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悼史明 「為什麼台灣沒有台灣民族主義?」

新頭殼newtalk | 黃子暘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台灣歐吉桑」史明在昨(20)日晚間11點9分於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逝世,享嵩壽103歲。各界紛紛公開對老前輩致意,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也在臉書上表達哀悼,同時也以「為什麼台灣沒有台灣民族主義?」為題,分享看法。

游盈隆表示,「我和史明先生的初見面,是1987年北卡羅萊納州教堂山(Chapel Hill)友人住處。一夕長談,讓我對這位傳奇性的台灣獨立運動者留下相當深刻且良好的印象」,他讚,「史明先生表裡如一,樸實、誠懇、自信且充滿理想熱情,是典型的革命家。他滔滔不絕,談台灣史,談左派思想,談台灣未來,也展現理論家的風範。一夕談後,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點:第一,『凡事要從現實出發,而不是從大腦出發』;第二,台灣需要民族主義,也就是要發展台灣民族主義。前者是卡爾馬克斯思想的精髓,後者是他對當代民族國家興起的體會」。

游盈隆又指出,「史明先生走了,身後一定有無數來自各界的悼念,其中有誠摯的,有偽善的,還有流於形式的。我要指出的是,終其一生,他是一個抑鬱而終的、可敬的台灣獨立運動者,他一生信仰並推動台灣民族主義,但曲高和寡,並沒有獲得可觀的社會響應;他力挺的現任總統蔡英文對台灣民族主義不置可否,自然也無成效可言」,「嚴格來說,史明在台灣戰後獨立運動的路上是孤寂的,他千山萬里獨行,從來都不是主流,從未享有台獨運動的領導權和隨之而來的榮光,即便民進黨已經兩次執政」。

他話鋒一轉,「但他從無怨言,他人格高尚,他帶著無比堅韌的意志和無窮的理想熱情走完這一生,他無疑是一個頭腦清楚的馬克斯主義者、絕不妥協的理想主義者、和最熱愛台灣的愛國主義者。值得後輩推崇、景仰和學習」。

游盈隆表示,「113年前,德國著名的社會學者宋巴特(Wenner Sombart)提出一個驚動歐美知識界的問題,『為什麼美國沒有社會主義?』(Why is there no soci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因為,美國資本主義發展已經遠超過歐洲,這問題一提出,當然讓人有石破天驚的感覺」,「今天,當令人肅然起敬的史明先生已撒手人寰,我不禁要問台灣的知識界與民主運動界一個嚴肅問題,『為什麼台灣沒有台灣民族主義?』當然,台灣已經有還算普遍但稍嫌單薄的『台灣認同』(Taiwan Identity),但距離『台灣民族主義』顯然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他強調,「史明先生已經瀟灑走完他的人生路,但他念念不忘的主張和問題,還是需要後人去回答、去實踐,這才是追思他最好的方式,也是讓他最窩心的方式」。

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台灣歐吉桑」史明在昨(20)日晚間11點9分於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逝世,享嵩壽103歲。各界紛紛公開對老前輩致意,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也在臉書上表達哀悼,同時也以「為什麼台灣沒有台灣民族主義?」為題,分享看法。

游盈隆臉書全文。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
游盈隆臉書全文。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