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難道蔣萬安的爺爺真的是「隔壁老王」?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圖:黃建豪/攝(資料照)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圖:黃建豪/攝(資料照)

國民黨的明日之星,蔣家在台第4代的「孤臣孽子」,好不容易才將姓名由「章萬安」改為「蔣萬安」。本來是藍營下一任總統呼聲最高的候選人,這幾天卻又忽然被他奶奶的姘頭給擺了一道。

在蔣經國66年前的日記裡,明文記載著「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原來1942年「章姓女未婚而生孿子」,生父竟然不是小蔣,而是「隔壁老王」。蔣經國1930年代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時期的部屬,時任江西省上猶縣長的王繼春。

台灣並不是個重視歷史的國家,當蔡英文都上任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了,民眾對於第6至第7任總統,那早已惡貫滿盈超過30年的蔣經國,原本就不會是關心的焦點。

因此收藏《蔣經國日記》的美國史丹佛大學,雖然從2020年2月3日起,對外開放學者查考抄錄;但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真正去查考抄錄者也不多。前《旺報》社長黃清龍,抄錄回來的內容,在《蘋果日報》刊出後,起初幾天也沒激起太大的迴響。

坦白說,蔣經國在日記裡抱怨宋美齡與孔二小姐「無情無義、無理取鬧!甚至還說「小人難以對付」,再加上是「小人中的小人在一起」,則更加難以對付,這根本就是「臍帶VS.裙帶」分類亂鬥的宮廷劇吧?

另外蔣經國對林洋港的輕蔑,日記裡說他為人「好名善變,不可不防。」甚至罵他「沽名釣譽,好大喜功,不但難成大事,恐將害事,密切加以注意。」但在政治現實裡,又必須提拔林洋港當省主席。

這些蔣經國在日記裡歷歷如繪的「宮心計」,對今日的鄉民來說,都只是一些「死人骨頭」的屁事。反正蔣經國、孔二小姐與林洋港都墓木已拱,如今誰還有興趣討論?直到刊出蔣孝嚴的身世之謎,鄉民們才清醒過來。

蔣經國的好友「隔壁老王」是誰?

《蔣經國日記》1954年10月30日,也就是蔣介石「六秩晉八」壽辰前一天,蔣經國主持「中央幹校」(政戰學校)與「青年軍」(反共救國團)的聯合祝壽會,當天蔣經國在日記裡,除了記載這一盛大慶典外,另外又提到這件事:

「夢見亡友繼春,與其並坐於河邊之大樹下,雖未講話,而夢中之所見,有如在生之時一樣,醒後追念往事甚久。

後安、繼春、季虞皆為余最知己之友,而今已先後死亡。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

後來章姓女病故,現此二孩已十有餘歲,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並望他們有如其父一樣的忠心,為人群服務。」

蔣經國日記裡所提到,這3位在1954年「已先後死亡」的「最知己之友」。「後安」是蔣經國在贛南時期的屬下,南康縣縣長王後安,1942年2月病故。「季虞」則是蔣經國的留俄同學,贛南時期蔣經國的辦公室主任俞季虞,1949年1月死於太平輪船難。

當然,鄉民們最關心的,還是「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的「繼春」。他是蔣經國在贛南時期的部屬,上猶縣長王繼春。

王繼春,字頌台,原籍浙江紹興,1907年出生於南昌市。因為家境貧寒,靠著親戚朋友的資助,終於從江西法政專門學校畢業。1928年參加縣長考試合格錄取,卻因年紀太小而被派到湖口縣一個碼頭,負責調運全省糧食進出。

當時省政府規定,過碼頭的每百斤糧食,可扣國幣5絲紋銀當作釐金。但王繼春扣了後皆如數上交省府,受到省長熊式輝器重,因而推薦給蔣經國。1939年6月,王繼春擔任上猶縣縣長。

1942年底,王繼春積勞成疾,住進江西省立醫院。卻因家貧,需典當籌資,上猶縣政府匯款500元當治療費,王繼春卻拒收,還令勤務員匯回縣政府。院方嫌他小氣,不給他吃好藥,以致在1943年3月7日病逝。

在王繼春的追悼會上,蔣經國認為王繼春不是因肺結核而病死,是被腐敗的社會所吞噬。因此聲淚俱下的宣讀了《哭王繼春之死》的悼詞。痛斥:

「這個醫院是腐敗的,是今天一個腐敗社會的縮影;自己只管自己,不管人家的死活……人與人之間沒有感情,把人當作貨物,這到底是什麼世界?這到底是什麼天下?」

《蔣經國日記》為何缺了這幾頁?

蔣經國惡貫滿盈後,章孝嚴為了在國民黨內的政治前途,必須證明自己是蔣家後代,曾求助於蔣夫人宋美齡女士。但到了2003年宋美齡,都未能將姓「章」改為姓「蔣」。

直到2004年蔣方良辭世後,台北市政府才以民法1065條「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認定蔣經國多年來,一直都有接濟照顧章孝嚴的事實,讓章孝嚴得以認祖歸宗。眼看兒子「章萬安」改為「蔣萬安」,入承大統而成為藍營明日之星,蔣經國66年前在日記裡的這段話,有些鄉民會擔心,恐怕又把蔣萬安給打回原形吧?

