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台灣真奇妙!郝柏村其實不值得紀念…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內湖三軍總醫院病逝,享嵩壽101歲。   圖:新頭殼資料照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內湖三軍總醫院病逝,享嵩壽101歲。   圖:新頭殼資料照

國民黨軍頭郝柏村死了,台灣總統蔡英文聲稱「感念郝柏村在八二三砲戰中守護國土有功,足堪後世感念」,高雄市長韓國瑜更用煽情的語言高度評價說:「論武,曾以生命悍護中華民國。談文,曾以德政造福台灣社稷。在這個是非功過都難以明辨的今天,誠摯緬懷郝前院長的儒將風采,以及那碧血丹心、親愛精誠的壯闊百年。」(所謂壯闊百年,難道不正是國民黨坑蒙拐騙且節節敗退、喪權辱國的百年嗎?)

台灣真是一個奇妙的地方,反對台灣獨立的軍頭郝柏村死掉了,除了國民黨自己人之外,還有很多貌似民主派、自由派和獨派的名人紛紛深表哀悼,這難道不是另一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嗎?

此前,我觀賞台灣有史以來最優秀的一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覺得唯一的缺陷就是以郝軍頭為原型劇中人被塑造得過於正面。這一次台灣社會對郝氏之死的反應,再度顯示台灣轉型正義之缺乏、是非善惡判斷之混淆、國民黨用儒家文化和現代威權主義對民眾洗腦之成功(雖然遠遠比不上共產黨)。人們提出了應當紀念郝柏村的種種理由——一生反共、抗日英雄、死者為大、總統高度等。但在我看來,這四大理由一個都不成立。為了郝柏村之死,恐怕我不得不跟某些溫順到了鄉愿地步的人士割席了。

就一生反共而言,國民黨在中國的潰敗,當年作為低級軍官的郝柏村當然不必承擔重要職責。郝柏村大半生反共,不是因為中共如何獨裁專制,而是因為中共奪取了國民黨的天下。而他晚年看到反攻大陸無望,已然放棄反共原則,跑到匪區參訪,接受共匪高規格款待,還應邀上央視侃侃而談,高唱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固然是抗戰歌曲,但它早已淪為中共國歌,當過中華民國總參謀長、國防部長、行政院長等要職的郝柏村,難道連這一點政治敏感性都不具備嗎?他自稱一生忠於蔣介石,但若蔣介石地下有知,知道自己的侍衛長在共產黨面前卑躬屈膝,一定會下令將其執行唯一死刑。在反共這一點上,郝柏村其實還不如兩蔣。

就抗日英雄而言,在抗戰的戰場上,郝柏村只是基層軍官,並無特別表現。如果他真的信奉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真正在乎抗戰榮譽和民族大義,到台灣之後,他怎麼會乖乖接受昔日戰場上的死敵、「白團」的日本將領的培訓呢?接受日本將領的培訓,然後中國人之間彼此血腥廝殺,這又是哪門子的民族主義?蔣介石之所以聘任白團來台、善待殘害中國軍民的日軍駐華最高將領岡村寧次,還不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權位,反襯出其抗日的原因乃是「家天下」,而不是「天下為公」。更何況,即便是中國的抗日英雄,對戰爭期間作為日本國土一部分的台灣、作為日本國民的台灣人而言,即便不是面對面的敵人,至少也不是保家衛國的英雄。

就死者為大而言,這是我最厭惡的儒家文化的糟粕。對我來說,獨裁者就是獨裁者,活著的時候是獨裁者,死了之後也是獨裁者,獨裁者不配得到一丁點的尊敬。無論是生是死,任何政治人物和公共人物,都必須接受同樣標準的衡量,由史家秉筆直書,為什麼對死者就要弄出一套新的標準呢?在西方民主社會,不會因為希特勒自殺了,就將他的罪行一筆勾銷。在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在死去四十四年之後的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西班牙政府將其遺骸遷出宏偉的國家陵墓「烈士谷」,由直升機載往馬德里保多宮附近,改葬於較沒有爭議和低調的墓園。這是遵循正義的原則,而不是死者為大這種似是而非的儒家式的偽善。

就總統高度而言,有人說蔡英文的聲明體現了彌合藍綠對立的總統高度。抱歉,我實在無法理解這樣的高度。正如有臉書朋友評論的那樣,總統的高度在於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不在媚俗!確實,身為總統,不必刻意去討好某一部分思想觀念已滯後於時代的國民,總統應當展示的是價值的高度,而不是遇到爭議事件就只能說些場面話、顯示自己很有禮貌。更何況,你真的以為說幾句討好郝柏村的話,就能讓那些韓粉棄暗投明嗎?策略不能壓倒真理,真理永遠高於策略,你不能一方面口口聲聲說推動轉型正義,另一方面卻對轉型正義的對象、戕害民主的打手、白色恐怖政策的實施者之一予以禮讚。

郝柏村的一生是反民主、反人權、反自由的一生,他的名言是「當年沒有戒嚴哪有今天的自由民主」。據說,他最後的遺言說:「這輩子有三件事,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護中華民國,發揚黃埔精神,反對台獨!」這三點是自相矛盾的:

第一,中華民國的顛覆者不正是對岸的共產黨嗎?守護中華民國,不就要反共嗎?郝柏村難道不知道今天的國民黨早已淪為中共的隨附組織?他的兒子沒有告訴他真相嗎?不反共,國民黨確實就不必存在了。

第二,黃埔軍校是俄國人幫助建立的、顛覆正統的中華民國的軍事速成班,對中華民國而言,是叛亂者的軍校。對國民黨而言,也是叛徒的學校——我統計過,黃埔畢業生中投靠共產黨的比忠於蔣校長的多得多,哪有什麼「親愛精誠團結、奮鬥肯犧牲」的黃埔精神?

第三,既然郝柏村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他有什麼資格反對台獨呢?台獨是台灣人的住民自決權的一部分,也是台灣人天賦的言論自由和權利,跟自我認定為中國人的郝柏村有何關係?這樣的軍頭不值得台灣人紀念,也不值得任何一個信奉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的人的敬重。

人們提出了應當紀念郝柏村的種種理由——一生反共、抗日英雄、死者為大、總統高度等。但在我看來,這四大理由一個都不成立

郝柏村的一生是反民主、反人權、反自由的一生,他的名言是「當年沒有戒嚴哪有今天的自由民主」。據說,他最後的遺言說:「這輩子有三件事,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護中華民國,發揚黃埔精神,反對台獨!」這三點是自相矛盾的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