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香港重演228,正是港台抗共的「夢醒時分」!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陳彥霖生前畫面   圖:擷取自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FB
陳彥霖生前畫面   圖:擷取自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FB

誰在呼喚戰爭?美中貿易戰即使已暫時宣告休兵,卻沒人敢相信美中衝突可以就此畫下休止符;香港的情勢則日益惡化,港民與政府之間的對立與仇恨有增無減,特別是剛發生的陳彥霖小女孩慘案已讓港民抗爭進入另一個更高燃點!

台灣人在陳彥霖小妹妹的冤死中會直接聯想起什麼?228,是的,就是因為當年228所捲起的全台屠殺慘案,而讓台灣人民在歷史記憶裡跟中國國民黨所曾犯下的罪惡如影相隨。這已經不是《返校》所勾勒的白恐金句:「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所能言傳的一種悲悽情緒。

那一年,老人看著年輕人死去!

228是不是一場戰爭?當然不是,動用軍隊屠殺手無寸鐵的人民,怎會是戰爭?正如香港每天正在發生的年輕抗爭者們被自殺與被性侵的驚怖與惶惑,那種每天盼望天光的期待與默禱的哀怨之情,在還不算太久遠的記憶深處,台灣人民多少都會被召喚回來而暗自隱隱作痛。

望著屏幕上貼出的哀禱陳彥霖遺像,我不自禁地浮現一首德國詩人布萊希特寫於1940的那首詩:【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
〝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
這是人們說起就沉默的一年。

老人看著年輕人死去。

傻瓜看著聰明人死去。

大地不再生產,它吞噬。
天空不下雨,只下鐵。〞

此詩寫的是流亡詩人在面對納粹的當時極端無奈與無望的憤怒與悲鳴,若將之置放到1947年的228事件當時,台灣人民是否也會盪起同樣的心境?將之再置放到今天香港成千上萬年輕人慘遭暴警的逮捕、摧殘與迫害虐殺,又有何不同的情景?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批評說:「我們對這種著侵華日軍軍裝拍照取樂的行為,表示嚴厲譴責和憤慨。今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要對青少年的歷史教育進行加強。」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批評說:「我們對這種著侵華日軍軍裝拍照取樂的行為,表示嚴厲譴責和憤慨。今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要對青少年的歷史教育進行加強。」

南京大屠殺VS.二二八 / 文革VS.反送中

中國人喜歡談1937年南京大屠殺,那是日本發動戰爭下對中國人民的屠戮場景,儘管歷經了80多年了,每當日本軍人對人民姦殺凌虐的鏡頭被播放出來時,許多中國人多少都還會自我激發出仇日情緒;就像228的歷史鏡頭重演的紀念日,台灣人會是何等心情一般。設想,再經過80年或更久遠的年代之後,香港人對中共政權今天所施加於港人的暴虐會是何等憤怒呢?

毛澤東建政之後經由幾次政治運動殺了千千萬萬中國人民,是南京大屠殺的200倍以上還有找。但中國人迄今似乎並不特別憎恨毛澤東!相反的還有為數不少的中國人將之視同神祇一樣日夜頂禮膜拜!是因為毛澤東是中國人,所以被賦予特權去大量屠殺中國人嗎?如果這論證屬真,何以換到鄧小平的六四天安門屠殺就要極盡可能地對中國人消除這段歷史記憶,務必令之永世不得再被提起?可見得任何當權者屠殺人民本來就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衍,這依然還會是一種人類社會道德高點的普世價值。

這面向就得扯出習近平在今年年初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中對台講話所說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偏偏眼前天天都在上演「中國人打中國人」的真情實景之重大暴行。除非,中共政權願意證明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之後,也就可以同理可證:六四被屠殺的示威者不是中國人,和平協議下的圖博人不是中國人,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族人不是中國人,法輪功的集體信仰者不是中國人;中國境內數十萬因上訪被維穩虐打的維權人士不是中國人;果如是,則從來都不曾被中共統治過的台灣人民更有權聲言不是中國人了!

