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黃安快檢舉「高金素梅在這裡!」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4921-06-25T07:59:53Z
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   圖:趙婉淳/攝(資料照片)
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   圖:趙婉淳/攝(資料照片)

63 1、8X8、65-1、5月35日、six four……這一連串對台灣鄉民來說,根本就是火星文的代號,說穿了不過只是「64」這個很正常的數字。

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64就是一個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數字,但是在中國,64卻成了最高度敏感的網路關鍵字。因為1989年6月4日這一天,中國調動30萬人民解放軍、前往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運動並使用武力清場。

由於中國官方始終不公布死亡數字,64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就像228對於中國國民黨一樣,成了反對者抗爭的圖騰。64死亡人數與228一樣,外界推估從數百人到數十萬人都有,差距大到讓鄉民們不知到底該相信哪一個?

中國的64與台灣的228一樣,成了「歷史的傷口」,64被鄉民認定為專制政權屠殺人民的代名詞。中國共產黨怎樣將64視為網路上的超級敏感詞?經歷過戒嚴時代的鄉民,回想一下中國國民黨是怎樣在媒體上禁止228這個敏感詞,就不難想像今日中國的光景。

因此中國政府對64一詞,僅在2013年10月1日這一天放寬管制。由於適逢新中國建國64週年(中國國民黨說的「共匪篡政64周年」),為了發布慶祝中國國民黨眼中的「偽國情」,中國共產黨也不得不放開網禁。中國廣大鄉民也利用64解禁的這個大好機會,在網上大肆嘲弄64這一敏感詞,抒發心中積怨。

在網絡世界裡,64這個中國特有「歷史的傷口」,對台灣鄉民來說,就像對付蟑螂的克蟑,無論中國5毛來多少,64一噴就清潔溜溜。雖然5毛與韓粉一樣,出征到哪裡,哪裡就寸草不生。但有了64,鄉民們在鍵盤上一打出,5毛立刻灰飛煙滅,64陰錯陽差的就成了台灣民主價值的克蟑。

所以在64事件30周年前夕,本魯要提醒深愛中國的抓扒仔黃安,照過來,照過來,「在這場少數陰謀份子串聯海外企圖分裂中國者發動的反革命動亂裡,中國政府採取了果斷措施,不僅制止了這場動亂,保持國內穩定。之後三十年間,在共產黨領導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請抓扒仔黃安千萬別忘了,這張1989年眾多台獨藝人的大合唱《歷史的傷口》裡,還有好多好多企圖顛覆中國的反革命份子,黃先生你有得忙了!

高級外省人的反共變舔共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這首《歷史的傷口》,在1989年是老三台反覆播放的洗腦歌曲。經歷過這年代的鄉民,想必與鍵盤小五郎管大一樣,想忘都忘不了。也難怪本魯一向主張「流行歌是不會說謊的史料」,凡走過必留痕跡,凡唱過必留歷史。

《歷史的傷口》是1989年64事件時,中國國民黨一路栽培的職業學生,當時被稱為政治金童,新國民黨連線(日後的新黨)的首腦,台北市增額立委趙少康發起策畫下,聚集當時台灣最重要的4家唱片公司飛碟、滾石、可登與寶麗金,一百多位歌星一起演唱的歌曲。

請鄉民們也擦亮眼睛,大家沒看錯,當時在台灣要顛覆中國,《歷史的傷口》發起人,真的就是現在大家熟知的央視駐台第3台AVBS的主持人趙少康。

唉!政治就是這樣。當年高喊要反共的高級外省人,如今都爭先恐後,成了舔共的代表人物。郝柏村如此,許歷農如此,馬英九如此,郁慕明如此……趙少康又怎能例外?

高級外省人當年高喊的反共愛國,今日看來只剩下荒謬。原來這些反共洗腦歌曲,只是讓統治階級踩在台灣人頭上拉屎時,自欺欺人的催眠伎倆而已。

《歷史的傷口》黃金陣容

飛碟、滾石、可登與寶麗金,是1980年代後期台灣最重要的唱片公司。由他們4家大公司動員旗下歌手,配合高級外省人製作來的反共洗腦歌曲《歷史的傷口》,陣容一定很浩大,請鄉民們來回味一下,除了發起人趙少康以外,還有哪些大人物?

