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台灣人保衛民主 王丹:若只重發大財 那就沒什麼好說

新頭殼newtalk | 林序家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灣民主基金會20日舉辦「六四30週年談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邀請多名中國民運人士與會。   圖:翻攝王丹臉書
台灣民主基金會20日舉辦「六四30週年談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邀請多名中國民運人士與會。   圖:翻攝王丹臉書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中國民運人士王丹今(20)日表示,台灣人與其要求政府保衛民主,不如提升自我防衛意識,問問自己能為保衛民主做些什麼?如果多數台灣人都認為「發大財」最重要,那根本沒什麼好說。

台灣民主基金會今(20)日舉辦「六四30週年談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邀請多位中國民運人士與會。王丹表示,他支持蔡英文到目前為止的民主保衛措施,但他認為,台灣是有民主機制的地方,在做這些事情上,先天處於劣勢。

王丹認為,比起要求政府做些什麼,台灣人民提升自我的防範意識更加重要,就像面對疾病的侵襲,自我的強身健體更重要,這對美國、對台灣都是一樣。

有媒體提問,中國是否可能因美國的壓力而政治轉型?流亡美國的維權律師滕彪認為,這種想法是「做白日夢」,因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並不把人權當做重要因素,也沒意願推翻專制政體,因此中國政治不太可能出現變化。

至於國際社會能以什麼方式協助中國的民主發展?王丹表示,各國和中國的貿易應該重新與人權問題掛勾,他在1998年能以保外就醫名義赴美,就是因為當時美國仍將貿易與人權扣連在一起,而在兩個因素脫鉤後,即使像劉曉波這樣的諾貝爾獎得主,「死在監獄裡都出不來」。

滕彪則認為,西方國家需要重新考慮對中國政策的基調,改變以往的接觸(Engagement)政策,重新認識到中國是個專制政權,否則難有具體的改變。

王丹表示,與其說中共的挑戰是「文明的衝突」,不如說是「中共對文明的挑戰」更精準,這樣的挑戰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比較明顯,但是在社會觀念和文化價值方面的挑戰和威脅更不易觀察,也更危險。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