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立中觀點》得冠軍好棒棒,但是棒球員的出路也好棒棒嗎?

新頭殼newtalk 文/邵立中
1970-01-01T00:00:00Z
台灣隊在U18世界盃棒球賽冠軍戰擊敗美國隊,睽違9年奪冠。   圖/取自facebook.com/WBSC
台灣隊在U18世界盃棒球賽冠軍戰擊敗美國隊,睽違9年奪冠。   圖/取自facebook.com/WBSC

最後一顆右外野強勁的平飛球被接殺,讓驚險的九局下半畫下句點,台灣青棒小將們以2:1力退尋求五連霸的超級強權美國隊,奪下隊史第三座U18世界冠軍金盃。消息傳來,將棒球視為國球的台灣人少不了又是一陣歡欣鼓舞,連小英總統也透過社群媒體,跟國人分享這份喜悅。

是的,這群高中選手在這場比賽的表現真是讓人驚豔,除了比賽的結果讓國人開心之外,比賽過程中投手群所展現的火球壓制力,還有多次精采的美技守備,都近乎職業水準。這批球員可能有很高的比例會旅外,也許未來的王建民、陳偉殷就在其中,甚至產出台灣版的大谷翔平也不一定。可是撇開這些明星球員之外,台灣的棒球環境還有很多結構性問題需要改革,因為問題的面向很多,本文將僅探討大學球員的生活照顧問題,以及球員畢業後的出路問題。

我的兒子曾經是大學甲組球隊的棒球員,他一路從小學到大學,看著中小學階段跟他同期打球的隊友,到大學時還繼續堅持留在球場上的人,剩下不到五個。不少比他有天份的同儕,或因為受傷,或因為家境,又或者因為不願再過辛苦的運動員生活,選擇離開棒球場。可是我們的教育體制為了培養體育菁英而設計的體育專班制度,讓很多被淘汰下來的選手,除了打球甚麼都不會,不少優秀的運動員最後只能淪落打零工或做粗工謀生。

此外,還留在球場上的大學球員,除了少數公立的棒球名校之外,很多球員也無法得到良好的生活照顧。在我兒子的大學隊友中,不乏已經必須分擔家計的同學,他們早上練球,下午打工,晚上上課,一天卻常常為了省錢只吃兩餐,而且經常就是泡麵果腹,因為學校或球隊並沒有提供伙食的照顧。我好奇地問我兒子,運動員的體能消耗如此之大,如果連吃都吃不飽,怎麼打球呢?但現實就是如此殘酷。能夠打到大學甲組的選手,已經是經過中小學沖刷下來的好手,全國不過千人左右,但我們卻連他們最基本的伙食都無法給予好的協助。

再談到球員出路的問題。以今年度來說,由於味全龍準備重返職棒,所以今年台灣共有四加一支職棒隊,職棒二軍的選秀人數因此創下歷史新高,達到63人,往年的平均選秀人數則多在30餘人。在業餘的部分,今年有資格報名春季甲組棒球聯賽的球隊共有9支社會隊及25支大學隊。撇開高中職畢業的選手不談,每年自25支大學畢業的球員可能約有兩、三百人,這兩、三百個打了十幾年棒球的孩子,如果還想繼續他們的棒球生涯,除了極少數明星球員有機會旅外之外,其他就必須擠進中華職棒這個窄門,或者是進入企業支持的社會隊,尋求晚熟的機會。他們之中,通常可能只有不到50人有機會進入國內外的職棒二軍,而社會甲組球隊只有區區9隊,也吸納不了多少球員。換句話說,每年有超過一半以上大學畢業的棒球選手必須選擇終結他們的運動生涯。當然,不是每個選手都適合繼續在球場上找出路,但是同樣的問題又來了,一路從體育班上來,這些孩子除了打球和體能之外,我們的教育體系還培養了他們那些謀生的技能?

要解決球員出路的問題,有兩個方向可以思考。第一,增加社會甲組球隊,這個部分政府尤其應該帶頭。一則要求更多的國營事業成立球隊,支持棒球;再則透過減稅或其他獎勵措施,鼓勵民間企業籌組球隊,厚植棒球國力。第二,則是應該趁現在運動休閒產業的崛起,強化學生與產業相關的管理智識及專業技能,讓運動員能夠具有當選手以外的就業競爭力。

至於中小學體育專班的制度,扭曲了教育該有的開放精神,也是一種「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制度,但這裡面牽扯了太多大人世界的利益分配問題,又是另一個巨大而又複雜的面向,改天再議。

 

台灣青棒小將們以2:1力退尋求五連霸的超級強權美國隊

球員畢業後的出路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