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隆觀點》黨外英雄故事系列—2 郭雨新如何讓人佩服到心坎裡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郭雨新在省議會   圖 : 張文隆/提供
郭雨新在省議會   圖 : 張文隆/提供
他走路很快,在田梗竹籬巴之間穿來穿去,宜蘭民風純樸,他到農家拜訪,走後門,走廚房,好像回家一樣,大家爭著要殺雞請客,沒有公雞,就殺母雞來款待。

一、貧賤不移

 司馬文武說:「他走路很快,在田梗竹籬巴之間穿來穿去,宜蘭民風純樸,他到農家拜訪,走後門,走廚房,好像回家一樣,大家爭著要殺雞請客,沒有公雞,就殺母雞來款待。」

 一個全國知名,甚至國外也看重的政治人物,能與支持者打成一遍,這需要真心誠意、認真對待的赤誠之心,絕非短期作秀、大搞民粹崇拜的政客做得來。民粹偶像不能真正接近選民,否則沒三兩下就見光死!司馬文武口中的這個人,真的做到這種境界;即使事隔多年,蘭陽平原上還是有數不盡的有關他的故事在訴說著。

郭雨新在宜蘭的戰友陳甲春回憶說:「他告訴我說:『甲春兄!我雖然都在日本賺錢,但我賺錢確實是有必要的,我必須回來救濟咱們台灣人!咱們台灣人非常需要救濟,因為政府根本就沒救濟制度。』所以每次我帶人去台北找他,他都買車票讓我們回來,因此拜託我的那個人都不用花到自己的錢。」而這個人就是郭雨新先生。

郭雨新的祕書陳菊也說:「宜蘭是一個農業縣,郭雨新代表農民的心聲,他是農民的代言人,『春牛圖郭雨新』——宜蘭農村連三歲小孩都知道他。長久以來,郭雨新從政有他的風格,他很親切,對窮苦的人不會大小眼,所以我們在郭雨新的辦公室,對待穿木屐甚至打赤腳來的人都非常親切。另外他本身的生活也非常質樸。他那麼受愛戴,跟長期以來他清白的品格操守也有很大的關係,長期的從政過程中,他已經建立他的品牌。」

二、威武不屈

田秋堇說:「我擔任林義雄秘書時,和林義雄回來宜蘭,跟很多椿腳見面,我發現這些樁腳在現代化的組織裡面,如果要變成組織的幹部的話,都不是那麼堅實的幹部。我以一個很年輕,才剛大學畢業的觀點來看這些老一代人的時候,就覺得說他留下的樁腳,年輕的非常少。後來我才發現事實上在那個年代裡面,只要有比較年輕的人,在地方上敢追隨這種在野力量的話,很容易就會被拔除掉。國民黨用各式各樣的方法迫害你、打擊你,所以事後回想起來,我覺得在這麼高壓的狀態之下,這麼多年來他維持住一個看似鬆散的組織,事實上就已經非常非常不容易了。我記得我爸爸以前曾去幫他看病,在他們家的牆角看到一個包袱仔,我爸爸問他:『那是什麼?』他說:『那裡面放一些內衣、內褲和隨身攜帶的東西。』他隨時準備要被當局抓走。我爸爸非常感慨:『一個做反對運動的人,每天都隨時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當我們沉浸在司馬文武訴說的歡愉氣氛時,我們也不能忘了,黨國老大哥正在監控你們,八爪章魚隨時都會吞噬郭雨新的支持者。而這又是他從政歷程中,最深的痛!他說:「……乃至於加我『分歧』之名,視我形同『叛逆』,長年監視,多方打擊,雨新既以獻身台灣社會為職志,早已置個人死生於度外,自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孰料!『射將先射馬』,既不欲陷老朽於囹圄,偏移禍於左右股肱,自1960年籌組台灣民主黨至1975年《台灣政論》創刊,立委增選以迄今,此其間,多少與雨新有所切磋之仁人志士,或羅織入獄或橫遭摧折或亡命海外,雨新縱身免,然眼見四圍生離死別,寡妻弱子,呼天搶地,觸目驚心,如同刀割!而白髮哭少年,雖欲哭而無淚,但無語問蒼天!此情此景,歷歷在目,錐心刺骨,痛不欲生!」

三、富貴不淫

這樣的政治領袖,又要如何經營事業?他真能積聚財富嗎?

郭氏為人慷慨,富海派作風,對經濟的觀念很澹泊,因此,到目前為止,除了座落在台北市長安東路一段四十四號那棟日式平房是他唯一的財產外,還是一個窮光蛋,難怪他碰得熟人的時候,要大訴「窮經」了。(《新宜蘭》1955)

有人問郭雨新說:為什麼不好好的利用省議員的地位,為自己弄一點好處,講不講話有什麼關係。他說,他沒有替自己爭過一個權,謀過一點利,到今天他依然不改舊窮。(《十字論壇》1963)

做過台灣青果業工會理事長、台灣合作社聯合社理事主席,及很多公司的董事或董事長,到現在為止,郭雨新仍一貧如洗,兩袖清風,其能潔身自愛,可以想像。(《自由報》1969)

以上三則媒體報導,你相信嗎?我相信。誠如曾擔任郭雨新公司經理的李茂全所言:「經營企業對他來說,與其說是為了營利,不如說是為了應付政治開銷。」2008與2011年,筆者曾兩度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州拜訪郭雨新先生的兒女與孫女,他們就和一般普通人家一樣,沒工作就沒收入。而且他們之所以移民美國,也不是為過更好生活,而是為了避免遭到政治迫害。我們常常看到政治人物口口聲聲標榜「清廉」,甚至拿「清廉」當道具攻擊政治對手。坦白說,在沒有詳加檢視政治人物子女的財產,尤其是海外財產以前,我們都要先打個大問號!

署名奧戀的外省籍人士在〈一個外省人眼中的黨外公職人〉中就說:

「大約1970年,郭先生在議會中質詢台灣鐵路警察局長李連福為什麼多年來解決不了車票中的黃牛票問題。言詞逼人,窘得李連福面紅耳赤,當晚入醫院,第二年就死了。在台特警班全體大譁,但始終找不到也抓不著郭的把柄。」

話說國民黨黨國特務一向擅長製造冤案、假案、錯案!沒有做的,都想要製造出來陷你入罪;更不用說,一旦真有其事,他們豈會手軟!

「他走路很快,在田梗竹籬巴之間穿來穿去,宜蘭民風純樸,他到農家拜訪,走後門,走廚房,好像回家一樣,大家爭著要殺雞請客,沒有公雞,就殺母雞來款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