《歷史的傷口》製作人為李宗盛、李壽全、陳復明、童安格。作詞者有林秋離、梁弘志、陳樂融、童安格、鄭華娟、劉虞瑞。作曲者則有小蟲、沈光遠、李宗盛、李壽全、梁弘志、陳美威、陳復明、童安格、張洪量、黃韻玲。編曲者則為陳志遠。

演唱的男歌星裡,比較有名的像是小虎隊(霹靂虎吳奇隆、小帥虎陳志朋與乖乖虎蘇有朋)、伍思凱、文章、沈光遠、李宗盛、邰正宵、馬兆駿、童安格、張雨生、姜育恆、張信哲、張洪量、張鎬哲等人。

演唱的女歌星裡,比較有名的像是王新蓮、城市少女(黃雅珉與況明潔)、馬玉芬、張淘淘、曾慶瑜、星星月亮太陽(星星胡曉菁、月亮馬萃如與太陽金玉嵐)、黃韻玲、葉歡、鄭怡、蔡幸娟、憂歡派對(憂憂蔡雨倫及歡歡于佳卉)等人。

別說演唱者都是4大唱片公司的王牌歌手,就連唱合聲的,也都是知名製作人沈光遠、李宗盛、馬兆駿、陳美威、陳復明等人。當然,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當時籍貫還是安徽人金素梅,如今卻成了原住民立委的高金素梅。

大陸同胞喜愛的白牌錄音帶

這首《歷史的傷口》,雖然主唱者都是台灣當時最紅的歌星,連合音都是當時台灣最紅的製作人,可是歌詞與曲調都太沉重了。比起之前眾星雲集的大合唱歌曲,例如反盜版的《明天會更好》,或是圓山動物園搬家到木柵的《快樂天堂》,即使電視反覆重播,但終究不是三台聯播,觀眾還是會會轉台。鄉民們一定會疑惑,這樣唱片更難賣吧?

大家不用擔心。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這個時候台灣剛解嚴,也宣布台灣民眾可以去中國「探親」。但說是探親,其實台灣這邊並沒有審核,在中國完全沒親人的本省人,也都可以探親。

那時中國還很窮,所以開放台灣人去大陸,入境時能帶所謂的「三大件五小件」,一開始三大件就是手錶、自行車與收錄音機。當然後來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三大件變成電視、冰箱、洗衣機等。不過收錄音機一直是大陸同胞很喜歡的禮物。

當時很流行收錄音機,連出去玩時手上都要拿一台,後來體積縮小,變成了可以掛在腰間的隨身聽。唱片公司也都要同時出錄音帶,中國這時流行「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就是要聽鄧麗君的錄音帶。

因為中國人愛聽錄音帶,台灣政府不但是透過廣播,對中國宣傳這首歌,還錄了很多錄音帶,但在包裝上沒註明有這首歌,然後就在機場針對台灣要赴中國的旅客,發送這種沒特別標示歌名與演唱者的白牌錄音帶。

由於中國當時太窮,台灣人即使送給中國人收錄音機,他們也不見得有錢買錄音帶。聽這種台灣灣政府特製的白牌錄音帶,甚至是混在鄧麗君歌曲的錄音帶裡,就能把《歷史的傷口》送進中國了。原來台灣政府推的大合唱歌曲,還有這麼大的中國市場。

一晃眼30年過去了,當年高唱反共的高級外省人,如今卻成了舔共急先鋒。不過「流行歌是不會說謊的史料」,凡走過必留痕跡,凡唱過必留歷史。恭喜黃安,你又有好多人可以檢舉了,別忘了還有高金素梅喔!

《歷史的傷口》一曲,發起人是當時被稱為政治金童,新國民黨連線(日後的新黨)的首腦,台北市增額立委趙少康。   圖:翻攝自Youtube
《歷史的傷口》一曲,發起人是當時被稱為政治金童,新國民黨連線(日後的新黨)的首腦,台北市增額立委趙少康。   圖: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