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從反共到舔共的「馬眼看天下」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前總統馬英九   圖:擷取自臉書
前總統馬英九   圖:擷取自臉書

這已經是2012年馬英九要競選連任時最有名的網路笑話,為了搶攻首投族,馬辦一度傳出要架設「馬眼看天下」的部落格。還請大家「別想歪了」,「馬眼」就只是「馬英九的眼睛」而已。

結果鄉民KUSO,如果「馬眼看天下」這名稱很好,他也要搞個「英唇說治國」的部落格來對抗。最後還是馬英九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殷瑋自己出面喊停:「從來沒有這樣的命名提案,名稱不妥的地方,本來我們也不打算使用。」

一場「馬眼VS.英唇」的網路大戰,暫時畫上句點。但是6年之後,為了馬英九那句「首戰即終戰」,馬蔡兩位前後任總統又戰了起來,雙方網軍也都全力動員,互批對方是在製造「恐慌」。

當然,美中台這麼錯縱複雜的關係,鄉民們若想在管大的文章裡找到解答,那還真是找和尚借梳子,借得到才有鬼啦!

不過,有一件事情本魯卻敢斷言,現在全台灣最「恐慌」,最怕被鄉民肉搜出來的人,跟中國的文攻武嚇都無關,而是害我們馬英九整天要用「恐慌」的眼神面對媒體,即使召開什麼「國家不安全研討會」,大家也依然只關心馬英九會不會永遠都這樣「睡不瞑目」吧?

藍婆藍媽外加藍甲的「天菜」

撇開政治不談,那些死忠的馬迷們,現在一定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醫生「下手」這麼狠?把馬英九「惡整」成了現在這個鬼樣子。真的,您就勇敢的站出來吧!溫良恭儉讓的馬英九,一定會約束粉絲,她們絕不會打死你的。

從年輕時一直到幾年前的馬英九,始終是政壇上少數靠「臉」搶票的政客。光看「幹鞋幫」那些花癡,在御用電視台裡公開與馬英九的互動,就知道馬英九確實是藍婆藍媽外加藍甲的「天菜」。

2008年8月25日《蘋果日報》報導〈小馬哥自爆初吻是舌吻〉:

「台北市長馬英九昨晚接受電視節目《康熙來了》專訪,由於主持人小S以作風大膽、問話犀利聞名,他進棚前還特地跟太太周美青『報備』。……

小S曾多次表態她與家人都『哈』馬英九,曾五度敲馬通告,但都被幕僚以公事繁忙為由婉拒。昨晚一開始錄影,小S就藉故找不到椅子,跌坐在馬英九腿上,也不斷把臉貼近馬的胸部或主動勾手,還替大S傳話,『願當馬英九的外遇』。馬被問得滿臉尷尬,……」

2008年10月9日《中國時報》又報導〈國慶大典 小S要坐馬英九腿上 網友噓 痛批花癡姊妹〉:

「大小S又失言!根據東森新聞8日報導,大小S受馬政府邀請10日出席國慶典禮,7日晚小S接受訪問第一個反應是:『可不可以坐馬英九總統的腿上?』

報導中大S還說:『我要坐他旁邊。』小S再補充:『我要坐腿上。』兩人所言引起網友喊『噁心』,痛批兩姊妹花癡,指小S言行『完全不像一個結婚的女性』。……

小S懷孕時,擔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上《康熙來了》,她搞笑與他牽手、挽手臂、摟腰,喊要坐他大腿,讓馬英九不敢看她。……」

不是整容,是整容失敗

馬英九的臉很帥,尤其那對外雙眼皮的「馬眼」。退休來後就算不要評論政治,單純去當個跑趴的「名猿」,無論是代言男性時裝、名表、精品、進口車或豪宅,都還算是很好的人選。可惜他捨不得放棄政治,這就已經害他失敗一半了;至於害他失敗的另一半,當然就是這段日子以來多此一舉的整容。

台港兩地藝人整容整到讓人「恐慌」的例子甚多,阿姑(周遊)與表姊(鄭裕玲)就是典型的「自找麻煩」。但撇開藝壇不說,政壇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自我毀滅,連方瑀若排名第二,就沒人想得出誰是第一了吧?