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多穿著黑衣,傳出中國政府限制黑衣輸入香港。
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多穿著黑衣,傳出中國政府限制黑衣輸入香港。

共產黨哲學:鬥天鬥地,無往不利

共產黨的本質是鬥爭,尤其是階級鬥爭。既要鬥爭就免不了使用殺人的手段。而且所謂「階級鬥爭」也會因時因地因人而做出完全不一樣的解釋。建政早年,共產黨發動農民鬥地主,這時節,農民是無產階級,舉凡地主、富農、官僚均屬資產階級,當然都要被打倒撲殺。直到中共黨國完全掌控國家機器並蛻變成權貴資產階級後,共產黨員才翻身成為唯一具備統治資格的無產階級專政之「新階級」,農民就只能淪為支持黨國權貴被動員的工具。緊接著就是統治階級之間為爭奪權力的黨內互鬥,也都會是刀刀要命的濺血場景。而且,集權統治的特性慣例就是:每當掌權者面臨內外交困之際,首先發動的一定是一場腥風血雨的「鬥爭」。

這也是習近平在9月3日出席中央黨校開學活動時,發表重要演說所稱的:「凡是危害來了,就必須進行堅決鬥爭」。習近平當時還特別表示,「凡是危害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凡是危害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凡是危害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等各種風險挑戰,只要來了,就必須進行堅決鬥爭,而且必須取得鬥爭勝利。」習近平清楚指示:近期面臨的重大鬥爭不會少,港澳台工作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越來越複雜;因此要幹部對潛在的風險有科學預判,並且「該鬥爭的就要鬥爭」。對於港澳台工作近期正面臨鬥爭考驗,習近平要求底下幹部「該鬥爭的就要鬥爭」、「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這番講話才是中共政權存在的本意初衷,也是習近平不經意所透露的嚴重危機感。凡是中共政權所做的任何公開談話,通常會有內外兩套目的性:一個是說給中國人民聽的,一套是說給國際社會聽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先學會辨別其講話的內外對象,否則很容易會產生誤判。

當「發大財」已頻臨夢碎,中國人民會夢醒嗎?

面向美國發起的貿易戰,中共是相對的弱者。開戰以來的一年多,中共基本是捉襟見肘,多次交手都處於挨打的局面。若從諸多統計數字上去觀察,實質上,中國經濟各項指標的快速下滑和外匯的資本出現嚴重短缺,都已成了癌細胞似的絕症顯像。即使連中共總理李克強在15日到西安主持之經濟形勢座談會中,都不得不公開承認「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特別是實體經濟的困難更明顯。」中共政權所擅長玩弄的「賜給你一口飯吃」或引領大家「悶聲發大財」之控制手段幾乎已經到了圖窮匕現的嚴重困境。先前中國人民或許願意用政治權力跟中共交換「賺大錢、發大財」的經濟利益,但是如果現在發現已經發不了財也賺不了錢了,那中共對人民長期沒收的政治權利是否願意還給人民了呢?或是繼續要用極權恐怖手段持續監控宰制中國人民?

我們閉起眼睛想像著一種已被試驗過的情境:一個寬敞的屋子裡關著十隻可愛溫馴的兔子,每天定時餵飽牠。具備隨時受孕之特性的兔子們會自然快速繁殖,多年後,這原本寬敞的屋子已被重複繁殖的兔子擠滿了,需要餵養的食物卻頻臨短缺而必須逐日遞減供養甚至出現兔子的飢荒。試想:這一屋子的兔子將會發生何等可怕現象?

當外資紛紛撤離,製造業大量關廠,服務業相繼萎縮,失業率自然急遽增高,於是「發大財」也跟著開始夢碎之後,中共原本對人民承諾的「中國夢」不僅圓不了了,甚至還出現大逆轉的夢醒時分,中國人民的反應會不會像那屋子擁擠的兔子們一樣陷入集體焦慮的躁動症狀並突然就烽火遍地呢?

