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水利會改制不辦交接? 黃金春:若真對農民好 為何連交接都不敢辦?

新頭殼newtalk | 林昀真 桃園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黃金春批評,如果政府有理,改制又有正當性,為何連新任管理處長的交接都不敢做?   圖:林昀真/攝
黃金春批評,如果政府有理,改制又有正當性,為何連新任管理處長的交接都不敢做?   圖:林昀真/攝

依照農田水利法規定,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將自10月1日起改制為公務機關,由農委會農田水利署納管,各地水利會也會更名為管理處,但距離改制實施日僅剩兩天,目前農委會僅公布農田水利署首任署長由農委會現任企劃處處長蔡昇甫調接任,至於各地分處人事尚未公布。一直以來反對改制的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會總會長、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接受新頭殼專訪時透露,中央連辦理交接都沒有,連誰要來接任桃園管理處長也未知,「政府如果有理,改制又有正當性,若真的對農民好,為何連交接都不敢做?」 

黃金春指出,從三年多前開始,政府就針對農田水利組織通則部份條文提出修正條例,其中第40條修正案將農田水利會員的投票權、選舉權全部剝奪,嚴重侵害農民權益,明顯違法違憲,甚至違反人權民主自治,他多次向農委會提出異議,均未獲重視。 

黃金春說,三年多來,他跟著農民一起驚慌失措,許多農民甚至還問他,「為何當初我們支持的政黨,現在要反過來消滅我們農田水利會」。他表示,農水法今年10月1日要上路,在此之前農委會卻頻頻干預目前仍可自治的水利會業務,若不符合改制程序就以行政函令要求不得執行業務,讓水利會職員根本無法做事,就連水利會欲編列預算聘請律師針對農水法第23條提出行政訴訟,農委會也來函要求不得編列預算。 

「政府真的是土匪,霸道不講道理,10月還沒到,農水法還沒執行,農委會就來函叫我們自己去申請財產移轉給政府」,黃金春說,他是現任桃園水利會會長,當然要保護自己農民會員的權益,因此以「窒礙難行」回文;聽說有其他水利會有送件,但地政事務所不敢辦,「找不出有哪一條法條可以這樣直接過戶」,還有農友酸說,乾脆叫政府在地政法加一條「強奪充公」的規定算了。 

黃金春批評,農委會說要把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的理由都是假議題,其中提到改制後可擴大灌區,但事實上,日據時代就設立的17個水利會任務本來就是要灌溉全國31萬公頃的糧食生產區,各地水利會的設備、水源均獨立運作至今,政府現在說要再擴大灌區,將高地納入灌區範圍,「政府根本找不到擴大灌區的地點,連現有的設備、水源都搞不清楚,怎麼去擴大?」 

再者,農委會稱水利會改制後,將有公權力可執法取締灌溉水質汙染,還可以依法予以懲處,黃金春認為,水質污染防制中央有環保署,地方有環保局,而且農田水利會農業灌溉水資源的污染源來自全國各地工業區廢水排放到河川,其廢水排放標準本來就不符合標準較高的農業灌溉水質要求,但現在農委會卻說要付予水利會公權力開罰,「請問是要罰誰?」 

黃金春說,10年前他接任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時,就要求政府要做好「灌排分離」,因為全國的水利會除了水庫的天然水以外,都靠河川引水灌溉,光是桃園水利會就有363個河水水源引水,但工業廢水、家庭民生用水的處理均未達到灌溉水質標準,結果這些水源排入河川後再引到水田灌溉,間接影響食安,「幾年前我就要求了,你(農委會)做不到,結果現在要給水利會公權力?我就說,這根本就是假議題,治標不治本。」 

「在其位、盡其責、善其事是我從民國66年從事公職以來的堅持」黃金春無奈表示,雖然他是民進黨員,面對民進黨執政卻推出農水法這樣的惡法,「我不能為我的政黨做這麼惡劣的事」,為了保護農民會員的權益,提出「行政訴訟」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還會透過「釋憲」,讓大法官來說明農田水利法到底有沒有違法違憲。 

「執政黨不要介入司法」黃金春特別呼籲,讓大法官憑良心釋憲,為全國150萬會員百年來的血汗做公平裁示,若訴訟、釋憲都無法解決,他的最後一步,將與嘉南、雲林、彰化、台中等5大反消滅水利會自救會會長及會務委員組成請願小組,由他率隊入府向總統蔡英文請願,至於請願的時間點,就看訴訟釋憲結果如何,「希望我在辦這幾樣,政治力不要介入,讓法官裁示,一旦很明顯有政治力介入徵象,我就會辦理訴願。」他沈痛地說,如果最後連訴願都失敗,無法守住水利會會員農民百年來的財產,「那我永遠脫離民進黨」,誓言為水利會上百萬的農民會員堅持到最後。

 

黃金春說,如果最後連訴願都失敗,無法守住會員農民百年來的財產,他將脫離民進黨。   圖:林昀真/攝
黃金春說,如果最後連訴願都失敗,無法守住會員農民百年來的財產,他將脫離民進黨。   圖:林昀真/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