連方瑀年輕時是台灣選出的「中國小姐」,美到真的是會冒泡,但中年後也不知是為何想不開?「惡整」到下巴從圓潤變得尖緊,雙顴也從平滑變得高聳。然而最讓大家「恐慌」的,應該就是跟馬英九同樣的苦惱,從此要「睡不瞑目」吧?
  
大家都說連方瑀去整容了,只有名嘴李敖獨排眾議,在自己的電視節目裡替連方瑀說明:「你們都錯了,連方瑀不是整容。」

有人不服氣,拿出連方瑀的照片質問李敖:「李大師,你閱女無數,怎可能看不出她是整容?」

李敖尖酸刻薄的回應:「正因本人閱女無數,才敢說她不是整容。整容是把醜的變成漂亮,否則何須多此一舉?連方瑀的整,是把美的變成醜陋,所以她不是整容,她是整容失敗。」

其實我們看一下這些政壇的歐里桑,李登輝年輕時那個戽斗,下雨天真的可以接水。但是到了晚年,反而感覺慈眉善目。整容就算成功,也只能用來拍照,一說話甚至一有表情,顏面神經與臉部肌肉的律動就不協調,把老男人那種帶有睿智的魅力,與自然散發的親和力都給「惡整」掉了。

馬英九臉上有眼袋也很多年了,就像李登輝的戽斗,大家看久之後也都習慣了,但現在卻被不知哪位名醫「惡整」,搞得眼睛周邊的肌膚變得乾癟,眼球外凸到就像剛見到鬼,比整容前顯得更老了許多。現在他的雙眼看起來,就是中國飛彈已經射到頭上,一副「驚恐ing」的樣子。

要割的不是眼袋,是腦袋

其實馬英九「惡整」的不只是眼袋,而是腦袋。出身於特務家庭,年輕時是職業學生,前半生的一切惡行,都打著「反共」的招牌。

根據2006年6月發行的《傳記文學》第88卷第6期(總號529號)特稿:習賢德〈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第18頁至第19頁,馬英九於「自述」中的「經歷」,提到自己「反共」如下﹕

「61年(以下皆以民國紀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旋服預備軍官役,任職於左營海軍後勤司令部。63年初,以擔任『粉碎共匪和談統戰陰謀』系列演講,膺選當年優良海軍軍官。……」

「余以中山獎學金留學海外,從事『反共愛國活動』甚為積極,計曾於:

(一)64年至65年,任紐約大學小組長,曾主辦65年青年訪問團演出及『反共』義士鄒光漢演講等大型活動。

(二)65年秋赴哈佛後,任留學生反共刊物《波士頓通訊》主編及主筆前後5年,曾以王紹陵、葉武臺、李南僑等筆名撰寫專論、社論、雜文十餘萬字,『批判中共』、台獨及海外左派,迭獲中央海工會獎勵,……

(三)67年底,中美斷交期間,出版增刊之《波士頓通訊》,發動抗議遊行,……同年2 月底,應邀返國參加華僑團結『反共』會議。……」

從反共到舔共的「馬眼看天下」,見證了這些高級外省人的無恥嘴臉。反共舔共不是重點,他們要永遠成為統治階級,站在我們這些賤民頭上吃飯拉屎,才是他們這些權貴的唯一目的,因此寧予外賊,不給家奴。他們要割的不是眼袋,是腦袋才對。

這已經是2012年馬英九要競選連任時最有名的網路笑話,為了搶攻首投族,馬辦一度傳出要架設「馬眼看天下」的部落格。還請大家「別想歪了」,「馬眼」就只是「馬英九的眼睛」而已。

前總統馬英九。   圖:張良一/攝
前總統馬英九。   圖:張良一/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