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基觀點》當「討厭民進黨」變成「討厭國瑜黨」

新頭殼newtalk 文/楊宏基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駁前同黨同志陳宏昌「打麻將、抱女人」說時表示,「自從擔任市長以來,沒再打過一場麻將」,卻被爆出今年2月在峇里島渡假時與家人「同樂」的照片。

駁前輔選大將、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小三、酗酒、夜店,是現在進行式」,聲稱到高雄任職一年多,沒進過夜店,不曉得夜店長怎樣;卻被網友打臉,指今年清明連假時還由警察陪同赴夜店查毒。

被爆料連6天「韓式責任制」,上班日最晚13:10才出門,你要人家來看你幾點下班;你說假日拚總統選舉,網路傳出「周一到週五靠李四川、周末和周日有陳其邁」的譏諷無心市政文字。

挺韓的大將們嘲諷「韓黑」,只會在這種細微末節上找麻煩;韓國瑜更託辭「國家機器監控」,形塑「被害者」形象。但事實上,「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個時代裡,誰的手機沒有半年前的照片?(就算新手機,如果裝上舊記憶卡,一樣還是有)誰的手機沒有100、200張的各式各樣照片?(一張16G的記憶卡可存1200張以上2400萬畫素的照片)「國家機器監控說」大概就是「想多了」,但真正的警訊是一般民眾對於韓市長的一舉一動正盯著看、用高標準檢視,甚至轉變成「討厭國瑜黨」。

2018年的9合1選舉形成「討厭民進黨」的民意氛圍,知名作家苦苓還曾經發表「討厭民進黨的1000個理由」文章,羅列「卡管」、「同婚」、「年改」、「一例一休」、「空汙」、「核電」、「兩岸」、「轉型正義」等議題,指同一議題的正反兩方都「有意見」,使得民進黨「不倒也難」。

但平心而論,被列舉出來的議題是不是都有其「正當性」?但為什麼不被民眾接受?甚至反過來被「討厭」?除了既得利益遭受損害、違逆傳統認知之外,「做半套」是最為人詬病的地方。什麼叫「做半套」?就是做不到原先的承諾,或做出來的成果讓民眾失望,於是「反噬」主事者。而民進黨在正常運作的同溫層下,沒注意到、或無力逆轉相關的警訊,於是在2018年嚐到苦果。

韓國瑜一來踏在這「討厭民進黨」的浪頭上;二來沉寂17年成了無名之輩,選戰中反而讓對手沒有攻擊的著力點;第三,「接地氣」地喊出響亮的「發大財」口號,大張旗鼓地要搞「庶民經濟」,勾勒「愛情摩天輪」、「F1賽車」等等的美好遠景。於是翻轉了「綠地」,選上高雄市長。

想問的是,韓國瑜的承諾、勾勒的美好遠景做到了多少?時間不長,當然沒有立竿見影、一蹴可幾的成效,但能期待有完成的一天嗎?市政推行不容易,那你就要選總統來幫忙推行市政;那如果國政推行遇到困難呢?選亞洲洲長?還是地球球長?

「沒再打過一場麻將」,就是不管是家庭同樂或是賭博輸贏,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不曉得夜店長怎樣」,就是不管進去喝一杯還是查緝毒品,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庶民」的邏輯就是這樣。話是你講得斬釘截鐵,但卻漏洞百出,這時反過來「檢討」別人「韓黑」嗎?你自己沒有問題嗎?你可以把一切推給「韓黑」而選擇忽視「討厭國瑜黨」,那麼「嚐苦果」之日或許就不遠了。

建議韓市長,除了背「心經」之外,有空的話,中國古籍也找來唸唸看。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三章》有這麼一句:「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翻成白話文:「那些輕易發出的諾言,必定很少能夠兌現,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勢必遭受很多困難。」希望能有些幫助。

自從擔任市長以來,沒再打過一場麻將

小三、酗酒、夜店,是現在進行式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