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隨時有坐牢的準備!「社運攝影阿伯」邱萬興談遭警總「連夜跟蹤」

新頭殼newtalk | 黃順祥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美麗島事件40週年,新媒體公司「臺灣吧」(Taiwan Bar)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Story Studio)為民主運動影像記錄者邱萬興拍攝影片,分享他的黨外運動經歷,以及台灣民主抗爭史;鄭南榕自焚當天,他獲准進入自由時代雜誌社拍攝,邱萬興說,這是他拍照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次。

「社運攝影阿伯」邱萬興1980年從復興美工畢業,受美麗島事件影響,誤打誤撞投入黨外雜誌。他還曾經被警總「連夜跟蹤」,也見過憲兵以齊眉棍暴打抗爭者、催淚彈、紅色消防水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邱萬興笑稱,「其實我那個年代拍照,相機經常被打壞。」

邱萬興也參與過「民進黨圓山創黨」、「520農民運動」及「野百合學運」等社會運動的拍攝,邱萬興認為,520農民運動算是台灣街頭運動中,衝突最為激烈。

講到鄭南榕,邱萬興坦言,鄭是他的老朋友兼老戰友。他回憶,當時收到民進黨中央黨部的通知,趕往自由時代雜誌社,只見「自由時代」已經煙霧瀰漫。後來,他獲得時任台北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的同意,與民進黨首任黨主席江鵬堅前往總編輯室進行拍攝,見到老朋友焦黑的屍體,邱萬興說,這是他拍照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次。

「如果我不紀錄,別人大概也不敢做了。」邱萬興說,做這份工作,希望能為台灣盡一份力,也希望能將台灣民主運動史,放進大學的教材裡面;自由絕對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作為一個抗爭者,隨時都做好坐牢的準備,不希望自由時代走回威權時代。

他獲准進入自由時代雜誌社拍攝,邱萬興說,這是他拍照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次。

邱萬興認為,520農民運動算是台灣街頭運動中,衝突最為激烈。

「如果我不紀錄,別人大概也不敢做了。」邱萬興說,做這份工作,希望能為台灣盡一份力

新媒體公司「臺灣吧」(Taiwan Bar)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Story Studio)為民主運動影像記錄者邱萬興拍攝影片,談他的黨外運動經驗。   圖:翻攝自台灣吧youtube
新媒體公司「臺灣吧」(Taiwan Bar)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Story Studio)為民主運動影像記錄者邱萬興拍攝影片,談他的黨外運動經驗。   圖:翻攝自台灣吧youtube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