社交網站臉書直播,直接向法國民眾傳遞自己的想法,今年6月,他還通過當下年輕人喜愛的Tiktok向廣大高考學子發出祝賀,引起熱烈反響。

在Brut 的直播,馬克宏是否掌握了這個年輕媒體的影響力還有待觀察。但是對他所謂「有迫切需求、合法焦慮、脆弱性的一代」,他所討論的主題是否都反映了「Covid一代」的現實關切?有社會系學生就說,他很失望,馬克宏說他想要說的,並沒有提到年輕人真正關心的切身問題。

警察們也很反感。馬克宏在直播中承認,公共場所中,有色人種被警察檢查身份證件的比例更高,因為他們容易被認為與危害安全的行為相關,他承諾,在1月份推出一個全國性的監督平台,便於民眾投訴和檢舉警察的違規,特別是歧視行為。警察工會(Alliance Police Nationale)強烈不滿,強調在一些敏感區域執勤的難度本來就高,總統的言論更引起民眾對警察的不信任,甚至還要建一個反歧視平台舉報警察。工會號召警察在澄清事件前進行罷工,停止「會被視為歧視」的身份檢查,散步巡邏擺爛就好。

馬克宏的新嘗試,也沒有阻止5日90多個城市的大規模反整體安全法的抗議,內政部長達馬南(Gérald Darmanin)指出,在暴力和破壞行為最嚴重的巴黎,48名警察受傷,「暴徒正在損害共和國」。

馬克宏要打破在總統府接受訪問的傳統,親自到獨立網路媒體Brut的辦公室,進行更年輕更新潮的溝通

遠離傳統媒體了解時事新聞的千禧世代,認為新媒體是真正的自由媒體

疫情危機也凸顯政府和這些不看傳統媒體訊息年輕人的代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