公布自行抄錄《蔣經國日記》的前《旺報》社長黃清龍,對於蔣經國否認章孝嚴與章孝慈是他的私生子,也提出三個疑點:

首先,王繼春1943年去世時,蔣經國在私人的日記或公開的悼文裡,都沒提章亞若為他姘居而生的雙胞胎。為何隔了11年,蔣經國都離開贛南,甚至離開中國了,才特別提到王繼春與章若亞姘居生子的「往事」?

其次,章亞若在桂林生下雙胞胎一周後,蔣經國有收到電報,日記裡還說自己「欣喜至極」。如果是像他11年後在日記上所說:「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11年前的日記裡,又為何會「欣喜至極」?

最後,章若亞死於1942年8月,但王繼春卻是在1943年3月7日才病逝。雙胞胎的生父若是王繼春,章若亞生產時為何不是王繼春去桂林陪產,而要在贛南的蔣經國來當保人?而且蔣經國當時就是因為人不在桂林,手下才會打電報告知蔣經國,那麼不在場的蔣經國要如何作保?

因此,黃清龍認為蔣經國在11年後的日記所載,不能排除撒謊的可能。因為美國史丹佛大學收藏的《蔣經國日記》,1942年8月9日到20日,章若亞生產與死亡的那幾天前後,日記內頁已經沒了。黃清龍才會說:「館方說日記送來時就已如此,顯示這是刻意而為的」。

難以撼動的兩蔣信徒認同感

當然,章孝嚴究竟是不是蔣經國的私生子?除非開棺「滴血認親」,或用現代科技來驗BNA,否則那就只能看藍營死忠者在投票時是否認同了。但就算蔣家嫡系子孫不認,在民間的兩蔣信徒,長期以來的認同感是難以撼動的。

2014年10月3日《壹週刊》報導〈蔣孝嚴抬老爸名號 助友娶得美嬌娘〉:

「前總統蔣經國庶子章孝嚴(現改姓為蔣孝嚴)之母章亞若早逝,父親則另有家室,與雙胞胎弟弟章孝慈隨外婆和舅父一家來台,身分證上的父母欄是登記舅父、舅母,成長過程中身份無法公開,生活相當清苦。
雖不能公開宣示爺爺爸爸是誰,但大學時代的章孝嚴仍向少數好朋友透露了富傳奇性的身世。當年雖享受不到蔣家的光環與特權,但這蔣家門外的孩子,還是藉了此一特殊身分,幫朋友抬高身價,讓朋友順利娶得來自高官人家的美嬌娘。
蔣孝嚴最要好的朋友蒲大宏,台大外文系畢業後在補習班教托福,認識台大商學系女學生陳建,談起戀愛。

陳建的父親是當時財政部長陳慶瑜。陳慶瑜是蔣介石非常信任的財政要員,1949年國民黨政府撤退時,陳慶瑜是財政部國庫署署長,押解其中一飛機的國庫黃金來台。蒲大宏父親,只是個小小的海軍上尉,兩家背景懸殊。蒲大宏說:

『她家人最初對我不是很客氣,覺得我家不配,她父親曾說要把我關起來。』

幸好章孝嚴很有義氣,幫蒲大宏帶兩隻雞上陳家拜訪。陳慶瑜問你是誰呀?章答:

『我爸在國防部做事。』

當時,蔣經國是國防部長,陳慶瑜是財政部長,兩人不但是同事,還同天生日,常有往來。陳慶瑜一看章孝嚴長相,沒往下問,從此對蒲大宏態度和緩多了。

『我岳父有次去看蔣經國,說我看到你兒子了,蔣經國笑一笑,算是證實。當時國內敢欺負我們的沒幾個人。』

1966年蒲大宏與陳建結婚,章孝嚴在蒲大宏婚禮上擔任伴郎。蒲大宏後來因為兒子蒲仲強(1980年代旅美長跑小將),1978年至1987年間成為國內媒體焦點。」

從蒲大宏結婚前的故事裡就能看出,只要蔣家嫡系子孫不配合驗DNA,兩蔣信徒都還是會相信,章孝嚴是蔣經國的庶子。因此就算蔣經國在日記裡撇清,直指章亞若所生的雙胞胎,生父就是「隔壁老王」,還是很難阻擋蔣萬安的未來仕途吧?

國民黨的明日之星,蔣家在台第4代的「孤臣孽子」,好不容易才將姓名由「章萬安」改為「蔣萬安」。本來是藍營下一任總統呼聲最高的候選人,這幾天卻又忽然被他奶奶的姘頭給擺了一道。

在蔣經國66年前的日記裡,明文記載著「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原來1942年「章姓女未婚而生孿子」,生父竟然不是小蔣,而是「隔壁老王」。蔣經國1930年代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時期的部屬,時任江西省上猶縣長的王繼春。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