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點》從殖民地歸來的風(7-4)

新頭殼newtalk 文/邱振瑞
1970-01-01T00:00:00Z
《流星依然活著》封面   日本網路書店,邱振瑞翻攝
《流星依然活著》封面   日本網路書店,邱振瑞翻攝

談判的契機

翌日下午。凱里橘帶領他們三人來到麥克阿瑟將軍的辦公室。丸山三人向麥克阿瑟行禮致意,「能見到閣下是我們的榮幸。我們是丸山邦雄、新甫八朗、武藏正道,今天非常感謝您接見我們。」麥克阿瑟請他們三人坐下。丸山對凱里橘說,「請問將軍可以接見我們多久時間呢?」凱里橘請示麥克阿瑟,麥克阿瑟說,三十分鐘。凱里橘用英語向他們轉述,將軍工作非常忙碌,請他們長話短說。丸山說,「將軍,這次我們是懇請您為撤出滿洲僑民而來的。自去年8月9日蘇聯軍侵入滿洲,那裡已陷了一片混亂。8月15日簽署終戰協議以後,如同惡夢般的悲劇就開始上演了……」

就這樣,丸山邦雄站在麥克阿瑟面前,講述了40多分鐘。麥克阿瑟始終未發一語,神情認真聽著他們的陳情。丸山說,「還請您重視這個問題。當務之急是,盡快安排開往葫蘆島的派遣船隻。」話畢,他們三人起身,向麥克阿瑟行九十度鞠躬。麥克阿瑟說,「關於向葫蘆島派遣遣返船的事情,相關負責人已經向我匯報過了。如你們所願,我們會尋求最快的解決方案。」說完,麥克阿瑟逐一向他們三人握手。這場營救僑民的會面結束了。就事實層面來看,麥克阿瑟並未給他們明確的答覆,但是對於丸山等人,他們卻有獲得盟友支持的踏實感。

置身險境的家人

自從丸山邦雄的妻子被指為反動分子的事情之後,她開始在教會教授蘇聯軍官夫人們英文。有一天,瑪麗走進教堂的臥室,對新甫八朗的妻子說,「阿松,這是軍官夫人給我的麵包,你們吃吧。」瑪麗安慰阿松再忍耐些時候,阿松則問,要忍到什麼時候?遣返開始了嗎?瑪麗說,還沒有,他們走後才過了兩個月呢。阿松說,你覺得他們還活著嗎?瑪麗說,她相信他們還活著。阿松擔心地說,如果他們死了,他們母子該怎麼辦?她和這些孩子恐怕無法活下去。他們想回到鞍山。瑪麗說,回到鞍山,又能怎樣呢?阿松說,他們在鞍山有許多相識的中國人,這些孩子會說中文應該能夠活下去。瑪麗說,你想作為中國人活下去嗎?你想把孩子們托給中國人嗎?你這樣想,新甫先生會傷心的。阿松泣訴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讓孩子們活下去。我家那位也是,從以前開始,比起自己的家人,他總是在為了更多的同伴奮鬥著。我一定要保護這些孩子們。瑪麗和三個孩子吃著麵包。瑪麗對孩子們說:「我要告訴你們,即使你們的父親萬一發生不測,他們做的事情可能會失敗,那絕不是毫無意義的。他們正在從事了不起的事情。我們作為家人就要相信他們。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堅強地活下去。這就是我們對爸爸他們在做的事情能給予的最大支持。」

