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前路 資本的空間修復衝擊歐洲左翼政黨

新頭殼newtalk | 文/劉彥甫
4552-06-18T07:58:49Z
法國「黃背心」運動成為總統馬克宏執政一年多來最大的隱憂。   圖:翻攝Youtube
法國「黃背心」運動成為總統馬克宏執政一年多來最大的隱憂。   圖:翻攝Youtube

在支持黃背心運動的最新連署名單中,「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最佳女配角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第一代演員艾曼紐琵雅(Emmanuelle Beart)以及數以百計的藝文界人士赫然在列。另一頭的柏林房租抗漲運動、氣候變遷罷課運動、甚至是波蘭中等教師要求低薪調漲的運動也同時都在歐洲捲動蔓延。這些運動有著共同的特徵,鬆散且快速、社群號召力強、未見鮮明的政治組織,傳統左翼政治勢力不僅被新時代的訴求所摒棄,更逐漸消逝在歐盟各國的政治角力中,孰令致之?誰又因此獲得更多的政治籌碼?

左翼這般昏暗的前路與歐洲面臨的挑戰,更被歐洲的知識份子一致視為「歐洲的存亡之秋」。     

法國著名作家及哲學家李維(Bernard-Henri Levy),是繼沙特和傅柯之後,在七零年代被稱為「新世代哲學家」的代表人物。參與六八學運時才廿歲,自1973年寫下《孟加拉革命中的民族主義》,過去五十年來,他一直奔走於世界各地的危機現場,從中東到北非;從阿富汗到利比亞,為第三世界國家爭取民主自由的報導,是他著作的核心基調。走過波士尼亞、利比亞戰爭,帶著庫德族戰士一起走上坎城影展的紅毯,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他必須親自動筆捍衛自己出生的土地歐洲,李維聯合了捷克的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英國的薩爾曼魯西迪(Sir Ahmed Salman Rushdie)、德國的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等卅位歐洲知名作家,在法國《解放報》連署發表了一篇公開信「歐洲的存亡之秋」。

這封公開信以法語、英語、德語、俄語、波蘭語、阿拉伯語等多種語言版本,同時在英國《衛報》、德國《世界報》、西班牙《國家報》和義大利《共和國報》刊出。為呼籲歐洲的選民,勇於為即將到來的歐洲議會選舉投下一票,李維認為歐洲的文藝復興完勝了黑暗的中世紀;歐洲的啟蒙運動為全世界帶來了關鍵性的理念和價值,歐洲在歷史上的成功是自由、民主、平等這些價值觀的成功,而現在這些歐洲理念,正面臨到來自內部的威脅。

米蘭昆德拉曾定義,「歐洲是在最小的面積上有著最廣泛的多樣性 」,但是當匈牙利總理奧班提議拒絕供給難民食物、宣稱捍衛一個天主教文化的歐洲,還有歐盟創始國之一的義大利,以地中海上被拒絕的難民為祭品;當比利時總理因為簽署了聯合國的難民宣言,被迫倒閣的時候,歐洲在哪裡?民粹主義者以貧富不均和窮苦為柴火,正一點一點的焚燒著這個古老大陸,這些排斥歐洲的人,我們很禮貌很客氣的稱他們為民粹主義者,其實他們就是新法西斯主義者,引導歐洲走向戰爭的邊緣。

所以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一直是臺灣借鏡的標的之一,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在臺灣享有全球欣羨的健保制度,以及平價教育成本的同時,美國全民醫保和免費教育在各國正逐漸消失,甚至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也因為大幅刪銷教育支出,迎來第一波巴西全國的大抗議,而他的任期才開始不到五個月。當代哲學最重要的搖滾巨星齊澤克(Žižek),近日也以「幸福:資本主義VS馬克思主義」(Happiness: Capitalism Vs Marxism)為題與多倫多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彼得遜(Jordan Peterson)進行辯論,齊澤克維持過往一貫的論調,認為資本主義將迎來前所未有的大災難,齊頭平等與消除貧窮的假象,已經讓歐洲民粹操作移民議題,獲得巨大的政治成果,但左翼過去數十年正逐漸失去其陣地。我們從下圖一與圖二,可以從數據分布清晰地看到,不論是李維或是齊澤克的擔憂,都呈現右翼民粹正在接收傳統中間與左翼流失的選票。

歐洲的存亡之秋

曾經走遍各國支持正義的英雄少年李維,已洗鍊成為歐洲最重要的白髮哲人,望著眼前崩壞的歐洲大陸,李維向這些新法西斯主義者正式宣戰,五月底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將會有一個令新法西斯主義者驚異的結果,這是李維和所有歐洲的知識份子所下的豪賭,因為歐洲的信念繼承於那些偉大的思想,這是一股足夠強大的力量,能使歐洲人民超越自己,也超越曾爆發戰爭的過去,歐洲正處於危在旦夕之境,所有人都不能放棄。如果他是一種武器,將會是一支筆,這是他唯一的武器。 

