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原民受害者伍保忠 客死異鄉67年終歸南投伴長子長眠

新頭殼newtalk | 王寶兒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圖片由左至右分別為楊翠及伍保忠之子Bukun(伍金山)。   圖:促轉會提供
圖片由左至右分別為楊翠及伍保忠之子Bukun(伍金山)。   圖:促轉會提供

促進轉型正義會於去年調查發現,在白色恐怖時期所發生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台中大甲案中,三名政治案件當事人伍保忠、洪成、伍利應為南投布農族原住民,其中,Avali(伍保忠)在羈押中病死後被隨意葬在台北市六張犁,成為六張犁墓區首位被發現的原住民政治案件當事人。今(25)日,伍保忠的遺骨終於被兒子帶回到部落,葬在已故長子墓旁,父子終得相伴。

伍保忠是六張犁墓區被揭露埋有大批政治犯二十多年來,第一位被發現的原住民政治案件當事人。他於1952年被逮捕後,足足被羈押了5個月18天,但因為在看守所生病過世,判決不受理,家屬非但不知伍保忠為何被抓,連在獄中從他發病到病危過程中,國家也沒有通知家屬探望,更別說收到一紙死亡通知,就這樣輕率地將他葬於陌生的墳場。

伍保忠之子Bukun(伍金山)上個月在退休牧師Alang(伍錐)的陪同下,北上「尋父」,也由促轉會引領,見到落在第一墓區的父親的墓碑,並且慰靈。他說「這麼多年,國家總算有人來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今日便偕同妻兒與堂兄弟姊妹等親族將父親的遺骨帶回故土。

牧師全建生在證道時表示,在威權統治時期,在「反共」大旗之下,部落裡忌諱談政治,深怕一不小心就會被定罪,「我們不是要把歷史翻出來指控誰。對這段歷史,我們可以原諒,但不可以忘記。」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專任委員彭仁郁與兼任委員'Eleng Tjaljimaraw(高天惠)今日也專程到南投縣信義鄉東埔教會,參加告別禮拜與葬禮,代表政府向伍保忠的家屬與族人致意。

楊翠表示在白色恐怖時期,不知有多少部落族人,像伍保忠這樣,原本可以有大好的人生,有溫暖的家庭,卻被國家逮捕、審判,關入監獄,失去了一切,包括他的生命,最後連遺骨都流落他方,無法回家。因此促轉會計畫於6月到8月之間,深入更多原住民部落訪查與對談,發掘更多被埋沒的原住民族政治案件及受難者,努力重建原住民族在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害史。

以伍保忠涉及的臺灣民主自治同盟臺中地區案(一般稱大甲案)為例,全案多達32名的被告,7名當事人遭槍決,其中不乏著名的教師與學者,伍利、洪成及伍保忠在之中並不特別顯眼,也因此他們的原住民族身分過去也幾乎不曾被提及。而當促轉會確認他們的身分別、調閱檔案瞭解他們從被捕、偵訊、審判到最終的處遇後,才發現伍保忠的布農族身分連同他的屍骨竟已埋藏了六十多年。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專任委員彭仁郁與兼任委員'Eleng Tjaljimaraw(高天惠)專程到南投縣信義鄉東埔教會,參加告別禮拜與葬禮。   圖:促轉會提供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專任委員彭仁郁與兼任委員'Eleng Tjaljimaraw(高天惠)專程到南投縣信義鄉東埔教會,參加告別禮拜與葬禮。   圖:促轉會提供
楊翠表示在白色恐怖時期,不知有多少部落族人,像伍保忠這樣,原本可以有大好的人生,卻被國家逮捕,失去了一切。   圖:促轉會提供
楊翠表示在白色恐怖時期,不知有多少部落族人,像伍保忠這樣,原本可以有大好的人生,卻被國家逮捕,失去了一切。   圖:促轉會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