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盡力了,可以安息了」 65歲苦苓宣布退出政論節目

新頭殼newtalk | 周家豪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苦苓表示,感謝台灣817萬民眾,做了正確而堅定的抉擇,保住了國家主權。   圖:蔡英文競辦(資料照片)
苦苓表示,感謝台灣817萬民眾,做了正確而堅定的抉擇,保住了國家主權。   圖:蔡英文競辦(資料照片)

作家苦苓近期頻繁於政論節目發表意見、評論時事,他透露自己30多年前就已參與政治評論,當以為已經到了可以安享晚年的年紀時,他卻發現台灣出現重大危機。苦苓今 (14) 日指出,昨晚是最後一次上政論節目,「我可以安息了」;他表示將不會再上政論節目,但會繼續寫書、寫臉書,希望台灣人能和我繼續守護這塊美麗的土地。

苦苓今在臉書表示,大家以為我是政論的「菜鳥」,卻可能不知道他其實是政治的「老鳥」。30幾年前,在美麗島事件之後不久,他就開始秘密為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寫稿,後來到林正杰的「前進」週刊擔任編輯,結果被國民黨文工會警告,威脅要讓我無法在明道中學繼續任教。

苦苓不為所動,辭去教職後,還開始幫當時的黨外人士站台助講,包括張俊宏、葉菊蘭、蘇貞昌、謝長廷、陳水扁等等,「王定宇委員說他小時候,就是爸爸牽著他的手,去聽我演講的」。

苦苓指出,在民主前輩的帶領下,爭取到黨禁和報禁的廢除,得到了言論自由、集會遊行的自由,更爭取到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台灣人終於確定有了投票的權利,建立了真正民主自由的制度」。

「當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退隱山林、安享晚年了。」苦苓說道,但在去年這個時候,赫然發現台灣出現了重大的危機,「很有可能我們在今年如果投錯了票,就會永遠失去投票的機會」。

苦苓說,自己其實已65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人。但也只好「拖老命再拼一場」(台語),他開始在臉書上抨擊所有親中國的惡勢力,在報紙和網路發表政治評論,也開始上電視的政論節目針砭時政、力抗紅潮。

他強調,老實說「非常辛苦」,每次都要拖著衰老的身體,在台北高雄之間來回、一趟就要七八個小時;還要受到韓粉不斷地汚蔑、羞辱和詛咒,真的是「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苦苓表示,感謝台灣817萬民眾,做了正確而堅定的抉擇,保住了國家主權、保住了民主自由制度,更保住了大家下一次投票的機會,「我們沒有辜負民主前輩們犧牲奮鬥換來的寶貴成果」。

苦苓最後提到,去年第一次上政論節目是「鄭知道了」,昨晚最後一次上政論節目也是「鄭知道了」,「鄭應該知道:我盡力了,我可以安息了」。他說,以後不會再上任何政論節目,但是會繼續寫書、寫臉書,「往後的任務,就交給年輕的同志們來努力吧!」也希望台灣人民,能繼續一起守護這塊美麗的土地。

苦苓今 (14) 日指出,昨晚是最後一次上政論節目,「我可以安息了」;他表示將不會再上政論節目

苦苓指出,在民主前輩的帶領下,爭取到黨禁和報禁的廢除,得到了言論自由、集會遊行的自由

苦苓表示,感謝台灣817萬民眾,做了正確而堅定的抉擇,保住了國家主權、保住了民主自由制度

苦苓強調,老實說「非常辛苦」,每次都要拖著衰老的身體,在台北高雄之間來回。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苦苓強調,老實說「非常辛苦」,每次都要拖著衰老的身體,在台北高雄之間來回。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