過去廿年歐洲左翼政黨在各國的支持度衰退曲線歐洲各國民粹政黨的支持度分布歐洲各國民粹政黨的支持度分布
過去廿年歐洲左翼政黨在各國的支持度衰退曲線
歐洲各國民粹政黨的支持度分布
歐洲各國民粹政黨的支持度分布

歐洲左翼政黨失勢的根本原因

學者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全球化與「空間修復」》一文中,大抵上摸索出歐洲左翼政黨失去說服力的根本原因。哈維使用空間修復的概念,描述資本主義要用跨大陸的地理擴張和地理重構,來解決資本主義內部產能過度積累的危機趨勢,舉例來說就是中國以一帶一路,外銷基礎建設的興建模式,消化國內剩餘的資本產能,並避免國內勞工的失業,一條龍式的跨國資本重置。

資本主義如果不進行地理擴張(並不斷為自身問題尋求"空間修復"),資本主義無法存活;運輸和交通技術的重大創新是擴張發生的必要條件(因此資本主義的發展重點是技術,它能促進逐步、快速地消解商品、人、信息以及觀念流動的空間障礙);資本主義的地理擴張模式主要取決於它尋求的是市場、新鮮勞動力、資源(原材料),以及新生產設施的新機會。資本主義忌憚的資本過度積累問題,首要表現在對商品的有效需求缺乏,那麼在非資本主義領土打開新市場似乎是最佳策略;資本的過剩和勞動力的短缺,可以通過資本向勞動力剩餘、勞工組織薄弱地區轉移,從而產生大規模的地理及地貌的本質改變,比如我們看到的機場、商業中心、辦公大樓、高速公路、郊區、貨櫃碼頭等等。

資本的空間修復衝擊了歐洲左翼政黨什麼?我們以最近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的義大利為例,中義「港口協議」將允許中國國有企業管理或持有意大利港口的股份以擴大出口,包含義大利西北的最大海港熱那亞(Genoa)、南部港口巴勒摩(Palermo)、以及北部兩大海港狄里雅斯特(Trieste)和拉溫納(Ravenna)都是中國標的,最明顯的空間修復就在狄里雅斯特,中國的工具機以及潛水工人已經開始大規模的施工拓港,港口外沿的地貌預期將出現很大的改變,中國人民生必需的產業很快就會進入該城市的市中心,從而維繫中國資本的存活與擴展,並確保中國商品持續傾銷歐陸。

在義大利中部紡織城普拉托(prato),這個以紡織文明的城市,因為大量的中國低廉紡織成品,連帶現代化紡織機及充沛的中國移工,蛻變成義大利第二大的中國移民城市。中國成衣製品以此地為樞紐,大量地輸入歐洲市場,造成義大利普拉托本地的紡織業先後倒閉,義大利業主原先與當地紡織工會的強烈連結,因為失業逐漸斷裂並轉向依賴社會褔利供給維生,紡織工會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的巨大產能,也讓歐洲左翼政黨完全失去為勞工代言的能力,從而使民粹操作移民等於破壞原先生活的簡化二分對立宣傳,逐漸襲捲歐洲。

從下圖三與圖四,我們可以看到向來以高品質咖啡與麵包為傲的歐洲,完全無力抵擋美國大品牌麥當勞與星巴克的進入,美資企業駐地後,進口來自中南美與非洲的低廉咖啡豆,以及為美國本地小麥消化產能,待商品製成後以高價銷售成果,挹注美商的資本積累進行下一波的資本空間修復。歐洲人得到什麼?除了少數的美商高階主管,以及小本經營手沖咖店的倒閉,剩餘的都是生存在基本薪資邊緣的低階勞工,並與在地的工會完全脫節,這就是歐洲左翼政黨昏暗前路的根本原因。 

那些國家擁有最多的麥當勞分店星巴克分店在歐洲的分布星巴克分店在歐洲的分布
那些國家擁有最多的麥當勞分店
星巴克分店在歐洲的分布
星巴克分店在歐洲的分布

除了國際資本流動進入歐洲所掀起的根本性挑戰,我們在前文「六八學運、黃背心與歐洲大學抗議」所提到的房租與大學學費等問題,不但蔓延出更多股的抗爭,包含柏林的公民集體抗議房產與房租市場,遭到資本家獨佔壟斷、瑞典少女雷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為氣候變遷的週五罷課行動,捲動所有歐洲的各級院校呼應,臺灣的小學生也一度罷課前往總統府請命。這些由素人領導沒有盡頭的社會運動,除了再次突顯歐洲左翼政黨領導的真空,美國前首席策士巴農與俄國總統普丁,藉機擾動即將在五月底到來的歐洲議會選舉,都將在下一篇文章「歐洲議會選舉小百科與黃背心參戰」,與讀者一同觀察歐洲議會選舉的主要觀選重點。

作者 : 劉彥甫 / University of Vienna & Ghent University Global Studies MA /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碩士、專欄作家

(本文獲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學會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