一個月亮高掛狗吠斷續的暗夜裡。有人在瑪麗家外敲門。瑪麗告訴孩子們:「趕快躲起來,動作快,快點!」原來是羅拉修女來了!她要瑪麗現在快去教會。他們趕至教會裡,神父出示一台收音機。羅拉修女對瑪麗說:「這是你日本的電台吧?是你丈夫的聲音嗎?」在收音機裡,傳來了丸山邦雄的日語講辭:「關於救濟物資的運送問題,只要沿這條路線反向行進就可以了。當然,為了能做到這一點……」。瑪麗泣然地說,「沒錯,這是我丈夫的聲音。大家,快過來!」丸山在廣播中說:「這是為滿洲僑民啟動的……,為了能盡快實現,而貢獻著一份微薄的力量。」瑪麗告訴孩子們,你們的爸爸正在堅強地奮鬥著。「我們在這裡向大家傳達滿洲最新的情況,同時藉由這個機會懇請相關機構能夠提供協助,盡快對在滿(洲)同胞展開救援。我們衷心期盼在尊貴的麥克阿瑟元帥的同情與協助下,能夠盡早安排遣返船隻。在此,我們誠摯地懇求社會各界,為此貢獻一份力量。」

意想不到的行動

接著,畫面出現了大批讀者來信。武藏正道說,電台演講帶來了很大的反響。新甫八朗說,有些沒退伍的軍人親屬們也來了。丸山邦雄說,照這樣下去,他們恐怕不只是加劇大家的不安。他們向我們詢問親人的安危,他們也無法回答。但是現在,他們僅能做到這裡。武藏正道說,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只能傳達滿洲的現況。丸山這時提議道,也許可以給美國的杜魯門總統寫封信。就在這時,外面有一名警察大聲喊著,經過說明,原來是GHQ打電話到派出所,那名警員特地來轉述,豪威爾大佐想會見丸山邦雄。

他們三人依示來到豪威爾大佐的辦公室。豪威爾大佐對他們說:「今天下午,麥克阿瑟將軍已下達命令,4月末將安排兩艘遣返船開往葫蘆島。從滿洲的遣返工作要開始了。」丸山邦雄非常激動,向新甫和武藏轉述了這項消息。豪威爾大佐對他們說,「恭喜你們!明天登報發表以後,日本全國民眾都會知道這件事情。」這時候,他們三人相擁喜極而泣。

他們三人在酒館。武藏正道說,「這樣一來,我們總算有臉面對留在大連的家人們了。社長,您也會覺得對不起家人嗎?」新甫說,「那是當然了。不過,我也曾經差點死在戰場上。他們也已經做好了覺悟。萬一遭遇不測,為了不讓妻子過度悲痛,我從沒對她說過什麼溫情的話。話說回來,她可是個堅強的女人。」丸山說,「新甫先生,這作業才剛剛開始呢。」新甫說,「我知道,接下來我們還得回到滿洲協助安排遣返呢。」武藏正道脫下帽子說,「由我一個人回去滿洲就行。」新甫說,「你在說些什麼呀?」武藏說,「我很早就決定了。只要向全滿洲的日本人會傳達政府的保證,大家就能團結一致。我只是傳話而已,一個人去就夠了。」新甫說,「不、不、不,你去了那邊,我們可就是不折不扣的反動分子了。這個任務是很危險。」武藏正道說,「我知道。所以只有我才能做到,我可不能將這任務交給你這樣中文都說不好的老年人呢。」接著,他對丸山說,「丸山先生,請您負責繼續與GHQ交涉,讓他們不斷派出遣返船隻。新甫社長請盡可能地蒐集藥物和救濟物資裝上遣返船隻運到滿洲,哪怕我們的力量有限,一定能為難民們做些什麼的。」丸山起身,向武藏說,「一切就拜託你了!新甫對武藏說,「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武藏說,這點我是敢保證的題。然後,他們三人乾杯相互祝禱。

作者邱振瑞簡介:作家、翻譯家,著有文化評論集《日晷之南:日本文化思想掠影》、《日影之舞:日本現代文學散論》、《我的書鄉神保町》1-10卷(即出);小說集《菩薩有難》、《來信》;詩集《抒情的彼方》、《憂傷似海》、《變奏的開端》等。譯作豐富多姿,譯有三島由紀夫《我青春漫遊的時代》、《太陽與鐵》、松本清張《砂之器》、《半生記》、《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親美與反美》、《編輯這種病》等等。

從殖民地歸來的風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