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空服員貪得無厭? 苦苓舉例「以正視聽」

新頭殼newtalk | 謝孟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長榮空服員罷工引批評,作家苦苓舉例為空服員辯白。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長榮空服員罷工引批評,作家苦苓舉例為空服員辯白。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長榮空服員罷工持續數日,影響數萬名旅客,許多旅客氣得跳腳,甚至有長榮地勤痛批空服員「貪得無厭」。作家苦苓今 (24) 日在臉書發文,他表示,在對長榮空服員的批評中,有一些明顯是誤會或是被誤導的,在這裡我們還是不得不提出來,「以正視聽」。

苦苓認為,工會不是說罷工就能罷工;空服員已經經過合法投票、同意罷工。且事情過了十天,跟公司經過三次協商還是破裂,於是空服員就發動罷工,這絕對不是突襲。如果重大運輸事業罷工應有「預告期」,那也要等立法委員趕快努力修法,在此之前沒有什麼叫做突襲罷工。

他說,空服員與機師同樣負有飛安責任。罷工要求增加待遇並沒有錯,工作所得是否合理,也會影響到工作的情緒和品質,不能說和飛安沒有關係。何況空服員也提出了十條過勞航班,希望和公司磋商改善,但公司始終只同意「有條件的」改善其中兩條。「解決過勞,不就是對飛安的重視嗎?」

他也認為,罷工當然是要讓公司蒙受損失,才會同意和工會磋商勞資條件;很不幸的,在這裡空服員唯一的籌碼就是旅客權益。但長榮公司宣布對罷工的空服員不發年終奬金、不調整薪水、取消機員和家屬搭機優惠,苦苓強調「這已經涉嫌違法壓迫罷工者,勞動部不應該坐視不管。」

苦苓強調,所有的罷工都會提出「禁搭便車條款」,否則這群人辛苦賣命掙來的權利,另外一些什麼也沒做的人卻可以同享,「那誰還要參加工會?以後誰還要冒險罷工?」

他指出,公司如果覺得「禁搭便車」窒礙難行,只要在增加會員權益(例如提高日支費)之後,讓非會員繳交合理金額給工會(或者乾脆入會),就可以讓雙方同工同酬、化解爭議,公司不須增加任何負擔(因為本來就是所有員工都要給的)。

苦苓表示,有一些明顯是誤會或是被誤導的,在這裡我們還是不得不提出來,「以正視聽」

苦苓說,空服員與機師同樣負有飛安責任。罷工要求增加待遇並沒有錯

苦苓認為,罷工當然是要讓公司蒙受損失,才會同意和工會磋商勞資條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