那麼,韓國瑜在15日的政論節目上無厘頭的說了個神燈裡的精靈與阿拉丁手上的戒指精靈,想用來比喻兩岸和外交情況,攪得大家都在猜測誰是戒指精靈,誰又是神燈精靈?那是因為韓國瑜想像的世界裡都只有一個中國,而且他很可能自認為時不時地總得要向中共政權有所交代的需要性,便也三不五時兀自掰出個不知所云的譬喻,一則博取媒體版面,一則讓自己變成不可測的天威。就像他在6月間他在國民黨初選時拋出的「塞子論」一樣。

高雄市長韓國瑜請假投入總統大選。
高雄市長韓國瑜請假投入總統大選。

「芒果乾」流淌著的血液永遠都是紅色

如果將我們思想的座標移開中國北京而將軸心轉換到台灣來之後,我們就會豁然於台灣已經離開中國那塊陸地越來越遠了。一旦中國境內撤資逃難潮的一部分資金漸次被轉移到台灣之後,台灣經濟的榮景也必然會再次浮現,這也就是台灣軟實力的發光發熱。這是當前的局勢使然,只要主政者掌穩舵,不要被對岸的土石流所波及,就可以順風順水駛得萬年船。當前這情勢既無關藍綠,也不需要刻意去掀起什麼惡鬥,只需要國家的掌舵者願意穩妥航行,並力圖扮演好公平正義的分配者之角色,台灣自然能再創一次經濟奇蹟。

因此,當國台辦引用這句「這個『芒果乾』流淌著綠色的血液,是一杯『鴆毒酒』」,我們將會驚覺於這些長居於深井庭院裡的中共官僚們,真的已經不理解井外世界都已經是以何等眼光在看待這個中共魔鬼國度了!他們更不敢想像,習近平發狠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時,台灣的人心,特別是年輕人的心,絕大多數都早就已經遠離中國而憤怒地斥之為「萬惡共匪」了吧!

所以,如果有戰爭會發生,絕不會是因為我們台灣這邊政府聽不聽話或嗆不嗆聲,而必然是因為中共政權所召喚來的神鬼所發動的,並且是基於對岸究竟有沒有能力動武並被迫敢大膽地越海而來。這也等於中共政權被逼著非要將自己的政權命運大膽押注在一場戰爭中以圖自保的最高度冒險行動。

台灣跟中共政權自蔣介石起即已對峙到今天,一場古寧頭外加一場823,都不是因為台灣這邊惹起的禍端,而是由對岸自行考量其內政或外交上的迫切需要性所發動的。今天,中共要擴張其霸權而亟欲突破的是第一島鏈的封鎖線,只是台灣正好位居於第一島鏈的正中間,所以才會成為重要打擊目標。跟甚麼中國領土或中國內政問題等等的都是試圖塑造其威嚇之自欺欺人的一個藉口而已。所謂「芒果乾」的根源本來就是中共一再威脅要併吞台灣而來的。也是因為中國總喜歡用戰爭不斷進行恐嚇而引發的!國民黨或韓國瑜只是剛好突然出現色盲而迷失了方向而已!

然而不能已於言者,請大家千萬勿忘香港人民所正掉進的痛苦深淵,他們是用肉身站在第一線抵抗暴政之摧殘,我想台灣人都應該對香港抗爭者們表示最深切的感恩之情並持續給予最大關注與支持才對!

「馬英九基金會」5日舉辦「哪來的芒果乾?國安問題研討會」。
「馬英九基金會」5日舉辦「哪來的芒果乾?國安問題研討會」。

(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誰在呼喚戰爭?美中貿易戰即使已暫時宣告休兵,卻沒人敢相信美中衝突可以就此畫下休止符;香港的情勢則日益惡化,港民與政府之間的對立與仇恨有增無減,特別是剛發生的陳彥霖小女孩慘案已讓港民抗爭進入另一個更高燃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