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辯論就來!又高又雄論 陳以信向蘇揆下戰書

新頭殼newtalk | 陳芳伶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國民黨立委陳以信。   圖:擷取自陳以信臉書
國民黨立委陳以信。   圖:擷取自陳以信臉書

對於國民黨立委陳以信說的「又高又雄」言論,行政院長蘇貞昌今 (8) 日發文開酸:「大家有覺得台灣又台又灣嗎?」除了被蘇貞昌暗酸外,先前也有名嘴李正皓、專欄作家張宇韶批評,陳以信稍晚對此事發影片回應,向蘇揆宣戰 :「想要辯論就來!」

陳以信在臉書發文表示,有人批評他說「高雄又高又雄」的說法,然而這些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批評,他其實不以為意。不過現在連蘇貞昌都出言批評,身為立法委員的他基於職責,一定要公開回應。

他在影片中表示,今天在網路上,有很多批評的人,他們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實高雄這個地名,除了從打狗,這個原住民的聲音取自日本的諧音,其實日本人當時取名高雄,是因為高雄當時在日本京都是一個名山,這個山勢算是雄偉,那麼上面也有日本人的護國神寺,所以說當時取名高雄,而不取名同音的高尾,因為高雄這個音,也可以翻成高尾,取名高雄就有這個用意之所在,所以他想今天,對於這個取名的這個批評,可以說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陳以信說,高雄之所以改名到今年已經是100周年,而當時高雄改變地名,但其實是日本一連串的同化政策的開始,也就是說在1920年代的時候,日本展開內地延長主義,而這個內地延長主義,已就是台灣人要改日本名字,台灣的地方要改日本地名,而日本相關的法律制度典章也可以直接適用在台灣,當時接著日本就展開他的南進政策、南進的計劃、南進政策。所以在他們發展,大東亞戰爭之前,其實就已經把高雄市視作於日本未來在南進裡面,最重要的基地,也因為如此,所以日本當他們拿下西沙群島、南洋群島之後,就將這西沙跟南沙群島改名叫做新南群島,而且規劃高雄州,所以是從日本時代的時候,就已經由高雄來管理南沙跟西沙作為日本大東亞的一個基地,這個是日本當時在戰前一連串改名的緣故。

陳以信指出,在高雄的這個發展上面,其實是路線的問題,所以今天批評的人,其實是在轉移焦點,而高雄在戰後其實是從這個加工出口區那個時候開始來發展,而加工出口區那時候帶來的經濟起飛,所以使得高雄這個地方相當繁榮,那麼有許多國際化的建設,那麼當時也有繁榮的這個經濟,所以當時在鹽埕地區的地價其實並不會輸給台北市,所以說他當時在他臉書上面所貼的照片,那個地方就是古老鹽埕。

在這個哈馬星的附近,哈瑪星其實是日文的hamasen,哈馬是濱,也就是海濱的意思,Yokohama的Hama就是哈馬,Sen就是鐵路,所以hamasen其實不是哈馬星hamasen,是濱線鐵路的意思,而當時濱線鐵路是匯集南台灣嘉南大圳之後,嘉南平原上面的甘蔗、稻田,最主要是甘蔗跟香蕉,所以都用小鐵軌、鐵支路,延到嘉義台南,然後到高雄hamasen這個地方,直接上香蕉碼頭,香蕉碼頭這邊直接上船,然後往日本,這是當時殖民經濟的一個變化。

那麼在戰後,高雄這個地方,這個發展路線除了有延續日本人,當時的重工業的規畫發展,那麼所以在高雄發展重工業,並且配合台灣,當時採取了出口導向的經濟擴張的政策,所以將高雄建設為加工出口區,當時不管在前鎮那個地方加工出口區,帶來的台灣,兩位數的經濟成長,所以當時台灣的經濟起飛,其實跟高雄的發展脈絡有相當大的關係,那麼後來加工出口區成功之後,陸陸續續成為世界各國發展經濟的典範。

他說,在英國念書的時候,最驕傲的就是聽到,這個世界各國的學者都在研究台灣經濟的起飛,在研究高雄的加工出口區,在研究台灣經濟可以給其他發展中國家帶來的這個典範上面的意義,高雄在因為這樣一個加工出口,跟出口導向的經濟策略,所以在80年代90年代,達到了歷史上面的成長,那麼在90年代的時候,高雄港的貨櫃港出口量是全球第三名,當時可以說是全世界的驕傲,但是這樣一個發展脈絡,在國民黨當時提出台灣要建設為亞太營運中心,而高雄就是亞太運籌中心,這樣的一個發展路線。

陳以信強調,在1998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就整個揚棄了,所以高雄後來20年發展沒落,跟這樣的一個發展路線的一個揚棄有很大關係,所以很可惜的,在民進黨執政後這20年間,高雄可以說是從原來的整骨經濟的一個路線轉化成一個整容化妝的路線,而這樣一個整容化妝的路線,當然高雄值得更好的這個環境跟生活,可是高雄的經濟,高雄的工作也都消失了,高雄其實是一個移民城市,也就是說在60、70、80年代,整個南台灣的年輕人,幾乎夢想就是到高雄找工作,到高雄打天下,到高雄成家立業,那麼現在很多年輕的高雄人,他們的父母當時就是抱著這樣的一個希望來到了高雄,可是現在在20年後,高雄的發展脈絡停了,他的地價長期沒有成長,高雄工作也沒有了,所以這些高雄下一代的年輕人,可能到外地找工作,這個是高雄發展的一個悲哀,

他今天再提出有關高雄這樣的一個感人的這個故事,其實提醒大家,再回到100年前再思考,當這樣的一個打狗的城市,希望能夠營造成亞洲的一個重要的城市的時候,當時的起心動念,就是希望高雄又高又雄,希望高雄能夠引領不只是台灣,甚至是整個東南亞的一個發展脈絡。陳以信說他相信,只要能夠找回這樣一個發展路線,高雄遲早能夠重現他原來的光華。

對於國民黨立委陳以信說的「又高又雄」言論,行政院長蘇貞昌今(8)日發文表示「大家有覺得台灣又台又灣嗎?」除了被蘇貞昌暗酸外,先前也有名嘴李正皓、專欄作家張宇韶對此事回應,陳以信稍晚對此事發影片回應,向蘇揆宣戰「想要辯論就來!」

陳以信在臉書發文表示,有人批評他說「高雄又高又雄」的說法,然而這些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批評,他其實不以為意。不過現在連蘇貞昌都出言批評,身為立法委員的他基於職責,一定要公開回應。

陳以信稍晚發影片回應,向蘇揆宣戰「想要辯論就來!」   圖:翻攝自陳以信臉書
陳以信稍晚發影片回應,向蘇揆宣戰「想要辯論就來!」   圖:翻攝自陳以信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